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他鄉
2014年01月08日 03:51:23 作者:艾溪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估摸著我們已經走了才回來。看見我在洗東西居然還冷嘲熱諷!我這是造了什麼孽啊!小龍,我辛辛苦苦養你這麼大,你就,就就,這麼回報我的?!”汪老師顯然真的生氣了,嘴唇都哆嗦起來。
    琦龍趕緊坐起來,拍著老媽的手說“好了好了,媽,您別生氣了。我去說說她。”
    臥室裡老媽跟老爸還在嘮嘮叨叨。琦龍一看,貝貝坐在客廳裡,正在看電視劇。“哎,許貝貝,搞什麼!行了吧,快去給媽道個歉!”
    許貝貝也不理他,繼續看著電視,有什麼台詞可樂,她還笑了。
    琦龍壓著火,粗聲說“你丫怎麼著?我媽都哭成那樣了,不管誰對誰錯,今兒先道個歉!”說著硬拉起貝貝的手,把她推到臥室門口。許貝貝看琦龍這樣,沒敢怎麼堅持,也就跟到臥室。
琦龍媽還在一把鼻涕一把淚數落著:“你們結婚我給了你們一套房子,還想要怎麼著,夠好的了吧......看看有幾個爸媽這麼大方......我為什麼不可以留著房子出租?......”琦龍爸在一邊坐著,大概覺得束手無策,也就乾脆什麼也不幹了。看見貝貝過來,大聲說“好了好了,貝貝來給你道歉了。”
貝貝看著琦龍媽淩亂的灰白頭髮,被眼淚和鼻涕沾濕了,四處撩撥著。平時那個踏實的北京老太太不見了。晃來晃去的這位是蒼白的臉和眼袋,一雙手磨撮著自己的褲子,來來回回。真夠跌份兒的。她心裡暗暗覺得解恨。
    “好了,媽,貝貝哪敢對您冷嘲熱諷啊。她一向對您都很尊重的。是吧,貝貝?”
    貝貝也不吭氣,直挺挺站著。
    琦龍朝他爸使了個眼色,老爸才明白過來,拉著琦龍媽就往外走,“走吧走吧,我們今天先回去吧。”
    汪老師抬頭看了一眼許貝貝,她沒有表情的臉像是在惡毒地嘲笑她。她實在不甘心,可是,今天又能怎樣呢,看看這女人,她就是再哭也得不到什麼。兒子也不過是敷衍了事,哪裡是真的心疼她?寒心哪!她汪宜秋一世英明,怎麼能栽在這小妮子手裡?可是稀裡糊塗地哭了一通,就這麼走了豈不是太容易給打發了?
    於是汪老師想要走,又想留。趔趔趄趄地,嘟嘟囔囔地,最終還是被半推半就地出了門。  

    十九.戰後餘煙

    天黑了,窗外風搖著樹枝,在路燈下掃來掃去。
    屋子裡很靜,誰也不說話。自從琦龍媽走了之後,他們倆誰都不願意先開口。於是冷戰一直持續到了夜裡。
    窗外一陣雜遝的腳步,鄰居一家在送客人。道別了又道別,客氣得沒個完。等到客人的車開走了,聽見鄰居老王小聲說“哎呀媽呀,累死人了。總算是走了,下次可別來了。”
許貝貝有點兒想笑,看了看背對她的琦龍,得,還得她先服軟兒。她摳著琦龍的肩膀,頂在他脖子邊上,故意把氣兒吹在他耳朵根兒,說“行了吧,還生氣呢,沒完了?”
    琦龍扭著脖子回過頭,臉上肌肉的相對位置都變了。脖子硬生生梗著,沖她跐著牙,惡狠狠地說“你 丫夠厲害的,你到底對我媽說什麼啦,把她氣成那樣?”
    “我還能說什麼?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我知道,我知道你嘴可厲害著呢......我媽怎麼惹你了,她在  家幹了多少活?嗯?你到底顛兒哪去了?”
    貝貝心裡一陣委屈。“不是早告訴過你了嗎,陸影家有事兒。我還能去哪兒啊......都是你媽好,都是我錯了!你以為你媽是省油的燈?”
    說著說著氣得扭過身,也給琦龍一大脊背“我告訴你,我也是一肚子的火,我倒想沖誰發一發,也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末了兒還是耐不住,又擰過身來:“哎,你說說,你媽怎麼三天兩頭兒的到我們家來。就不讓人安生一會兒?”
    “來就來了唄,你就不能應承應承,你在外面不是挺能應承的嘛,就不能敷衍一下我媽?”
    “要說我倒是也不在乎,她來就來了。誰讓你媽弄得我在這兒像是個多餘的,什麼小龍愛吃這個,小龍喜歡那個顏色,小龍不愁沒人追,我在這兒整個兒連一影子都不如。”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