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原湖·未市·今城
2014年01月08日 03:49:40 作者:梁蓉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杜鋼馬上耍貧嘴道:“我是禍害一千年的命,出不了事。你要是有空來原湖看看,我帶你去看那塊廢墟,我被埋在裡面三天沒死,嘿嘿,你說我是不是禍害一千年的命?”
    衛未說:“你不是禍害一千年,你是好人一生平安。其實我一直都想看看原湖,可哪來的時間呀?”
    杜鋼馬上介面說:“那行,你什麼時候有空什麼時候來,杜鋼恭候大駕!”他陰陰地在電話裡笑著不說話了。
    衛未罵道:“你這個壞蛋又在想什麼壞主意?趕快從實招來爭取從輕處理寬大發落!”
    杜鋼壓低嗓門問:“敢問大小姐,如果你來,是看杜鋼呢還是看袁來?”
    “廢話,兩個都看!討厭!”衛未說完立刻把電話掛斷免得杜鋼又說出什麼她不想聽的話來。
    七月份的時候袁來感覺衛未打電話給他的頻率明顯減少了,也很少在QQ裡和他聊天了。袁來很擔心,他在QQ反復留言也不見衛未回復,他打電話問衛未是不是出了什麼事,衛未說:“我很好,沒出什麼事,只是太忙了。全國司法考試九月份進行,我已經報了名,除上班外我要抓緊時間複習,否則這次又會考不上的。”
    袁來關切地問:“司法考試很難考嗎?”
    “如果有足夠的時間複習就會覺得不難,沒時間複習的話當然就覺得難囉,像去年我連書都沒有看完當然考不上。”
    袁來安慰道:“衛未,別太緊張,合理分配時間你會考上的!還有,一定不要熬夜,多注意休息!”
衛未感覺袁來成熟了許多,不像以前只會一個勁地說“我愛你我想你”之類的話,袁來現在說出來的話讓衛未感覺到實實在在的溫暖。衛未這麼想著,突然說:“袁來,你同意不同意這個觀點——表面上平平淡淡的話其實是世界上最浪漫的語言。”
    袁來摸不著頭腦,說:“衛未,你的思維總是跳躍式的。不過,我同意這個觀點。”他頓了頓說:“有空來原湖玩吧,你一定會感覺不虛此行。”衛未幽幽地說:“想是想來,只是一直沒有時間。”
2008年中國經歷了兩場空前的自然災害,1月份的雨雪冰凍和5月份的汶川大地震考驗了中國人的承受極限,讓世界見證了中國人的頑強和堅韌,也一改世界上批評中國人不團結的聲音,但這兩場重大自然災害也讓中國人太忙碌太累太緊張太壓抑,因此2008年8月8日開幕的北京奧運會給了中國人一個情感宣洩的絕佳出口。
    從奧運會開幕那天起衛未的複習進度慢了起來,她的業餘時間大多用來看比賽了。比賽使衛未和袁來的話題陡增。袁來曾是大學足球隊隊員,他說在足球場上馳騁是他揮灑青春的最佳方式,那種沖向腦門的激情、那種進不了球時發瘋般的焦急、那種不得不耐住性子等待機會的期待、對方進球時刻骨的遺憾和痛苦、自己和隊友打門時忘記世界的全神貫注、進球後喜出望外的狂喜,每一種情緒都是銘心刻骨的。衛未和袁來都是鐵杆兒球迷,兩個人都是那種聽到足球賽就眼睛發亮看到進球就發瘋尖叫的人。奧運會期間只要有足球賽碰巧又不上班的話衛未一定會看足球賽,她盯著螢幕不敢眨眼睛生怕錯過了進球。袁來也一樣。如果其中有一個人因為加班沒能看成實況轉播另一個人一定會隔幾分鐘發一次短信詢問賽況。他們都覺得看錄影不如看實況轉播刺激。衛未喜歡麥克漢姆和C-羅納爾多,袁來喜歡齊達內和梅西。談起足球時他們雖然相隔兩地但都感覺跟在一起沒什麼差別。每一次興奮的爭論都使他們仿佛回到了大學校園,那時候袁來在賽場上比賽衛未在場邊呐喊助威。他們有時候會邊看球賽邊爭論,爭論過了兩個人都在心裡回味大學那段快樂的無憂無慮的時光。
    有時候袁來提醒衛未別光顧著看比賽耽誤了複習,衛未在電話裡調侃道:“哎呀,你怎麼跟我媽說的話一樣啊?以前看奧運會要上鬧鐘半夜爬起來看,現在好不容易在自己的國家舒舒服服地看,我怎麼能不多看呢?”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