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他鄉
2014年01月07日 03:40:52 作者:艾溪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琦龍”汪老師緩了緩神,她是有教養的人,說話一向都有分寸。“你知道貝貝到底去幹什麼了?現在社會上可是亂得很,你知道吧。”
    “哎呀,媽,你想得可真多!”琦龍斜著眼,看著自己的媽像個警覺的獵犬,覺得有點兒可笑,可是心裡還是不太愉快地跳了跳。“貝貝不是那種人......”
    “她是哪種人?你認識她多久啊。就敢說她萬無一失。我告訴你,現在的女人……”汪老師嘴角浮出精於世故的人們常有的那種笑,不,不是笑,而是撇嘴。撇嘴這動作好像是個儀式,如果沒有這儀式,汪老師們就享受不到那種對自己優越洞察力的自豪感,透過這個儀式他們仿佛看到了世界上的一切,其實,那可能只是他們家門後的垃圾堆。
    “現在這個社會,你能相信誰啊。”嘴角繼續斜翹著。
    琦龍聽著覺得很不受用,到底是對自作聰明的老媽的世故呢,還是對於老婆所可能帶來的各種現實可能性呢,大概兩者兼有吧。他想,這個時候只能不說話。
    “你要注意點兒!別到時候說媽沒提醒你。”
    汪老師覺得再說下去,在兒子這兒也不會有太多作用。她四下裡瞧了瞧說:“你看,這窗簾都多久沒洗了?這桌布也髒的夠嗆。嗨,還是你媽幫你收拾吧。”
    吃了午飯,薛琦龍乾脆進了臥室,倒在床上,他其實一點兒也不困,今天早上足睡到十點半,可這會兒看著老媽在客廳裡擦東擦西,他覺得自己沒地方坐了。其實家裡挺乾淨的了,媽多半是在跟貝貝慪氣。
    老媽以前不是這樣的,以前媽做事還比較講面子。許貝貝跟著他拜訪父母的時候,雖說沒有歡天喜地,老媽也沒說什麼不好。像貝貝是外地人,和比他大,老媽都沒說太多。那個時候他還覺得老媽挺開通的。她不是特喜歡貝貝,不過她好像從來也沒喜歡過誰,女人都這樣兒。
    貝貝以前也挺乖巧的,挺願意跟他回家。每次回去還總是帶著些吃的穿的,他都想不到,把老爸哄得挺高興。這結婚才一年,老媽和老婆都變了,老媽變得神經兮兮,老跟他數落老婆不好。老婆倒是不太嘮叨,就是老是不跟老媽照面,一會兒是這個事兒,一會兒是那個事兒,好像全世界最忙的就是她許貝貝,還都是在週末。
    怎麼辦呢,做個男人可真是不容易,他也只好和稀泥了。能混過去就混過去,能不搭腔就不搭腔。不過有時候好像他躲也躲不掉,鬱悶啊。
    琦龍一直覺得,他們家是世界上最實在的好人。如今世風日下,社會上佔便宜的奸猾小人比比皆是,偶爾也有些實誠人,那又是過了頭有點兒傻了。像他們家這樣,自然是恰到好處,簡直增一分太長,減一分太短,著粉太白施朱太赤。
    總之,他們這樣好的人家熱情而大度地接受了貝貝,也會慢慢影響她。雖然許貝貝作為外來的新人,還不具備與“我們家”完全和諧共處的能力,但是就像一個新組織會引起一點小小的排異反應,很快他們就會達到一種新的平衡。
    是啊,沒什麼大不了。琦龍胡思亂想之間,居然又睡著了。
    迷迷糊糊之中,他聽見一個什麼盆子“匡堂!”摔在了地上,猛地醒了。
    老媽從客廳裡沖進來,一把把他從床上抓起來,臉上的眼淚抹得到處都是。“小龍啊,你就這麼對待你媽?!”
    琦龍打了個冷戰,眼睛直盯盯的,腦子裡還是一片漿糊。“怎麼,怎麼啦?”
    汪老師一屁股坐在兒子身邊,用手抹著眼淚,數落開了“我可是誠心誠意把她當女兒待呀,哪一點兒虧待她了?......你去問問左鄰右舍,誰不說我人好?......”
    客廳裡傳出來腳步聲,原來貝貝回來了。她沒有進來,而是打開了電視,亂七八糟的廣告聲充斥了房間。
    琦龍爸薛有津也進來了,大概是他眯覺的時候來的。他摟住琦龍媽的肩膀說“好了好了,別太著急。”
    “到底怎麼了?”琦龍問老爸。
    老薛睜大眼睛,搖搖頭,表示不知情。
    汪老師低頭接著抽泣說“你去問問你媳婦!她,她竟然跟我頂嘴!”
    我,我給你們洗窗簾,洗被單,洗碗。你媳婦一早上不照面,知道我們要來,就跑出去,也不知道去了哪兒。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