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他鄉
2014年01月04日 03:22:29 作者:艾溪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十八.婆媳風暴

“女人真是麻煩!”薛琦龍光著一隻腳,在地上夠牆角那只拖鞋,一邊嘴裡念叨“怪不得孔老夫子說,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難養啊難養。”

在地上轉了幾個圈,他總算把拖鞋規規整整穿到了腳上。用手朝後攏了攏頭髮,他對著地面發了會兒呆。然後決定不吃早飯了,就著沙發看報紙吧。

叮叮咚咚的門鈴響了。

琦龍歎了口氣,搖搖晃晃地站起來。還沒等他走到門口,門鎖被打開了。大汪宜秋老師開門進來。她臉頰上的肉鬆松地墜下來,有點一抖一抖的。三角眼詢問地盯著兒子。

琦龍本來有點兒心虛,這會被老媽看得反倒有點兒來氣。他也不說話,接過媽手上的塑料袋。裡頭是兩個煎餅果子,熱騰騰地把包在外面的紙都熏濕了。琦龍嘮叨說“媽你怎麼又買門口的煎餅果子啊,早都吃煩了。”

“吃煩了?你小時候最喜歡吃這個!” 汪宜秋心裡憋氣,什麼時候開始嫌棄你媽買的不好吃了?她有點憤憤地追問“貝貝呢?”

琦龍給自己熱了一杯奶,嘴裡嚼著煎餅果子,舌頭也分不清個上下,也沒看他媽的臉,胡亂說“她有個朋友家裡有事,出去了。”

“什麼?!又出去了?“聲調仿佛跳上了這六層樓的樓頂。

琦龍一邊嚼著,一邊盯著昨天的舊報紙,也不吭氣。

“小龍!你媳婦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汪老師一屁股坐在了琦龍對面,“以前我們下午來,她每個星期六都要加班,不是去採訪,就是趕稿子,要不就是什麼小生意。好了,我說,既然這樣,我們就上午來吧,就她的時間嘛。可是她,她居然又出去了!“

汪宜秋見兒子沒什麼反應,乾脆聲音提高一個八度“她這不是居心不睬我們是什麼?太過分了!小龍啊,你媳婦結婚才一年多,就這麼對待你爸媽,這成什麼體統?“

琦龍不得已從報紙上抬起頭說“好了好了,我說說她,下個禮拜六一定在家,行了吧?哎,我爸呢?我爸今天沒跟你一塊來?”

“給你爸打個電話,讓他快點兒過來。他早起非要到那個貓狗市場去轉,看他現在回家裡了沒有?“

打完電話,汪宜秋還是不放過兒子,又問“貝貝什麼時候回來?”

“我也不知道,咳,今天就別等她了,好吧。”琦龍簡直有點哀求的樣子。

這個許貝貝,汪宜秋想起她就氣不打一處來,去年琦龍認識了她,她一開始沒怎麼在意。這女人其貌不揚,本身就有點兒老相,還比他兒子大一歲。外地人,哪裡配得上小龍?一直到後來他們同居了,她也認為那只是兒子隨便玩玩,沒什麼當真的。現在年輕人都拿同居不當回事兒,兒子不管怎麼樣是不吃虧的。

誰知琦龍眼皮這麼淺,一來二去居然要和她結婚。汪老師就有點兒不樂意來著,誰知那許貝貝可會來事兒了,嘴也甜。每次到家裡去都買些好吃的,軟的甜的香的酥的帶給老倆口,哄得老薛直說這丫頭懂事兒。想來想去,兒子大了,他喜歡就由著他吧。這年頭,父母還能怎麼著呢。

婚也結了,房子也給他們了。這小妞就不像開初那麼順溜而了。有時候愛理不睬的,有時候說太忙,不回來看他們,拐帶著兒子自然也就不回來了。那可是我獨生的兒子呀,辛辛苦苦養了二十幾年,才成了這麼個精神小夥子。

 

在汪宜秋的心裡,兒子還是小時候那個兒子。睜大著圓眼睛,跟她學說話;剛學會走路,小手還要拉著她的手;一受委屈,就要鑽到她的懷裡;上了小學有一次說,媽媽我愛你,臉蛋紅彤彤的.....這個她心心念念愛著,每分每秒記掛著,從鼻子到眉眼橫豎看了數十萬遍的她的孩子,她沒有辦法讓他離開她。他也不應該離開她。就算是他現在長大了,娶了媳婦了,他心裡還是應該明白,媽媽才是世界上最愛他的人。那個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蹦出來的女人,年輕,有那麼點兒吸引力,可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跟他們二三十年的親情相比呀。否則的話,就是小龍糊塗,不孝順。而她汪宜秋教出來的孩子,怎麼可能不孝順呢?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