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他鄉
2014年01月03日 04:10:30 作者:艾溪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許望受到了鼓勵,膽子大了起來,抓住那逃脫了的雙手,說“真的,周萌,我知道你難過,但是又不知道怎麼安慰你。”

周萌歎了一口氣,沒說話,也沒挪動。

“你跟你爸通過電話沒有?還是跟他聊聊,看看他到底怎麼想的。你在這兒說半天,也許你離得太遠了,不瞭解情況。”

“怎麼沒打?我收到我媽Email,當天就給家裡打電話了。我爸倒是在家,以前好幾次我打電話,他都不在。我也沒在意。..我覺得在電話裡,他也不願意多說吧,何況我媽也在旁邊。”

“有沒有辦法和你爸單獨聯繫一下呢?”

“我爸也沒有手機,出差都借公司的手機。他有沒有Email我也不知道。他是那種很老套的人啦。怎麼也想不到......竟然會幹這種事。”周萌琢磨著要不要抽回自己的手,已經被他握著好一會兒了。這麼名不正言不順的,也不是什麼浪漫時刻。

“他到底是怎麼啦?怎麼回事啊!”周萌忽然覺得自己的語氣有點兒像媽媽,好像火車要劃出軌道之前的那種尖利的失控的轟鳴。

許望想了想,也歎了口氣。“周萌,我有時候覺得我們都不瞭解父母。總覺得他們天經地義應該永遠在那兒,可是不是那麼回事兒,他們也有七情六欲。 我有個朋友,他父母也是最近離婚了,都奔七十的人了 ,那還不是離了。兒女們有什麼辦法,說是為了孩子已經忍了大半輩子了。所以,你爸你媽......

“可是,他們沒有責任嗎?”周萌毫不客氣地打斷他“只要自己願意,就拋開老伴和孩子,那對家庭的打擊有多大?你知道我媽多難過嗎,她一直在哭。我真的怕看她哭。她真的挺難的。”

“一個家,特別我們這樣的家,如果有一個人這麼背叛了,那是特別血腥的,對,血腥。”她好像在問許望“我爸我媽都這樣,你說,以後我還能相信什麼呀。”

許望故意笑得露出大牙說“相信我呀。”

周萌一點兒也笑不出來,她喪氣地搖搖頭“你不明白的, 你不明白。”

“我媽該怎麼辦呀,她什麼都沒有了,孤伶伶的。”

許望竭力微笑,帶著鼓勵的腔調說“她還有你啊。”這話出了嘴,就好像一句蹩腳的電視劇臺詞,聽得他自己都覺得喪氣。

周萌不知道是聽了還是沒聽,冷冰冰地說“她從來都不喜歡我。”停了停,“可是我很怕她哭,我受不了,我沒想到這次是我爸!”說到這裡,周萌忽然忍不住了,聲音變了調。鼻子裡一陣酸楚的洪流,不由分說地全部從眼睛裡沖了出來。

許望不知怎的,忽然來了一股英豪的感覺,不要讓她哭,保護她,安慰她。他伸手抱住了周萌的肩膀。把她拉向自己。周萌傷心之處,自然地接受了這個肩膀,也許這正是她一直在等待的。許望抱著她,也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她的髮絲拂在他的脖頸,癢癢的。她的睫毛在淚珠裡撲簌簌的。他真想吻她,又怕她覺得他趁火打劫。只好把她緊緊地抱住,貼住他的身體,他心裡在說,別怕,有我呢。

她柔軟的身體和胸前的花朵就在他的懷抱之中,溫溫熱熱的,透過夏天的衣裳與他親切地摩擦。這次不是一個夢。這是一個真真實實的女孩。她在傷心中需要這暫得的安慰,他在澎湃著一個男人保護和擁有的激情。他竭力讓自己停留在那澎湃的高尚的熱情裡,然而,一絲肉體的誘惑仍然悄悄地鑽進了他的懷抱,打開了他身體的某個通道,向外張望。

 

門口有腳步聲,她不由自主要掙開他的懷抱,但是他卻把她抱得更緊了。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