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原湖•未市•今城
2014年01月02日 03:46:52 作者:十步芳草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杜伶俐最害怕接受的現實還是來了,醫生說她的左小腿已經壞死,如果不及時截肢生命難保。杜伶俐聽到這個殘酷的消息時全身顫慄嘴唇發抖牙齒打顫即刻暈了過去,經過搶救她一醒來就發瘋般地跟醫生說:請你們給我消炎!給我消炎!別鋸掉我的腿!說完嗚嗚嗚哭個不停。原湖醫院通知原湖商報領導,希望報社派人來看護杜伶俐,黃主任在廣告部員工會上說了杜伶俐的情況,杜鋼主動提出去守護杜伶俐。黃主任贊許地拍著杜鋼的肩膀說:嗯,小夥子,是個男人!醫院決定將杜伶俐轉到外地醫院做截肢手術。原湖自治區的交通已經基本恢復,杜鋼想隨車送杜伶俐到外地醫院,杜伶俐轉院的頭天晚上杜鋼跟醫院院長說了他的想法,院長說:交通剛剛恢復車輛有限,有大量的傷者需要轉院,不可能派陪同人員一起去。杜鋼問:她膽子很小,能不能為她開個先例?院長無奈地搖頭。杜鋼怏怏地回到杜伶俐的病床邊,杜伶俐正在傷心地抽泣,杜鋼俯下身握住杜伶俐的手哄她:別怕,好不好?你會好起來的,相信我,好嗎?杜伶俐一把摟住杜鋼嚎啕大哭。杜鋼和醫生安慰了好半天杜伶俐她才止住了哭。

夜深了,杜伶俐閉著眼睛緊咬著下唇,杜鋼以為她睡著了。她瘦得幾乎皮包骨的身子在單薄的被子下幾乎看不出輪廓。杜鋼很困,但他強忍住睡意守護在杜伶俐的病床旁怕杜伶俐想不通發生意外,他憐惜地端詳著杜伶俐,這個曾經與他如膠似漆過的鮮活生動的美女如一張破碎的紙片攤放在病床上。她原本是多麼的美啊,可即將永遠失去一條腿,他心裡一陣陣抽搐。他把手伸進被子輕輕握住那只即將離開杜伶俐身體的小腿,怕忍不住睡著了杜伶俐出事。

夜裡三點多了,原湖的山風吹來,杜鋼很冷很困,他趴在病床邊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杜伶俐並沒有睡著,她一遍又一遍地回憶自己二十五歲的生命歷程,從童年一直回憶到受傷之前,她不敢回憶地震,她拒絕想關於地震的任何事情,因此她的回憶到2008512日上午就停止了。

起風了,她望著漆黑的窗外想念起父母來了。她一直是她父母的驕傲,她來原湖之前跟父母說她喜歡沒有被現代文明垃圾污染的地方,還說如果在原湖自治區能夠打拼成功要把父母接來定居跟她一起享受原湖的美麗和安寧。她還想起了她的家鄉,那裡曾有過她的青春倩影。她想她還沒有來得及實現的理想,想她不成功的人生,思緒纏繞萬念俱灰。她看看腳頭床邊趴著的杜鋼,眼淚止不住滑落浸濕了枕頭。她掙扎著坐起來伸手打開床頭櫃拿出筆和紙寫下了幾行字,寫完後把紙條輕輕塞進杜鋼的衣服口袋。之前護士給她的那些安眠藥她根本沒吃所以才頻頻要求打止疼針,她拿出積攢的安眠藥放在手心裡看著,一會兒又看看自己的小腿,然後堅決地把藥片全部放在嘴裡用一口涼開水全部吞了下去。

 

杜伶俐死了,死得無聲無息。她寧願死也不願意殘缺。杜鋼不能原諒自己,他知道杜伶俐死的不甘心,他直愣愣地盯著已經與他天人相隔的杜伶俐渾身顫抖任淚水橫流。他責怪自己沒有守護好杜伶俐,痛悔自己對杜伶俐所做的一切。袁來和報社的同事們一起把失魂落魄的杜鋼拉了回去。夜深人靜的時候杜鋼總是拿出杜伶俐給他留下的遺書一遍又一遍地看,默默流淚默默自責。同事都以為杜鋼是責怪自己睡著了沒有盡到守護杜伶俐的責任才這麼傷心,都不知道他內心深處的秘密——作為男人,他覺得對不起杜伶俐。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