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他鄉
2014年01月02日 03:43:25 作者:艾溪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池塘一側是一個銅像。為的是紀念三十年前一個本校的小夥子Gary Thompson.他得了骨癌,一條腿被截肢,裝著粗糙的支撐。他拖著殘軀,奮力地向前跑著,上身前傾。他的頭髮好像那個時候的約翰列儂,卷卷的四處膨脹著。他沒有能夠完成他的路程,他死了。所以在池塘邊的他永遠年輕,頂著日光,黑紅色的。永遠不能停歇,他還在向前跑。

“我一直認為我爸是很好很好的人。”周萌又重複了一遍。“小的時候,我爸在外地工作,每次回家都給我帶很多好吃的,小朋友們都嫉妒我。”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一個孩子眼中父親的好“他和我媽兩地分居了十幾年,我總覺得他們感情是很好的。能一直維持著。”

“他幾乎從不和我媽吵架。除非有一兩次氣急了,摔門出去了。那次我嚇壞了,生怕爸爸再也不回來了,我躲在被窩裡哭......還好他晚上很晚回家了。”

“我媽是那種脾氣很急的人,說話特直,有的時候能像機關槍一樣數落個沒完,連我都覺得煩。我爸就能一直忍著。”

“我媽年輕時很漂亮,所以在家裡得勢吧。”

“我有什麼話寧願跟我爸說,也不跟我媽說。我一直覺得我媽不喜歡我,因為我是個女孩兒。她老是數落我,可我爸就從來都不訓我。他來探親的時候,什麼都陪我玩兒。”

“有一兩次我媽打我,罰我站。我哭得好凶,我爸等我媽走了以後,偷偷地給我水果糖吃。我那時候想,我要是只有爸爸沒有媽媽就好了。是不是挺沒心肝的?”

“我爸和我媽兩地分居了快二十年吧。一直到......我上初中。後來他們終於調在一起了。是我爸離開了我奶奶的老家。”

“再怎麼樣,我爸畢竟已經六十多了。他怎麼會呢?怎麼會跟一個四十多的來路不明的女人好上了?不要說我媽,我都接受不了。我爸從來都不是好色的人,不像有些男的,天天就說哪個女的漂亮,哪個女的不漂亮,無聊。”

周萌說著這些的時候,眼睛越過了窗前的樹梢,不知道在看著什麼地方。她皺著眉,也沒心思化妝,眼睛下面的眼袋烏幽幽的。她的嘴唇已經有些乾裂,甚至起了透明的皮屑,周萌一邊說,一邊恨恨地咬著嘴唇,乾脆用手去撕嘴上的皮。一層血印湧出來。她的嘴一下子變得紅豔豔的。

許望想要制止她,已經來不及了。他只是抓住了周萌的手腕。在第二個瞬間他意識到這是一隻珍稀的,他多年沒能接觸過的女孩子的手。有一個聲音告訴他這是個絕好的機會,但是他仍然猶豫了一兩秒鐘,在這一兩秒鐘裡,他感覺到這只手腕也有些乾燥,就像她的嘴和她的臉。

許望決定用兩隻手握住周萌的雙手,這是一個發生在半秒之內的動作。在臨會面前他還左思右想該怎樣主動出擊,握住女孩子的手。如果她讓你握著,那麼大功就告成了一半!可是這麼快機會就自然降臨了,他趕快調整自己,努力要使這一切顯得自然。

正在回憶中提出問題,自怨自艾的周萌顯然嚇了一跳。猛然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腦子裡一閃的念頭是,這個傢伙可真笨,瞧他的動作真魯,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想到要握手呢?

許望想,事已至此。只能前進,不能後退了。他決定繞過那個討厭的桌子,可是同時他拉著周萌的手不能松。遠遠看去有些滑稽,好像兩個人在跳什麼奇怪的舞蹈。

周萌也緊張地盯著門口,還好沒人看見。他到底是要幹什麼呀。

許望坐在了周萌的隔壁,清了清嗓子,居然冒出了一句“我從來不無聊。”然後諂媚地微笑著,又不敢笑得過於燦爛,害怕周萌說他幸災樂禍。

 

周萌抽出雙手,眼睛剜了他一下,忍不住笑了笑,有點兒害羞,嗔著“說什麼呢?”然後正經看著他,有點兒生氣,他打斷了她的回憶和傾訴。“人家正在說我爸呢,跟你有什麼關係?”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