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原湖·未市·今城
2013年12月31日 04:16:30 作者:梁蓉(筆名:十步芳草)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張社長眼裡閃著淚光對袁來和杜鋼說:“好吧,危難關頭報社需要你們這樣的有責任感的青年人。但是你們也知道,我們報社編制很緊缺,你們暫時還不能進編,我很抱歉!”袁來和杜鋼說沒關係,我們可以理解報社的難處,反正我們還年輕以後有的是機會進編。張社長說:“至於工資,報社不能虧待你們,你們的工資按兩個崗位的實際工作量計算。”張社長摸了摸頭上纏著的繃帶說:“沒辦法,大家都挺一挺。”袁來的職務變成廣告業務員兼副刊部編輯,杜鋼是廣告業務員兼職採訪記者。他們兩個都拿到了報社發的採訪證。

杜伶俐在地震中受了重傷,她的左腿脛骨、腓骨粉碎性骨折,躺在臨時醫院裡治療。疼痛、沮喪、焦慮折磨得杜伶俐無論白天還是夜晚都難以入睡,她不斷向醫生要安眠藥,要了安眠藥之後又說吃了安眠藥不管用,不停地喊疼,每每要靠打止疼針才能夠入睡。她只要見著醫生或者護士就問她的左腿能不能保住。

自從杜鋼和杜伶俐成了情人後他們的關係讓雙方都很彆扭,因為杜鋼不願意公開他們的關係,而渴望得到幸福的杜伶俐把杜鋼當做有希望結婚的男朋友,她明白杜鋼不願意公開他們的關係說明杜鋼還不想與她成為正式的戀人,她非常沮喪,受傷之後更是痛不欲生,覺得自己的人生很失敗。同事們只覺得兩個小杜走的比較近但都不知道杜鋼和杜伶俐已經成了情人。

杜鋼的工作非常繁忙,沒有採訪經驗的他請教了老記者後就匆匆上陣到處採訪去了,回到報社或者家裡就埋頭寫稿,他的時間非常緊,往往需要袁來幫他修改稿子才能夠按時交稿,因此他實在很難擠出時間去看望杜伶俐。杜伶俐不能理解,每次杜鋼去看望杜伶俐都要受她悲愴無比的抱怨,杜鋼只是聽著從不爭辯。杜鋼對杜伶俐的感情很複雜,他看到杜伶俐昔日如花的容顏漸漸憔悴本來就很瘦的身子更加單薄打心眼裡憐惜,他只要有一點空餘時間就儘量跑去醫院呆在杜伶俐身邊給她說笑話,也經常帶些食品去給杜伶俐吃。

杜伶俐的傷情一天天惡化,她經常整天哭泣,對醫生反復說如果不能保住她的腿她就不活了。醫院想專門派個護士守著有輕生意識的杜伶俐但迫於人手不夠做不到。那些天杜伶俐一見到杜鋼就問他愛不愛她,杜鋼總是冷靜地回答:“好好養傷,不要胡思亂想,你會好起來的。”杜鋼從來沒有對杜伶俐說過“我愛你”三個字,令杜伶俐非常傷心失望。杜鋼忙著採訪時常常接到杜伶俐的電話。杜伶俐在電話裡反復追問杜鋼:“鋼,我只想問你到底愛不愛我?不管我們倆今後的關係如何,我現在只想知道你愛不愛我!”杜鋼無法回答這個問題。雖然杜鋼有過多個關係很深的女性朋友,但他不認為那些女孩曾經是他的女朋友,他潛意識裡把情人與戀人分得十分清楚,他認為可以與他相守一生的女人才能夠叫做他的女朋友。在愛情這方面他與衛未如出一轍都相信自己的感覺認定自己對愛情的理解,對衛未單相思的他不願意對其他女人說“愛”這個字。別人說他是花心蘿蔔,他認為他對愛情最認真。杜鋼不是沒有下過與杜伶俐斷絕情人關係的決心,杜伶俐只要聽杜鋼說分手就哭得死去活來,哭過之後又給予杜鋼暴風驟雨般的性愛令血氣方剛的杜鋼熱血沸騰難以拒絕,每次做愛以後是杜鋼最痛苦的時刻,他恨自己不爭氣。他跟杜伶俐在一起後他才真切地體會到愛情是不能勉強的。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