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他鄉
2013年12月27日 04:51:48 作者:艾溪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電影裡的故事很老套,有好些英文她還聽不太明白。只覺得許望不斷回頭看著她,搞得她很不好意思,只好裝作吃爆米花。結果吃得太多,晚飯的時候還很飽呢。許望這人有點兒傻傻地,為什麼老是看人家。

他們聊了不少,周萌也覺得自己說了很多,其實都是些隨意的閒談,什麼系裡的教授,周圍的中國人,還有實驗的進度。跟許望聊天的時候,倒是很輕鬆自在......

……

許望坐在她對面,不斷地要她多吃點兒。一邊問道“你平時都是自己做飯嗎?”

“當然了,一周買一次菜......我不會做菜,有時候很費時間,真是沒辦法......呀,這個鴕鳥肉很好吃啊。”

“多吃點,多吃點”許望給周萌碟子裡又送去幾塊。“這家店味道是附近最好的了,我覺得。”

“嗯,你好像吃的不多呀......你平時喜歡吃什麼?”

“水煮魚,我最喜歡吃水煮魚和麻辣燙。嘿嘿。”

“聽起來流口水。我也一直都喜歡吃魚,都說吃魚的人聰明,是吧”周萌喝了一口冰水,忽然談興大發“你知道嗎, 我還記得小的時候有一次命題作文,叫做“我第一次幹嘛幹嘛......”哎,你們也寫過吧”也不等許望回答,接著道“我寫的是我第一次做糖醋鯉魚。嗨,好笑啊,其實我從來不會做什麼鯉魚,完全是瞎編的。”

周萌在回憶中頭輕輕揚起,眼角向斜上方某處看著“我都分不清什麼魚是什麼魚。全都是東抄一句,西抄一句。但是寫得像模像樣地,還得了二等獎。哈哈!”

許望跟著笑了。“我也經常抄。”

“不過,一直到現在我對鯉魚都很有感情。”周萌剛咽下一口米飯,用餐巾沾了沾嘴。有點調皮的看著許望。 

許望跟著調侃道“我也對鯉魚很有感情,而且都是鍋裡燒好的哪一條.”停了一下,他說“......怎麼樣,哪天我給你做幾樣菜!”說完心裡嗵嗵直跳,恨不能踩自己一腳。

周萌雖然低著頭,但她感覺到自己的臉紅了。心裡一時有點兒亂,有點兒埋怨這人的魯莽,也有點兒美滋滋的。她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是也不好,不是也不好。只覺得有一段無形的尷尬站在了紅紅綠綠的幾盤菜中間。

......

......如果他給我做頓大餐也不錯哦......周萌一邊關上衛生間的門,一邊還在回憶中重複著一些零零碎碎的話語,動作,表情......她已經將化妝的失敗全部拋在腦後了。她的記憶快速地流連遊蕩著,發生過的種種細節都進了腦袋裡那個小小的百寶箱,就像她存小耳環,小項鍊,石頭墜子......一樣,可以隨時把玩。是的,像那些愉快的時刻,不用她打開箱蓋,一定會自動跳到前台,在她的額頭上來一個輕飄飄的吻。

她不知道自己的臉上停滯著那種微醺的,得意又昏沉的笑。

等周萌走進自己的臥室,天色已經全暗下來了。窗外,暮色籠罩了一切。在街角的陰影中停著一輛汽車,有點兒孤零零地。很像許望的那部車。周萌也沒多想,順手拉上了窗簾。乳白的燈光撒向了她的臉。

這個晚上,會是一個特別的開端嗎?

 

十五.蔡淑蘭的信

萌萌,

上個週六等你的電話沒等到,你最近還是很忙,不是不考試了嗎。

有件事兒我要給你說一下,為這專門註冊了一個信箱。在電話裡不好啟齒,寫在郵件裡就更難了,可是我想還是要跟你說一下,你也好有個心理準備。

周維良,你爸爸,大家公認的好人,他有外遇了。我居然會給你寫這樣的信,真的難堪哪!我最開始聽別人說起,還不相信!後來他也承認了。那女的很年輕,四十歲吧。現在這些女人都瘋了。這種不要臉的女人,怎麼就勾上你爸了!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