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他鄉
2013年12月26日 04:27:11 作者:艾溪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周萌扔下皮包,直接來到洗手間。對著鏡子仔仔細細將自己的臉檢查了一遍。她對化妝不太在行,雖然臨出門前已經弄得很認真,自認還算標準,這會兒看了場電影,又吃了頓飯,恐怕那精雕細刻的附加品已經不再服帖了。果然,唇膏全被吃進肚子裡去了,更糟的是,眼影和眼線分別逃離了工作崗位,在左眼皮底下汪出了一小團黑霧,顯得整個臉部都有點兒流離失所。

周萌歎了口氣,就知道會這樣的,多丟臉!下次一定要買那種蘭蔻的眼影,就不會再遇到這種尷尬的情形了。

她找到毛巾,仔細地將臉洗乾淨,順便把一系列平時懶得用的,透明的,白的瓶瓶罐罐裡的液體順次擦在臉上,仿佛是對自己失誤的一種懲罰,或者補救。

周萌從小就覺得自己不夠漂亮。小的時候,周圍的阿姨們愛說“周蓬長得真好,比妹妹還像女孩子。”然後就嘖嘖稱讚周蓬的大眼睛和長睫毛,委婉地說周萌像爸爸。這個時候,坐在一邊的周萌就撇撇嘴,把自己桌子上的鉛筆盒打開又合上,或者拿尺子敲桌面,搞得哐哐直響,一直到不識趣的人們散掉為止。

後來哥哥長大了,她也覺得他真是美。這樣的美在一個男孩子身上簡直是一種浪費。然而又能怎麼樣呢,他是她的哥哥,而且有那麼一個出眾的哥哥也是件很有面子的事。時不時學校有高年級的女生跟她套近乎,想打聽一下周蓬的消息。周萌也似乎得到了一些特權似的,有一點驕傲。有一兩個女生還真的給她買過山口百惠的明星畫片,可是她才懶得幫她們呢。

而周萌知道自己不美,也沒有太多漂亮衣服穿,就暗暗嫉妒班上穿得像小公主似的幾個學習幹部。她說話故意很大聲,顯得自己很豪爽,沒她們那麼做作。學習倒不見得比她們好,但是她打掃衛生很積極。有一次學習委員王媛媛的新裙子給凳子上的一顆釘子掛破了,嚇得哭起來。周萌當機立斷地報告孫老師,說王媛媛病了。孫老師同意王媛媛請假,由周萌陪著她回家。周萌跟王媛媛在她家裡忙活了兩個小時,才勉強用針線把那條裙子破口湊在一起。王媛媛暫時逃掉了媽媽的一場打,極度崇拜周萌,那個學期就成了她的跟屁蟲。

後來周萌長大了,才一天一天覺得女孩子的長相是如此地重要。似乎只有美麗的女孩才完成了女孩的使命,那就是,被追求,被談論,被讚美。而普通女孩子沒有任何資本驕傲,除非她學習好,這點周萌在高中的時候倒是做到了。可是她又發現,在學習好的女孩子裡頭,略有姿色的比普通的又更獲得額外尊重。在班級迎新年的集體舞表演上,有更多的男孩會來邀請你,就連老師也會常常誇讚說“魏屏真是才貌雙全!”

啊,周萌多麼希望自己長得像五班的傅莉莉那麼漂亮啊,她願意放棄學習好的重要地位,去交換像傅莉莉那樣被人注目的面貌。男生們都在看著她,女生們都在觀察她,私底下的話題也都是她。這樣的生活多有意思,多重要!周萌想像中傅莉莉的生活一定跟她完全不一樣。這世界多麼不公平啊,她希望有著陳曉那麼有權勢和名聲的的父母,有傅莉莉那樣的容貌,或者有嚴智芳那樣的溫柔語氣。

是的,在功課之外的白日夢中,她希望自己成為另一個人,時而是傅莉莉,時而是陳曉,時而又變成了嚴智芳。在某一天甚至演化成了她的數學老師鄒劍明。

但是,周萌沮喪地發現,她不得不居住在這個擺脫不掉的軀體裡面。接受一個普通女孩的待遇。她讀書,讀了許多書。書裡的故事各種各樣,可是女主角無一例外是美麗的。不美麗的女孩子沒有價值,只是美麗女主角的背景而已。一個不美麗的女子,大概就好像一個泥做的首飾,有那種明擺在人眼前的尷尬;或者是鉛筆素描的風景畫,總是無法完美地表達主題。

出乎她的意外,自從上了大學,周萌發現她的待遇很有改觀。也許是她竄了點兒個頭,身材變苗條了,也許是大學理科女生匱乏,總之她周萌也贏得了一些個紙條和不明來信......。。以至她的自信也漸漸增長。人說“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不管怎樣,周萌決定要更好的欣賞自己。

在滿臉甜蜜的香氣中,她忽地想起許望說她在電影院裡吃爆米花好像只小老鼠,忍不住對著鏡子笑了一下。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