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他鄉
2013年12月24日 04:09:42 作者:艾溪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他第一次親小雪的時候渾身顫抖,那個在他潛意識裡等待了許多年的柔軟的身體,就這樣溫熱而順從地被他擠在胸口,他心裡和身上都熱乎乎地不可遏止。

然而,最後的最後,也就是畢業三年的時候,小雪和張堯結婚了。

事過多年,許望已經回憶不起來自己和小雪之間到底都有些什麼故事。只記得她最後寄給他一張結婚邀請卡片,說什麼以後還能做朋友之類的。他想都沒想,就把那張卡片撕碎了,只覺得這真是又一個俗氣的女人。

這個時候想起小雪,真是一件在許望自己看來都很奇怪的事。他遠離以往的一切,找回了心理平衡,早已經把她忘記了。他是一個樂天隨和的人,從不給自己找彆扭,也不做無謂的努力,何必要再想起以前的事呢。

許望將這一切歸咎為潛意識,潛意識真的是一個不可測度的怪物。

然後他計劃著下一步該做什麼。電影看的是普通的浪漫情節,除了結局美滿,看完了沒記住什麼。從頭到尾都輕輕鬆松的,挺合適初約會的一對兒看。周萌的頭髮更長了,披散著,顯得有點亂,她說沒錢去理髮。夏天她沒被曬黑,小臉反倒更白了,她說自己沒時間出去玩兒,都花在實驗室了。她還是穿著牛仔褲,臉上似乎施了脂粉,他也不敢確定。她看電影的時候好像很認真,拼命吃他買來的爆米花,他看出來她也有點兒緊張。

電影完了他們去吃飯,找了家泰國餐館。周萌說不喜歡門口的那尊佛像,覺得有點兒怪異,但也沒什麼堅持。她的話一下子多了起來,天南海北的,從實驗室的美國同事到中國的旅遊勝地,什麼都能聊上兩句,有點兒出乎他的意料。許望原來還擔心周萌如果太過沉悶,就像他第一次見她時的那樣該怎麼辦呢。

周萌低頭吃飯的時候,額頭沁出細細的汗珠,頭髮搭拉下來遮住了大半個臉。她嚼起東西時候也很有趣,兩個腮幫子閉得緊緊地,說是她媽教育她女孩子要這樣。她一個勁兒說辣,笑著說自己的臉又要長小包包了。許望就跟著笑,一面不自覺用目光去撫摸她的臉。眼神停在她的耳垂上就粘住了。

看得出來,周萌吃得還是蠻開心的。完了她要求自己付錢。許望也就沒再堅持。

送了周萌回家,許望覺得有點兒失落,一個晚上就那麼結束了!他坐在車裡發了一會兒呆,腦海裡也不知道是興奮還是混亂。打開音響,聽了一首老歌。

......

Some enchanted evening

Someone may be laughin',

......

The sound of her laughter

Will sing in your dreams.

Who can explain it?

Who can tell you why?

Fools give you reasons,

Wise men never try.

......

Some enchanted evening

When you find your true love,

...... make her your own

Or all through your life you

May dream all alone.

Once you have found her,

Never let her go......

車窗外是藍色和紅色交織的黃昏。大塊的火燒雲,在天空中恣意馳騁,那濃烈的玫瑰色初看好像要攪起全世界的愛情一般壯烈,細看又好像新生的花朵一般羞怯。雲塊和雲塊拉著手,漲紅著臉,親密地快樂地享受玫瑰的宣言。而玫瑰色的邊緣是金黃,金黃的遠端是平展展的藍天。

幾首歌下來,玫瑰色已經隨著太陽的落山而完全隱沒了。淺藍的天空裡,雲朵們已然黯淡。紅臉蛋兒的充實消失了,剩下暗藍的棉絮似的平庸。它們靜靜地停滯著,似乎不相信玫瑰的愛情已經結束。

 

十四.不漂亮的周萌

周萌打開公寓們,裡面靜悄悄地,室友還沒回來。窗外斜射進來紅灰色的晚霞的投影,桌子,地面,沙發,在光線中像是罩上了某副名畫古舊柔和的氣息,顯得有點兒不真實。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