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他鄉
2013年12月19日 03:34:47 作者:艾溪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汪宜秋臉色變了一變,嘴裡輕輕哼了一聲,說“你們那麼忙,怎麼指望的上?我是不怕遠的,順路過來在東興市場還能給你們捎點兒菜。”說著盯了一眼琦龍爸,他正在一邊吃飯,一邊看著剛才沒結束的那張報紙,頭也不抬。
    一時間空氣有些僵硬,誰也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兒,琦龍打破沉默說:”媽你剛才說張叔叔家的老二怎麼著了?我小時候經常和他一塊兒玩兒呢,也算是個發小兒。”
    “也沒什麼,不是離婚又結婚了嘛。找了個二十出頭的。後媽討厭孩子,想把小孩兒讓給前妻。夠黑心的,小孩兒哪有這麼讓來讓去的!”汪宜秋比較氣憤,嗓門提高不少。
    “他以前那老婆是個律師?”
    “哪兒呀......吹的......“
    “關鍵這小孩兒有點兒問題,好像說是智障,不對不對,是那個......發育遲緩吧......“琦龍爸一邊拿筷子點著空氣,一邊加入討論。
    某個她不認識的人的智障的兒子和後媽,這題材和許貝貝的相關性為零。她繼續低頭吃飯,一家子的談話漸漸成為了分辨不清的背景。貝貝有一樣本事,就是能適時關上自己的耳朵。她很有效率地把嘴裡塞滿了肉絲青菜和米飯,實在是餓了。
    吃歸吃,她許貝貝做的飯可比這個好吃多了。要不是手藝那麼好,怎麼會那麼快就拿下了薛琦龍呢。去年這季節頭一次認識琦龍,那時他和現在一樣,一分一毫在她看來都讓人心動。微黑的膚色,結實的肌肉,直挺的鼻樑,一咧嘴似乎要蹦出一嘴壞笑。
    後來她很快發現,他並不是外表看起來那麼難以接近的一個人。他有時候有點散淡,也有點憂鬱。這使他更像是一個充滿了不確定性的謎。給了她把這個謎解開,不,不是解開,而是據為己有的欲望。

    十二.許望之突然覺悟
    許望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感覺到半小時開車回家的時間如此之漫長。
    這是個星期天的下午,單身漢許望午睡之後無事可做,到附近購物中心的電器商店The Best Buy裡閒逛,準備買一套新的遊戲。自從配了一個風靡全世界的遊戲軟件Wii 之後,他過上兩三個禮拜就忍不住要來看看,就像女人去時裝店一樣常去常新,不去就心中發癢。進了商店,從大屏幕電視到iPod,可看的實在太多了!高科技從業人員許博士正津津有味地逐一擺弄著各樣高科技產品,聽到身旁有個人叫他“Hi Wang!”
    是個高個白人,許望一下子沒想起來是誰。再定睛看到對方粗眉毛下的藍眼睛,哦,原來是在吳敏家以及後來吳敏的葬禮上見到的Nathan。“Hi, Nathan, how are you?”
    “Thanks.Very well. Yourself?”
    “Not bad…”
    寒暄之後,一下沒了話題。許望看看Nathan手裡的一個電子相薄,問道“ Are you interested in this digital album?”
    Nathan笑眯眯地看著他,“SONY has a pretty good deal over this weekend. Additional discount! Plus, this is the best color I’ve ever seen in digital albums.”
    “Ya…You are buying for yourself? It’s pink!”話出了嘴,又覺得冒失。在美國這麼多年,居然還沒有在腦海裡儲備各種微妙的生活可能性。比如說,這位英俊的同學有可能正是一位深藏不露的同性戀者?據說他們都長得不錯,比男人溫文爾雅,比女人還愛乾淨。
    Nathan也沒在意。“No.no. Not for me. It’s a gift for a girl. Don’t you think it’s good? For a girl? A Chinese girl?”
    與他只有一面之緣的Nathan 竟然如此熱烈地尋求參考意見,不會只是因為他是個中國人吧。“Chinese girl? Which Chinese girl? Do I know her?”,許望似乎覺得自己有點過分,問得太多啦。近期以來,許望恍惚注意到一個情況,那就是,各種事件和信息,都好像小時候玩的那種磁體的粉墨,按照不同方位趨向于周萌這個磁極的單體;又好象它們全部臣服於一個複雜的數學極限公式,而周萌是那個等式右端的無窮大。
    所以,一個Chinese girl 在許望那裡被高速分解之後,依然指向了周萌。  
    Nathan可能沒聽見,也許他被許望高漲的偷窺欲嚇住了,暗自後悔剛才的多嘴。不過,這可真是個好東西啊。“  It’s cute. Girls will love it.”他扭頭看著許望”Don’t you think so?”
    許望有了一點偷窺的堅韌不拔。“Oh…depends on… what type of girl you are talking about.”說著說著,他覺得自己的英語好像要摔跤似的。
    “A very sweet and beautiful girl. Pink is just the right color! ”
    Nathan心滿意足,決定要擺脫他,說了再見就去付款了。許望站在那兒,從木地板下仿佛長出許多長長的草來,把他纏得心裡很亂。
    於是他忽然意識到,買遊戲實在是非常不緊要,而且是很沒意思的一件事情。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