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社論評論 >> 易言堂
學者不該如此自我糟賤
2013年12月17日 04:33:18 作者:中 孚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外來文化與本土文化究竟孰優孰劣、孰主孰次?自鴉片戰爭起,這個問題就一直伴隨著中國近代化、現代化的風雨歷程,不時成為激烈爭論的焦點,並在中國近現代史上形成了一個周而復始的怪圈:每當國家面臨重大挑戰或處於重大轉折之際,各派都會圍繞這一問題展開爭論,提出各自的主張,但誰也無法說服對方,最後只能請出權力進行“裁定”,文化爭論由此演變為政治鬥爭,以不同程度的血雨腥風而收場。但收場決不是結束,僅僅意味著下一輪爭論的開始。

眼下,隨著大陸綜合實力的提升,很多人忘記了1949年以來數千萬人死亡、數十年浩劫的深重苦難,再度圍繞這一問題,以前所未有的自信,掀起一場形式雖新、核心依舊的爭論。這不,《環球時報》分別於11月26日和29日推出題為《外來文化撐不起大國復興》、《母文化差,賬不能算到英語頭上》兩篇署名文章,就是這場爭論新的具體表現。前者立足於大陸和俄羅斯的經驗,提出“大規模引進外國思想來促進社會變革,只能是階段性的;在更加縱深的歷史發展中,必須以本土文化作為主體文化和主流文化”;認為“在改革開放的過程中,我們在引進西方市場經濟模式和思想文化觀念方面,一度想法偏於單純,造成中國思想界空前混亂,進而導致一定程度的社會認同危機”,因此結論正如其標題所示。後者雖然討論了一個很具體的問題,但間接反映的重要事實是,不僅有人認為“英語擠佔了母語、母文化生存的時間和空間”,導致“國人母語、母文化水平大大下降”,而且“北京等地出臺中高考改革方案降低英語權重”,已經在以實際行動排斥外來文化了。可以說,兩篇文章分別以直接和間接的方式,較充分地反映了對外來文化從思想到行動的抵制。

外來文化範圍廣闊、內容複雜,與我們每個人生活、工作和學習息息相關,影響甚至制約著現代大陸的各個方面。因此,討論外來文化應當從現實出發,明確一個範圍,承認一個事實。

所謂明確一個範圍,主要指外來文化是否應包括馬克思主義?很顯然,把馬克思主義排除在外來文化範圍之外,既不符合實際,也不符合邏輯,但學界長期以來就是這樣玩弄概念遊戲的,雖然情有可原,但理不可恕。特別是當下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仍被官方作為必須儘快解決的重大理論問題之一,這就意味著官方也承認馬克思主義離本土化還很遙遠,屬￿必須信仰、依靠的外來文化,這些學者怎麼能反其道而行之,把馬克思主義排除在外來文化之外呢?

所謂承認一個事實,主要指外來文化是否正根本影響著現代大陸?作為一個非西方國家,大陸的近代化和現代化全部基於以西方文化為代表的外來文化,舉凡現有的一切,如教育、衛生、商業、工業,國防、管理體系等等,全都是西方首創的,並以西方文化為基礎。像數學,中國古代雖然很發達,但缺乏系統歸納,完全不成體系,眼下從小學到大學,數學教育幾乎全部在傳授西方的數學知識。如果排斥外來文化,豈不是要大陸回到鴉片戰爭以前?如果以本土文化為主,豈不是要大陸重新創建支撐自身現代化的教育、醫療、商業、工業,國防、管理等等體系。可見,排斥外來文化不可能,以本土文化為主不可行,這是正努力推進現代化的大陸不可回避的現實。這些學者怎麼能無視這一切,胡說外來文化撐不起大國復興?

這些都不是高不可攀的學術難題,而是常人稍加思考就能解決的簡單問題,而緊跟官方的學者卻一葉障目、不見泰山,這是一種典型的自我糟賤。自賤者人恒賤之。公眾之所以把專家視為“磚家”,以“叫獸”代替教授,蔑視甚至無視學界,原因就在於此!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