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他鄉
2013年12月14日 04:18:21 作者:艾溪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如果真的有上帝,為什麼如此殘忍地將她從她愛的人身邊帶走呢?如果真的有上帝,為什麼要讓你在夜裡躲在被子裡哭泣呢?為什麼,為什麼,青春為什麼會老,人生為什麼殘缺......

我願你快樂,我的媽媽。夜深了。

這仍是一封不會給你寄出的信。 

                                                  周萌

                                            六月十三日

 

十.蔡淑蘭的信

萌萌,

你有兩個禮拜沒給家裡打電話了,你沒有生病吧,有時間給家裡打個電話,也讓我們放心。

你最近功課還忙不忙?功課再忙,課餘也不要自己一個人待著,多參加參加活動,結識些朋友。這樣在需要的時候,也能得到幫助。爸媽太遠了,不能在你身邊幫你。雖然你說一切都好,一定還有很多難處,多少能夠想像得到一些。早點找個男朋友吧,這樣也有個照應。

你年齡也不小了,往三十的奔了。周圍如果有單身的男孩子,看著差不多的,有機會先交往交往再說。不要太挑剔,女孩子年紀大了,條件要降低點,不要太死心眼兒了。現如今女孩子也要主動,你要熱情一些,知道吧。不然好的男生都被人搶走了。你這人從來不聽勸,我知道說了也沒用,但是眼看你一天大似一天,不說也不行。你小時候挺能鬧的,長大了倒越變越內向了。

你也別對婚姻期望值太高。也就是有個伴過日子,人品好的,背景相近就差不多了,別搞那些莫名其妙的要求。我看你脾氣怪,以前就老把好事兒給鬧彆扭了。鄧阿姨和老蘇給你介紹對象,我看著都挺好的,你都不搭理。你媽說句大實話,還是要實際一些。越拖越久,沒有個家,一個女孩子怎麼能自己生活呢, 到底要找個依靠。

昨天我出門碰見崔曉燕了,你還記得吧,咱家小時候的鄰居,和你一起長大的。人家孩子都六七歲了,個頭不小。她小的時候學習不好,大學都沒上,現在也過得挺好。說是在稅務局,肥得很。不管怎麼說,我還是覺得你能出國讀書是件好事。出去就不要回來了。

我現在上老年大學,學習電子琴,跟著徐阿姨她們打發時間。我老了,反應慢了,好多譜子要彈好幾次遍才能記住,過兩天就又忘了。還好,我在班上還算是好的,有個孫阿姨,你小時候在她家待過,胖胖的那個,她比我還慢。想一想,也就是消磨時間,何必太認真。

你爸最近回雲南老家了,老家的三舅爺過世,他順便回去修整一下你爺爺和奶奶的墓。我沒和他一起去,我要是一出遠門,就渾身都是病。老家的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 我和他們也沒什麼好說的。你爸也怕我麻煩,索性不去。他現在還在那裡,可能下個禮拜回來。臨走你爸囑咐我給你寫封信。

我現在寫一篇字兒很慢,真是老了。

                                                  媽媽

                                           六月二十七日

 

十一.許貝之金蟬脫殼

灰色的河岸,有一片若隱若現的灘塗。一個聲音說“我帶你去看看, 水多才好看......”像是在往前走,低頭看河,鼓起一個一個大大的水泡,像燒開了的水鍋。

忽地轉過一片山石,一道繩索垂下來,大概是個梯子?抓住......使不上勁兒......喊出聲了......

許貝貝一下子從迷蒙中清醒過來,似乎從嗓子裡發出火刑前的呼救聲。她舔舔嘴唇,腦袋在枕頭上意猶未盡地蹭了幾個來回。薛琦龍背對著她沒有一點兒動靜,好像已經睡熟了。

許貝貝翻身下床,背上似乎還粘著剛才運動過後的一層汗液。透過薄薄的淡黃色窗簾,窗外的夏日午後,昏沉而灼烈。一棵小洋槐在窗前零零散散地伸展著葉片, 葉片上是和著灰的有些肮髒的陽光。

許貝貝精光著身子,徑直走到廚房。這是間半舊不新的兩居室,家具大部分還是薛琦龍他爸媽的,有點黑影重重。拉開冰箱門,眼光搜檢了一下,她順手揀出一瓶礦泉水。幾口冰涼的水下肚,好像聽到自己肚皮忍不住發言說,舒服啊。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