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他鄉
2013年12月11日 04:08:36 作者:艾溪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然而樂天的許望看著周萌,什麼悲涼啊可怕很快就被活生生的她趕走了。死了的就死了吧,活著的要抓住自己的快樂,抓住。快樂可沒法從這些話題裡跳出來,他實在想要換個話題,想來想去,說“你最近好像比以前瘦了點,嗯,和上次見面不太一樣了。好像是......髮型變了吧。”

“理髮太貴了!只好留長頭髮了......” 周萌隨手掠一下半長的頭髮,自嘲說:“省錢。”

許望剛想張口說:“我覺得這樣挺好看的。”又覺得還有些說不出口似的。誰知周萌看著腳底的碎石路,還是不放過那個話題:“中學語文裡有首詩,你還記得嗎?——親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脫體同山阿。過了今天,我們都會把她忘了的......,只有她的老公和孩子,會一輩子背負著思念和痛苦。”

許望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聽錢若瑜說她的醫療費是個天文數字,這以後可怎麼還呢?”

“這你就不用擔心了,大不了就是破產唄。像段宇明這種學生,最後欠得帳多半都免了。”許望繼續想要擺脫這個話題。“生活還要繼續的是吧。一味的悲傷又能怎樣呢。哎,你肯定看過《泰坦尼克號》吧,女主角,叫什麼名字來著?後來還不是繼續結婚生孩子,船上愛的那麼死心塌地的。”

“嗯。不瞞你說,我開始還覺得有點兒難接受呢......是不是洋人的愛情觀和中國人不一樣啊?可是我現在想想,這也挺現實的。《泰坦尼克號》很老了......那個時候裡奧納多和溫斯萊特都很年輕,現在不敢看了。”周萌說著說著“哎,你還愛看文藝片啊。”

許望一想,文藝片兒啊,快露底了“那個......有時候看吧。老實說......我主要愛看戰爭片。”說著感到有點兒臉紅,心想可別問我哪個導演什麼的。

幸好這時候對面過來一隻毛茸茸的小狗,在地上摸摸索索大概是要找東西吃。它趴在周萌的鞋上聞了一會兒,周萌覺得挺好玩,就站著沒動。主人是個年輕白人女子,胸前掛著一個小寶寶,四個小胳膊腿兒掉在外面,腦袋歪在一邊,睡得很香。“Sorry”她一個勁兒拉著皮帶子,嘴裡喊著“Mori! Mori!” 終於把它給拽開了。小狗的腿兒撥拉著碎石子,和母子倆一會兒走遠了。

藍天上幾乎沒有雲,一個奔放的,自由的夏日天空。

這麼藍的天,許望油然生出些感歎“你來了有半年多了吧。時間過得多快,我都來了有......七年多了。”許望一邊說一邊看著周萌,心想,這點上還可以充個老資格吧。

“你覺得美國好嗎?”

“嗯......”許望被問住了。他好像從來沒有仔細想過這個問題。當然是好的啦,不過,也不是那麼好......“美國挺有活力的,有規範,生活水準還不錯。”

“可是我覺得還不如亂糟糟的北京呢。”

“國內發展是挺快的......你初來乍到,一開始不適應,習慣了就好了。真的。”許望認認真真鼓勵著“像我這樣,已經不想家了,四海為家。”

周萌不置可否。她繼續刨根問底:“那你沒遇見過歧視?”

“當然有了。那你還能怎麼辦?只能不理他們。”許望笑起來:“大部分人還比較禮貌,要不就是裝得禮貌,呵呵。”

他們倆找了個大樹底下的椅子,坐下來休息片刻,兩個人都走得很熱了,對視一眼,許望有點孩子氣地笑了起來,周萌也禁不住笑了。許望覺得周萌笑起來真得很好看,整個臉都生動起來了。 她的嘴角邁開一個很漂亮的弧度,笑意在臉上久久不散。她那雙眼睛在笑意裡越發地躲在了睫毛背後,居然有點撲朔迷離的誘惑力。

許望儘量拉回自己的眼神,他看著不遠處一串木籬笆和一隻半人高的大黃狗,問“你平時都忙些什麼?”許望想來想去,這樣問比較委婉一點。他說完有一點緊張,害怕聽到什麼他不願意聽的。

“還不是上課,作業,助教這些事,還有實驗。唉,我們老闆可是很不好對付,要求特別多,沒見過他那麼麻煩的白人。我現在才知道他是系裡最tough的教授。”

“除了這些以外呢?業餘時間?”許望追問。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