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社論評論 >> 易言堂
隱于市井的咖啡
2013年12月06日 04:39:33 作者:張長虹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身邊有些奇妙的變化,是夜幕降臨時才能發現的。

某一個晚上,從父母的家裏出來,發現兒時熟悉的居民大院,多出了那麽多浪漫而優雅的咖啡小店,它們白天靜靜地隱于市井,却在夜色中閃爍其光,閃亮登場。

日本作家村上春樹說,如果一個城市沒有願意開咖啡館的人,那這個城市無論多有錢,都只是一個內心空虛的城市。照此說,哈爾濱好似內心豐富,一直都有咖啡館在開起,這幾年有開始“盛放”趨勢。家門口的街角也有了咖啡店,真的是近幾年的事。

哈爾濱早些年開始有的咖啡店,都散落在大學校園的周邊街巷,大概時間是上世紀九十年代末期。那是一勺速溶咖啡加伴侶賣五元一杯的時代。大學裏的外國留學生是咖啡店的常客,再有就是戀愛的大學生,牽著手走進來坐下,隔桌握住對方的手,眼神在交流,音樂當背景。那一幕估計至今還在有些人的心裏存著發酵。

201112月,美國的星巴克進駐哈爾濱,那氣勢挺挑釁的,因爲場子大,選址是繁華鬧市,廣告打的滿滿。曾經的校園咖啡小店雖然還堅持著安靜和低調,但是,終究黯淡了些。接著,英國的“COSTA”、美國的“星巴克”連鎖、出身韓國的“漫咖啡”紛紛進駐哈爾濱,就這兩三年時間,“COSTA”在哈爾濱又陸續開了3家店,星巴克迅速擴張爲5家店,在哈爾濱鋪開市場的速度堪稱飛快。

也許冬日漫長的哈爾濱是個適合在濃香溫暖的咖啡店裏過慢生活的城市。據瞭解,如今哈爾濱的咖啡館有150家左右,數量比十年前增加了20倍。這些咖啡館主要有三種經營模式,國外品牌連鎖,像“COSTA”、“星巴克”、“漫咖啡”;還有國內的一些咖啡品牌,如“洋果子”;還有就是集中在各大學周邊的個性咖啡單店,像工業大學附近的“快樂窗”、“猫樣生活”,師範大學附近的“相約象牙塔”和工程大學附近的“0629”,黑龍江大學院裏的“後窗”、“小咖啡”等等。

那些落脚于商業中心的大品牌連鎖咖啡店,顧客往往是匆匆過客,多是些逛街逛得腿酸脚軟人,到此當做休息驛站。或是因爲地址醒目好找,成爲朋友、工作同行約會的見面地點。這裏無私密,不曖昧,吃喝來的都快捷,價錢也是心知肚明,不用盤算和琢磨。而坐落于市井社區的咖啡小館,顧客往往都是回頭客,或者是網上淘來地址的好奇客。這些小店見縫插針,就開在居民樓下,有的店你到了街口都看不到門臉,甚至需要打電話叫店家出來引領。這樣的咖啡店,自有他們的生存之道。有的放文藝電影,有的兼做畫廊,有的有一群猫做“陪侍”,有的則是靠純正的咖啡當家。反正,市井咖啡能生存下來的,都是有些身手的,他們賣的是咖啡,更經營一種生活方式。

一日,走進院裏開的一家咖啡店,店面不豪華但是蠻精緻,像家裏客廳一樣不讓人拘束。若有若無的曼妙音樂絲絲繞繞。坐下來要一杯熱咖啡,一塊微甜的蛋糕,冬日就成了窗外的一幅畫。對面遠處的角落,讓我的目光落了下來。一個白髮老者架著老花鏡在看書,在咖啡店,經常見到的是小資情調、小文藝范兒的男男女女,他們共同的標志是年輕,而看到一位老者就座,十分新奇。老人是在這裏躲一個清靜?還是懷念一段時光?

店主是個年輕人,攀談中知道,這個店還真是得到了街坊那些上了年歲人的認可。住在附近的多是在大學講臺上退下來的老先生,店裏針對老人們打出溫馨的牌子,給他們一些久違了的驚喜。就這樣慢慢聚集了不一樣的人氣。

 

哈爾濱的市井裏咖啡,就像那咖啡本身,有苦味有醇香有回味,靜落在街角,讓人們不爲什麽就能坐下來喝上一杯。在那一時刻,雖然生活著,但暫時和生活拉開了距離,那個距離不長不短,正好看到了美。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