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原湖•未市•今城
2013年12月04日 03:28:11 作者:梁蓉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小船靠了岸依水讓袁來上船,她把船劃到深處不劃了讓船自顧漂浮在水面隨著徐徐的春風搖盪。兩個青年坐在小船上一個吹笛子一個吹口哨,班得瑞的《日光水岸》如兩股清流在玉石上優雅地滑過合在一起。
    袁來和依水在湖上待到傍晚才返回鎮上。袁來打電話叫來杜鋼和依水一起在小飯館吃飯。依水問袁來:“袁來,你的‘旅遊專線計畫’和‘廣告互動計畫’怎麼樣了啊?”袁來說:“還行。不過今城還有幾家旅行社還沒有搞定。”杜鋼說:“那趕快加把火,哥們兒!”“肯定得加把火,特別是今城第二大的旅行社陽光旅行社我必須搞定。”袁來端起酒杯對杜鋼和依水說:“2008年的前三個月被雪災耽擱了,剩下的9個月我們必須快馬加鞭,否則完不成今年的任務。來,我們幹一杯,祝接下來的9個月風調雨順別再來什麼災難!”“好的,幹!”杜鋼和依水端起酒杯積極回應一干而盡。
    袁來年前就把20箱烤魚幹送給了陽光旅行社的王經理,但他還是沒有拿到陽光旅行社的廣告訂單。袁來記得王經理說過廣告的事情還可以再談,袁來想,能夠談就表示還有機會。他打過很多次電話給王經理,王經理都在電話裡嗯嗯啊啊不給答覆,袁來想這傢夥八成是只獅子胃口不小,就等著我這條小魚上鉤。他咬著牙想對自己說:如果你是獅子我就是獵人!獵人打獵需要放誘餌,那麼這傢夥還想要什麼呢?他明白要逮到這只獅子就必須先摸清獅子的需求,他琢磨著對策。
    袁來想去今城出差,他跟黃主任彙報了工作想法,黃主任很支持他要他安心在今城做工作爭取早些拿下陽光旅行社並進一步推動“旅遊專線計畫”和“廣告互動計畫”。
    2008年五一勞動節前夕袁來坐船去今城出差那天正下著小雨,在船上他回想起前年坐船到原湖自治區來時的心境。
    那時船也是在碧綠的江水中疾速行駛,天上也下著小雨,雨滴在江風中歪歪斜斜飄飄灑灑地落在甲板上。今城在他的視線裡變得越來越模糊越來越小……那些令他傷心的往事像江面上漂浮的薄霧般纏繞過來……衛未俏皮的臉、細長的眼睛、勾起的嘴角、白皙圓潤的胳膊清晰地不住地在他眼前晃來晃去……那在風雪中舞動的長髮……那甜蜜的在他口中輕輕顫動的舌尖……
    一晃兩年多過去了,一切仿佛就在昨天,在開往今城的船上,袁來靠在艙裡朝外張望,視線朝著未市的方向。
    與衛未分開後的兩年裡袁來在心裡反復追問他自己:我究竟要怎麼做衛未才肯回到我的身邊?
    27
    衛未與袁來分開之後一直沒有新的戀情。雖然同事、客戶和朋友中都有過追她的人,但沒有一個人能夠打動她的心重新點燃她的愛情。她與袁來的戀情在心裡打了一個死結怎麼都解不開。她曾嘗試過與袁來和好,但她無法說服自己相信袁來的人品,她不敢把自己的未來交付給一個不能讓自己相信的男人。
    衛未曾建議過袁來到法院起訴,她說:“我建議你起訴。我想過了,你無法起訴網上的那個‘影子’因為你不知道‘影子’是誰,但你可以起訴那些媒體,告他們誹謗。”袁來說:“衛未,你是學法學的,你肯定知道我國法律規定誰主張誰舉證,我只能說我沒有抄襲,證據是什麼?是我的小說《誘惑》嗎?不是!證據應該是《誘惑》與雪狼的《深潭》的不同之處,而且是根本的不同之處,你說我該怎麼辦?我找人做鑒定嗎?衛未,這不是醫療事故,鑒定不是那麼簡單的。我多次告訴過你我沒有抄襲,我在寫《誘惑》之前甚至沒有讀過雪狼的《深潭》!可我的話連你這個最親密的人都不相信我還能指望誰相信?”袁來越說越激動但極力克制自己以免與衛未再次發生爭吵。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