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健康新聞 >> 時尚文化
動物斑紋上頭條 豹紋裝從不落伍
2013年11月23日 02:42:30 作者:綜合報導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一切皆肇事於娜塔莉 馬斯內(Natalie Massenet),這位Net-a-Porter網店創始人兼英國時裝協會主席身穿馬克 雅可布(Marc Jacobs)豹紋襯衣,手拎華倫天奴(Valentino) Rockstud豹紋手提包現身紐約時裝周(New York Fashion Week);接下來的一周,在倫敦,凱特 莫斯(Kate Moss)身穿日本Hysteric Glamour潮牌牛仔褲就坐於Topshop時裝發佈會前排;而後的巴黎時裝周(Paris Fashion Week),設計師喬瓦娜 巴塔吉利亞(Giovanna Battaglia)身穿上世紀90年代初的老款阿亞拉(Ala a)裙裝現身在加列拉宮(Palais Galliera)舉行的個人作品回顧展開幕式。

到全球廣播公司新聞台(NBC News)首席外交事務記者安德莉亞 米切爾(Andrea Mitchell)身穿黑色豹紋風衣、在晚間新聞播報敘利亞危機時,整個時尚潮流算是塵埃落定:動物斑紋裝登上了頭條新聞。

“隨著女士穿著動物斑紋裝漸趨增多,豹紋成為名符其實的流行趨勢,”設計師伊莎貝爾 杜普雷(Isabel Dupré)說,她的“小黑禮服”(Little black dress)是伊莎貝爾 瑪蘭(Isabel Marant)豹紋裝,她認為它能適用於各種場合。“豹紋裝只要穿著得體,就會透出奢侈與‘時尚’氣息,”她補充道。“多數情況下,穿黑色豹紋裝從不落伍。”

“豹紋表現的是真正的新古典風格,”薩克斯第五大道(Saks Fifth Avenue)高級時尚總監珂麗恩 謝林(Colleen Sherin)對此表示贊同。“如今的女士應把豹紋裝視作奇貨可居之物,不能因它太過醒目、老氣橫秋或是朝氣蓬勃而有意規避它。”哈樂德百貨(Harrods)女裝部總管海倫 大衛(Helen David)說。由於設計師在今秋時裝季推出淡色調豹紋服裝,它已成為左右逢源的服飾,能滿足工作與社交的各種需求。“這個秋冬季,豹紋裝已經牢牢地在時尚界站穩陣腳,”大衛說,她本人也購買了各種豹紋裝,從羅蘭 穆雷(Roland Mouret)的多色豹紋晚裝到菲力浦 3.1(Phillip Lim 3.1)為百貨公司設計的豹紋袖款摩托夾克,品類繁多。

類似者大有人在。走進全球任何一家博柏利(Burberry)門店,看到的是形形色色的動物斑紋裝——帶豹紋袖的華達呢風衣、弓背形金屬圖案的宮廷鞋(腳面露出較多,沒有綁定固定部分,但腳踝部可有系帶)、豹貂皮飾邊的棕褐色拉帶皮包、中長款小牛皮紋緊身窄裙,它們用手套甚至特大號豹紋雨傘搭配,相得益彰。

毫無疑問,昔日影視界時尚女王索菲婭 羅蘭(Sophia Loren)與伊莉莎白 泰勒(Elizabeth Taylor)鍾愛的豹紋裝正強勢回歸——更甭提73歲的拉奎爾 韋爾奇(Raquel Welch)了,她身穿豹紋裙出席了上月的艾美獎預熱晚會(pre-Emmy awards party)。設計師與零售商反響強烈,表明豹紋裝前景一片看好。

Lucky》時尚雜誌華裔主編陳怡樺(Eva Chen)稱之為“詹娜 萊昂斯效應”,她把這歸功於時尚品牌J Crew總裁兼創意總監詹娜 萊昂斯(Jenna Lyons),對方“向女士灌輸如何把水手條紋、動物斑紋以及異乎尋常的花紋等混搭至黑色或灰色T恤衫上”。

“豹紋裝是‘真女人’(而非歌劇女主角)一點一滴打拼出來的天地,”斯特凡諾 加巴納(Stefano Gabbana)說,他回憶自己1985年與多梅尼科 多爾切(Domenico Dolce)合創杜嘉班納(Dolce & Gabbana)品牌時,穿豹紋裝被視為驚世駭俗之舉——甚至可以說有傷風化。“我們覺得豹紋裝適合各個年齡段、各種職業,”加巴納的設計夥伴多爾切補充道。

他倆的義大利同行羅伯特 卡沃利(Roberto Cavalli)長久以來一直很喜歡這些豹紋圖樣。“大自然的造化締造了這些動物斑紋,本人只是稍作改動而已,”他說。“我最欣賞豹紋,因為它能很好地通過圖樣體現穿著者的身份,還能起到一定的詮釋作用。只要自信而輕鬆地穿著豹紋裝,它永遠顯得那麼英姿颯爽。”

儘管英姿颯爽,但出席商務活動時,穿著豹紋裝走起路來要盡可能謹小慎微。“你搭配其它服飾的顏色越黑,就越能中和豹紋裝帶來的咄咄逼人氣勢,但仍可讓豹紋裝光彩奪目,”市政債券交易公司Lebenthal & Company總裁兼CEO亞曆桑德羅 萊貝撒爾(Alexandra Lebenthal)說,她仍把穿了10年的Equipment豹紋夾克視作自己的“鎮箱之寶”。

在薩克斯第五大道,謝林建議:不喜歡貓科動物斑紋者可用配飾慢慢過渡至豹紋的辦法,如穿雙樂福鞋、對翻領及內襯稍作改動、或是用外套來搭配。“把豹紋放在自己希望引發關注的部位,”她說。

但目前最流行的豹紋裝差點與Net-a-Porter網店失之交臂。時尚總監霍利 羅傑斯(Holli Rogers)原打定主意與今年秋冬季無處不在的豹紋式樣“決裂”,但在親眼目睹從斯特拉 麥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Mother of Pearl、這些昔日規避豹紋圖樣的設計師都對它頂禮膜拜後,也擯棄了不用動物斑紋的設計信條:“這個秋冬季豹紋再次迸發青春氣息——這是我壓根未曾預料到。”那麼她建議該如何對待豹紋裝?“本人最佳建議是高高興興接受豹紋裝,”她說。“勇敢無畏地去嘗試它。”

“我覺得動物斑紋裝永遠經典——只是原先從不與男裝有關,”Topman創意總監戈登 理查森(Gordon Richardson)這樣評價動物斑紋裝逐步進入男裝領地這種現象。“隨著動物斑紋及圖樣在男裝系列遍地開花,它們似乎突然之間成為男士更新換代自己服裝、實現超前時尚的捷徑。”

但男士豹紋裝並非只是尋常價位的T恤以及運動衫,它還忽悠成有投資價值的超奢侈消費品,大衛 海耶斯(David Hayes)如是寫道。

“雪豹紋外套用羊絨提花針軋的貂皮做就,”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男裝創意總監金姆 鐘斯(Kim Jones)這樣評價旗下推出的、專門針對男士大腕的款式(售價5050英鎊)。“這項全新技術是我們專為男士開發。”

 “我一直很喜歡史蒂芬 斯普勞斯(Stephen Sprouse)為路易威登設計的豹紋裝,也想設計類似的男裝系列,”鐘斯補充道。

但男士豹紋裝(不管多奢華)銷路會如何?“有些顧客一直在苦苦找尋獨具風格的限量版服裝,以使自己與眾不同,”鐘斯說。“我總是驚喜于某些高端客戶的喜好;他們不斷激勵我們在每個服裝季推陳出新。”

另一前衛豹紋男裝設計師是英國針織服裝三人組合Sibling,他們推出了自己的豹紋運動衫(售價260英鎊起)。“我們三人都酷愛動物斑紋,”柯賽特 麥克裡瑞(Cozette McCreery)說,她2008年與希德 布賴恩(Sid Bryan)以及喬 貝茲(Joe Bates)共同創建Sibling品牌。“我們的衣櫃酷似非洲獨裁者的室內裝飾圖案大薈萃:斑馬紋、豹紋、獅紋以及蛇紋。

“我們設計的第一個系列就把豹紋融入到羊絨製品中,從溜冰小夥到都市男孩,他們對我們的產品愛不釋手,欲罷不能,” 麥克裡瑞補充說。為何選擇豹紋裝?“因為我們一直有從女裝嫁接設計風格的願望。如今它是顧客與消費者期盼的產品,因為它永遠不落伍,我們樂得順水推舟。”

動物斑紋裝是否真成了男士新的中性服裝代表?某些時尚業內人士全然不這麼認為。“不,它只是股流行風,而非時尚經典,”線上零售商Mr Porter主編傑瑞米 蘭米德(Jeremy Langmead)強調說。

“對於今年的秋冬季,我們採購了廣泛運用動物斑紋的各種配飾及服裝,”蘭米德說。“從拉夫 西蒙斯(Raf Simons)的豹紋毛衣(售價610英鎊)、艾克妮(Acne)的豹紋襯衣(售價210英鎊)、博柏利 珀松(Burberry Prorsum)設計的短靴(Chelsea boots,售價650英鎊)到聖 羅蘭(Saint Laurent)的絲巾(售價390英鎊),應有盡有。但我們也採購了Jimmy Choo灰色山羊皮豹紋拖鞋(售價395英鎊),它設計精巧,很容易與晚宴小禮服搭配穿,顯得特別溫文爾雅。”

 “這明確昭示了男裝花樣與質地出現了新的時尚趨勢。能親眼目睹它如何演變發展很有意義,”蘭米德補充道。“幾年前,誰都沒預見到男士會心甘情願地喜歡上花式服裝?更甭提豹紋裝了!”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