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紅樓夢八十回後的真相還原
2013年10月17日 05:10:55 作者:唐國明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想了半天,把這一天的勞乏竟不理會,看起書來。紫鵑連催黛玉睡下。黛玉雖躺下,又想到海棠花上,說:“這塊玉原是胎裡帶來的,非比尋常之物,來去自有關係。若是這花主好事,不該失了這玉?莫非寶玉有不吉之事?”不覺又傷起心來。又轉想到此花又是應開,此玉又是應失,如此一悲一喜,直想到五更,得了“嚼得寒香成詩句,邀來新月入酒杯”這句詩方才睡著。

一連鬧了幾天,總無下落。還喜賈母賈政未知。襲人等每日提心吊膽,寶玉也好幾天不上學,只是怔怔的,不言不語,沒心沒緒的。王夫人只知他因失玉而起,也不大著意。那日正在納悶,忽見賈璉進來請安,道:“今日聽得軍機賈雨村打發人來告訴二老爺說,舅太爺升了內閣大學士,奉旨來京,已定明年正月二十日。有三百里的文書去了,想舅太爺晝夜趲行,半個多月就要到了。侄兒特來回太太知道。”王夫人聽說,歡喜非常。正想娘家人少,薛姨媽家又衰敗了,兄弟又在外任,照應不著。今日忽聽兄弟拜相回京,王家榮耀,將來寶玉都有倚靠,把失玉的心又略放開些了。天天專望兄弟來京。忽一會,小太監傳諭出來說:“賈娘娘薨逝。”是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

從次日早起,凡有品級的,按貴妃喪禮,進內請安哭臨。賈府中男女天天進宮,忙的了不得。幸喜鳳姐近日身子好些,還得出來照應家事,又要預備王子騰進京接風賀喜。鳳姐胞兄王仁知道叔叔入了內閣,帶家眷來京。鳳姐心裡喜歡,身子倒覺比前好了些。王夫人看見鳳姐照舊辦事,又把擔子卸了一半,又眼見兄弟來京,諸事放心,倒覺安靜些。獨有寶玉原是無職之人,又不念書,代儒學裡知他家裡有事,也不來管他,賈政正忙,自然沒有空兒查他。想來寶玉趁此機會,竟可與姐妹們天天暢樂,不料他自失了玉後,終日懶怠走動,說話也糊塗了。並賈母等出門回來,有人叫他去請安,便去,沒人叫他,他也不動。襲人等又不敢去招惹他,恐他生氣。每天茶飯,端到面前便吃,不來也不要。襲人看這光景不像是有氣,竟像是有病的。襲人偷著空兒到瀟湘館告訴紫鵑,說是“二爺這麼著,求姑娘給他開導開導。”紫鵑告訴黛玉,只因黛玉想著親事上頭一定是自己了,如今見了他,反覺不好意思:“他來,原是小時在一處的,也不好不理他,我去找他,斷斷使不得。”所以黛玉不肯過來。襲人又背地裡去告訴探春。那知探春心裡明明知道海棠開得怪異,究竟男女有別,只好過來一兩次。寶玉又終是懶懶的,所以也不大常來。

寶釵也知失玉。因薛姨媽那日應了寶玉的親事,回去告訴了寶釵。薛姨媽還說:“雖是你姨媽說了,我還沒有應准,說等你哥哥回來再定。你願意不願意?”寶釵反正色的對母親道:“媽媽這話說錯了。女孩兒家的事情是父母做主的。如今我父親沒了,媽媽應該做主,再不然問哥哥。怎麼問起我來?”薛姨媽更愛惜他,說他從小嬌養,生來貞靜,在他面前,反不提起寶玉。寶釵自從聽此一說,把“寶玉”兩個字自然更不提起。雖然聽見失了玉,心裡也甚驚疑,倒不好問,只得聽旁人說去,竟象不與自己相干。只有薛姨媽打發丫頭過來好幾次問信。因他自己的兒子薛蟠的事焦心,只等哥哥進京好為他出脫罪名,又知元妃已薨,賈府忙亂,得知鳳姐好了,出來理家,也把賈家的事撂開了。只苦了襲人,在寶玉跟前低聲下氣的伏侍勸慰,寶玉竟是不懂,襲人只有暗暗的著急而已。

過了幾日,元妃停靈寢廟,賈母等送殯去了幾天。豈知寶玉一日呆似一日,也不發燒,也不疼痛,只是吃不象吃,睡不象睡,甚至說話都無頭緒。襲人麝月等一發慌了,回過鳳姐幾次。鳳姐不時過來,起先道是找不著玉生氣,如今看他失魂落魄的樣子,只有日日請醫調治。煎藥吃了好幾劑,只有添病的,沒有減病的。及至問他那裡不舒服,寶玉也不說出來。直至元妃事畢,賈母惦記寶玉,親自到園看視。王夫人也隨時過來。襲人等忙叫寶玉接去請安。寶玉雖說是病,每日起來行動,今日叫他接賈母去,他依然仍是請安,惟是襲人在旁扶著指教。賈母看了,說道:“我的兒,我打諒你怎麼病著,故此過來瞧你。今你依舊的模樣兒,我的心放了好些。”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