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原湖•未市•今城
2013年10月16日 05:22:56 作者:梁蓉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17

從今城到未市,衛未與袁來相戀四年的點點滴滴像電影一樣反復在她的腦海裡播放,初識的邂逅、暗戀時彼此的希冀、表白時的慌亂、熱戀時的衝動、同居後的激情、分開後難熬的思念、不可調和的矛盾和彼此給與的刻骨的傷痛……一路上她都在默默流淚。她戴著墨鏡,怕別人看到她狼狽的哭相。

她到達市中心時已是午夜,國際大都市未市的夜生活剛剛進入高潮,縱橫交錯覆蓋全市的五顏六色的霓虹燈如傾城出動的美人們在黑夜裡眨著妖媚的眼睛。衛未疲憊地提著行李箱上六樓,打開她在未市的家門。

蘇錦不在家,屋裡一片漆黑,與外面繽紛的世界形成鮮明的對比。衛未餓得慌在冰箱裡找吃的結果什麼也沒有找到,她歎了口氣,換上體恤和牛仔褲出了門。

街上的車流和人流在浪漫的午夜興奮地湧動。飯店、咖啡館、茶樓、酒吧裡男男女女成雙成對不斷觸動衛未敏感的神經,她不願踏入其中一步,形單影隻的她害怕看那些甜蜜的畫面,她心裡非常清楚,她忘不了袁來。

去哪裡呢?她在街上徘徊拿不定主意,一個年輕女子夜裡隻身在街上閒逛總會惹來奇怪的目光,她感到很不自在。每回別人投來奇怪的目光時她就掏出手機裝作打電話約朋友,她嘰嘰咕咕小聲跟自己說話,根本就沒有按撥打鍵。

衛未兩腿機械地往前邁動走在熱鬧躁動的街上,周圍不斷有行人走過,她卻仿佛置身荒漠的孤島。袁來的激情,袁來的浪漫,袁來無微不至的體貼和關心,袁來的忠誠,袁來的自信……袁來的一切此刻都在她的眼前不斷閃現,她怎麼會不想念袁來呢?她的淚又從眼角溢出滑下臉頰流到脖子上,淚水在夜裡就像一條冰涼的毒蛇伏在那裡。

她最終去了迪廳。她需要人群把她包圍,需要喧囂,需要在迪廳震耳欲聾的的士高音樂中忘記一切。

一頭披肩直發,面色蒼白,穿著黑色長袖緊身T恤黑色牛仔褲,戴著墨鏡一臉冷峻悲壯的衛未大步走進藍夜迪廳時站在門廳的一群年輕人無不側目。

走進迪廳的士高舞曲撲面而來,高分貝強節奏的音樂簡直要把天花板震塌。迪廳舞池已經擠滿亢奮的人群,陶醉在野人的士高節奏裡的人浪狂野地起伏搖盪似颱風刮過海面掀起的滾滾浪濤,擠不進舞池的人把舞池圍得嚴嚴實實在邊上隨著音樂節奏瘋狂扭動。

大廳裡已沒有空座位,衛未向服務生要了點心和飲料站在人群裡吃東西,眼睛在那些瘋狂宣洩的人們臉上掃過。

衛未喜歡蹦迪,她常對袁來說蹦迪時她可以忘記所有煩惱。她分析當今迪廳天天爆滿的原因是太多的人需要宣洩和忘記。她體力很好,每次蹦迪都可以整場不用休息。

她最喜歡野人的士高舞曲。她只要一進迪廳就立刻亢奮激動,此刻她邊吃邊喝邊隨著音樂搖擺。弄你迪士高阿拉伯之夜瘋狂青蛙的士高韓國冠軍一曲曲如同旋風將人們的情緒步步推向高潮不容人喘息,舞池內外一片狂野尖叫。突然,閃爍變幻的燈光下一個似曾相識的身影落入了衛未的眼裡,衛未從人縫裡朝舞池看但看不清楚,人太多了,她把手裡的東西胡亂地往旁邊的人手裡一塞擠進舞池,看見一個栗色披肩直發身材高挑的女人正激情四射地舞動著。王安妮!衛未大聲叫她,但聲音被震耳欲聾的音樂淹沒了。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