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紅樓夢八十回後的真相還原
2013年10月16日 05:21:35 作者:唐國明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這裡李紈等紛紛議論,傳喚看園子的一干人來,叫把園門鎖上,快傳林之孝家的來,悄悄兒的告訴了他,叫他吩咐前後門上,三天之內,不論男女下人從裡頭可以走動,要出時一概不許放出,只說裡頭丟了東西,待這件東西有了著落,然後放人出來。林之孝家的答應了“是”,說:“前兒奴才家裡也丟了一件不要緊的東西,林之孝必要明白,上街去找了一個測字的,那人叫做什麼劉鐵嘴,測了一個字,說的很明白,回來依舊一找便找著了。”襲人聽見,央及林家的道:“好林奶奶,出去快求林大爺替我們問問去。”那林之孝家的答應著出去了。邢岫煙道:“那外頭測字打卦的,是不中用的。我在南邊聞妙玉能扶乩,何不煩他問一問。我聽見說這塊玉原有仙機,想來問得出來。”眾人都詫異道:“咱們常見的,從沒有聽他說起。”麝月忙問岫煙道:“想來別人求他是不肯的,好姑娘,我給你磕個頭,求姑娘就去,若問出來了,我一輩子總不忘你的恩。”說著,趕忙就要磕下頭去,岫煙連忙攔住。黛玉等也都慫恿著岫煙速往櫳翠庵去。一面林之孝家的進來說道:“姑娘們大喜。林之孝測了字回來說,這玉是丟不了的,將來橫豎有人送還。”眾人聽了,也都半信半疑,惟有襲人麝月喜歡的了不得。探春便問:“測的是什麼字?”林之孝家的道:“他的話多,奴才也學不上來,記得是拈了個賞人東西的‘賞’字。那劉鐵嘴也不問,便說:‘丟了東西不是?’他還說,‘賞’字上頭一個‘小’字,底下一個‘口’字,這件東西嘴裡放得,必是個珠子寶石。”眾人聽了,誇讚道:“真是神仙。往下怎麼說?”林之孝家的道:“他說這件東西是和尚的寶貝,必會有和尚送回來的。不必找的。”眾人道:“既這麼著,只有等,少不得就有了。”李紈道:“這如何說,林嫂子,煩你把測字的這些從今不得再提。”林家的答應了便走。

眾人呆呆的等岫煙回來。正呆等,只見跟寶玉的焙茗在門外招手兒。未知何故。

 

 

第九十五回 因訛成實際引數妃薨逝 以假混真寶玉瘋顛

 

 

話說焙茗在門口和小丫頭子說寶玉的玉有了,那小丫頭急忙回來告訴寶玉。眾人聽了,都推著寶玉出去問他,眾人在廊下聽著。寶玉走到門口問道:“你那裡得了?快拿來。”焙茗道:“拿是拿不來的……”寶玉道:“你快說是怎麼得的,我好叫人取去。”焙茗道:“那鋪子裡的人說前兒有一個人拿這麼一塊玉當了三百錢去,今兒又有人也拿了一塊玉當了五百錢去。”寶玉不等說完,便道:“你快拿三百五百錢去取了來,我們挑著看是不是。”裡頭襲人啐道:“不用理他。我小時候聽見我哥哥常說,有些人賣那些小玉,沒錢用便去當。想來是家家當鋪裡有的。”眾人被襲人一說,笑起來,說:“不用理那糊塗東西。”寶玉正笑著,只見岫煙來了。進入院中,各人都問怎麼樣了。岫煙不及細說,將所錄乩語遞與李紈。眾姐妹及寶玉爭看,都解的是:“一時要找是找不著的,丟是丟不了的,不知幾時不找便有了。青埂峰不知在那裡?”李紈道:“這是仙機隱語。咱們家那裡跑出青埂峰來,只是前年,鳳丫頭寶二爺鬧病時,那癩頭和尚拿著那玉,說了句‘青埂峰一別,展眼已過十三載矣’的瘋話,莫非真是和尚的寶貝?或許是誰怕查出,撂在有松樹的山子石底下,也未可定。獨是‘來無跡,去無蹤’、‘入我門來’這幾句,到底是入誰的門呢?”黛玉道:“不知請的是誰!”岫煙說了個“仙”字。探春道:“若是仙家的門,難入。”襲人心裡著忙,捕風捉影的混找,沒一塊石子底下不找到,只是沒有。回到院中,寶玉也不問有無,只管傻笑。麝月著急道:“小祖宗!你到底是那裡丟的,說明了,我們就是受罪也在明處。”寶玉笑道:“我說外頭丟的,你們又不依。你如今越問我,我越糊塗!”李紈探春道:“今兒從早鬧起,已到三更來的天了。你瞧林妹妹已經掌不住,各自去罷。我們也該歇歇,明兒再鬧。”說著,大家散去。寶玉即便睡下。可憐襲人等哭一回,想一回,一夜無眠。暫且不提。

且說黛玉隨眾人散後,回到瀟湘館,想起金玉的舊話來,想道:“果真金玉有緣,寶玉如何能把這玉丟了。”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