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社論評論 >> 易言堂
東北的秋香
2013年10月11日 03:26:31 作者:張長虹 來源:綜合外電 字號 打印 關閉

秋天只是紅葉如花、山欒盡染、天高雲淡嗎?
    在中國北方,秋天,不只有五花山和金麥浪,不只有泛著豐收氣息的空氣,也不只是陣陣秋風帶來大雁的鳴叫。北方的秋天,伴隨著山林美景和大地的金黃,開始的是一場舌尖上的盛宴。此時,熱愛生活又心靈手巧的人們,正在把田裡的收穫,變成餐桌上的美食。只有秋天才有的美味,此時輪番上演,讓遠離家鄉的人們,時時念著家的好。
    多年前就在海南定居的妹妹,很久都沒看到過家鄉哈爾濱的秋色了。她的歸期,一直是非冬即夏,迎合著家有讀書郎的寒暑假規律。這個秋天,妹妹一家回來了,這突然地驚喜,化成媽媽的心願:給他們準備家鄉的秋日美食!只停留兩天的妹妹一家,在僅有的幾頓餐飯中品嘗到了媽媽的手藝:兩大盒糖蒜,兩瓶酸黃瓜,一盤黃澄澄的菇蔦,炒的噴香的葵花籽;歡迎午宴上,少不了媽媽的手制絕活兒——肉皮凍;臨走,他們的行裝裡,裝進了我烤好的全麥核桃麵包,還有北大荒牌的土豆泥和黑豆乳粉。
    在哈爾濱,秋天的豐收意味著漫長的冬季就要來臨,在以往沒有跨季節種植蔬菜條件的時候,秋儲菜就成了家庭主婦們在冬季來臨之前,最彰顯理家功夫的時段。漬酸菜,用鹽水將秋白菜醃至發酵;醃糖蒜,將新蒜頭用糖醋和鹽泡制一個月,消除蒜的辛辣,成為酸甜可口的風味小菜;醃蘿蔔、醃小土豆,在寬口的大罎子裡,把蘿蔔和小土豆用醬油醃成鹹菜,冬天沒有青菜時,拿出來洗淨蒸熟,那種特別的味道,在當時不覺得如何,而今成了好多人的心癢之念。
    又是一年秋葉黃,城市裡儲存秋菜的人漸漸變少,當秋風變涼冬天開始時,超市蔬菜櫃檯裡的價格簽,數字要變上幾變,可是很多人還是寧可花多的錢吃棚室種植的反季節蔬菜,那種秋儲冬用的傳統在哈爾濱這個北方城市正在消退。然而,無論城裡的人怎麼想,農人們開著拖拉機來了,他們辛苦了耕作了一春一夏的蔬菜瓜果,還是要在此時找到合適的買家。勤快的女人,早上要去院子裡轉轉,貨比三家,把一捆大蔥或是一袋土豆帶回來,在秋陽裡晾曬,在陽臺上存好。她們盼望的是,冬日的餐桌上,家人能嘗到她們勤儉持家的醇厚味道。
    在大人們忙著儲備過冬的食材時,孩子們則在此時鍾情于在道邊販賣“菇蔦”的大車。東北有種水果,是在南方不常見的稀罕物,名字叫“菇蔦”。一層薄薄的枯葉包做外衣,裡面是玻璃彈珠大小的黃色果粒,其學名叫酸漿果。據說這個小東西,在美國超市里被叫做“珍珠果”,也被叫做金燈果,這些名字,都不如哈爾濱人叫它“菇蔦”來的雅俗共賞。用手剝開曬得幹幹的外衣,裡面的小果粒晶亮微甜,秋天裡,這種美食就是孩子們衣兜裡最好的零食。兒時一毛錢一碗的菇蔦,如今,已被批量製成菇蔦果醬出口了。
    在9月的最後幾天,一場盛大的綠色食品博覽在哈爾濱會展中心上演,黑龍江各地都拿出國家後廚房的派頭,用黑土地上生長出來的五穀和瓜果,在這個秋天盡顯地產豐盛,盡展美味多樣。完達山脈的蜂巢蜜,北大荒出產的大豆和土豆,丁香花製成的保健品,小興安嶺的紅松籽,大興安嶺的蘑菇木耳,五常和牡丹江特有的優質大米和雜糧。整個盛會就是一場盛宴,它讓城市的人們看到了藍天下的田野,聞到了泥土的芳香。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