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紅樓夢八十回後的真相還原
2013年09月27日 03:36:16 作者:唐國明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笑罵道:“小蹄子,你偷過多少漢子似的,怪不得大爺在家時離不開你。”寶蟾把嘴一撇,笑說道:“人家倒替奶奶拉纖,奶奶倒往我們說這個話。”從此金桂一心籠絡薛蝌,倒無心混鬧了。家中也少覺安靜。
    當日寶蟾自去取了酒壺,仍是穩穩重重一臉的正氣。薛蝌偷眼看了,反倒後悔,疑心或者是自己錯想了他們,也未可知。果然如此,倒辜負了他這一番美意,保不住日後倒要和自己鬧起來,豈非自惹的。過了兩天,甚覺安靜。薛蝌遇見寶蟾,寶蟾便低頭走了,連眼皮兒也不抬,遇見金桂,金桂一盆火似的趕著。薛蝌見這般光景,反倒過意不去。
    寶釵母女覺得金桂近幾天安靜,待人忽親熱起來,一家子都為罕事。薛姨媽十分歡喜,想到必是薛蟠娶這媳婦時沖犯了什麼,才敗壞了這些光景。目今鬧出這樣事來,虧得家裏有錢,賈府出力,方才有了指望。媳婦兒忽然安靜起來,或者是蟠兒轉過運氣來了,也未可知,於是自己心裏倒以為希有之奇。這日飯後扶了同貴過來,到金桂房裏瞧瞧。走到院中,只聽一個男人和金桂說話。同貴知機,說道:“大奶奶,老太太過來了。”說著已到門口。只見一個人影兒在房門後一躲,薛姨媽一嚇,倒退了出來。金桂道:“太太請裏頭坐。沒有外人,他就是我的過繼兄弟,本住在屯裏,不慣見人,沒有見過太太。今兒才來,還沒去請太太的安。”薛姨媽道:“既是舅爺,不妨見見。”金桂叫兄弟出來,見了薛姨媽,作了一個揖,問了好。薛姨媽也問了好,坐下敘起話來。薛姨媽道:“舅爺上京幾時了?”夏三道:“前月我媽沒有人管家,把我過繼來的。前日才進京,今日來瞧姐姐。”薛姨媽看那人不尷尬,於是略坐坐兒,起身道:“舅爺坐著罷。”回頭向金桂道:“舅爺留在咱們這裏吃了飯再去。”金桂答應著,薛姨媽自去了。金桂見婆婆去了,向夏三道:“你坐著,今日可是過了明路的了,省得我們二爺查考你。我今日還叫你買些東西,只別叫眾人看見。”夏三道:“這個交給我就完了。你要什麼,只要有錢,我就買得來。”金桂道:“且別說嘴,你買上了當,我可不收。”說著,二人又笑了一回,然後金桂陪夏三吃了晚飯,又告訴他買的東西,又囑咐一回,夏三自去。從此夏三往來不絕。雖有個年老的門上人,知是舅爺,也不常回,從此生出無限風波,這是後話。不表。
一日薛蟠有信寄回,薛姨媽又哭了一場。薛蝌一面勸慰,一面說道:“事不宜遲。”薛姨媽沒法,只得叫薛蝌到縣照料,命人即便收拾行李,兌了銀子,薛蝌又同了一個當中夥計連夜起程。
    那時手忙腳亂,雖有下人辦理,寶釵又恐他們思想不到,親來幫著,直鬧至四更才歇。到底富家女子嬌養慣的,心上又急,又苦勞了一會,晚上就發燒。到了明日,湯水都吃不下。鶯兒去回了薛姨媽。薛姨媽急來看時,只見寶釵滿面通紅,話都不說了。薛姨媽慌了手腳,哭得死去活來。寶琴扶著勸薛姨媽。香菱也淚如泉湧,只管叫著。寶釵不能說話,手也不能搖動,眼幹鼻塞。叫人請醫調治,漸漸蘇醒回來。薛姨媽等略略放心。早驚動榮寧兩府的人,先是鳳姐打發人送十香返魂丹來,隨後王夫人又送至寶丹來。賈母邢王二夫人以及尤氏等都打發丫頭來問候,不叫寶玉知道。一連治了七八天,終不見效,還是他自己想起冷香丸,吃了三丸,才得病好。後來寶玉知道,也沒有去瞧。
那時薛蝌又有信回來,薛姨媽看了,怕寶釵耽憂,也不叫他知道。自己來求王夫人,並述了一會子寶釵的病。薛姨媽去後,王夫人又求賈政。賈政道:“此事上頭可托,底下難托,必須打點才好。”王夫人又提起寶釵的事來,說道:“這孩子也苦了。既是我家的人了,也該早些娶了過來才是,別叫他糟踏壞了身子。”賈政道:“我也是這麼想。他家亂忙,如今到了冬底,年近歲逼,各自要料理些家務。今冬且放了定,明春再過禮,過了老太太的生日,就定日子娶。你把這番話先告訴薛姨太太。”王夫人答應了。到了明日,王夫人將賈政的話向薛姨媽述了。薛姨媽想著也是。到了飯後,王夫人陪著來到賈母房中,大家讓了坐。賈母道:“姨太太才過來?”薛姨媽道:“還是昨兒過來的。晚了,沒得過來給老太太請安。”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