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紅樓夢八十回後的真相還原
2013年09月26日 03:33:37 作者:唐國明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只聽外面一個人說道:“二爺為什麼不喝酒吃果子,就睡了?”這句話仍是寶蟾的語音。薛蝌只不作聲裝睡。又隔有兩句話時,又聽得外面似有恨聲道:“天下那裏有這樣沒造化的人。”薛蝌聽了是寶蟾又似是金桂的語音,這才知道他們原來是這番意思,翻來覆去,直到五更後才睡著了。剛到天明,早有人來扣門。薛蝌忙問是誰,外面也不答應。薛蝌只得起來,開了門看時,見是寶蟾,攏著頭髮,掩著懷,穿一件片錦邊琵琶襟小緊身,上面系一條松花綠半新的汗巾,下面並未穿裙,正露著石榴紅灑花夾褲,一雙新繡紅鞋。原來寶蟾尚未梳洗,恐怕人見,趕早來取家夥。薛蝌見他這樣打扮,走進來,心中又是一動,只得陪笑問道:“怎麼這樣早就起來了?”寶蟾把臉紅著,並不答言,只管把果子放在一個碟子裏,端著就走。薛蝌見他這般,知是昨晚的原故,心裏想道:“這也罷了。倒是他們惱了,索性死了心,也省得來纏。”於是把心放下,喚人舀水洗臉。自己打算在家裏靜坐兩天,一則養養心神,二則出去怕人找他。原來和薛蟠好的那些人見薛家無人,只有薛蝌在那裏辦事,年紀又輕,生出許多覬覦之心。也有想插在裏頭做跑腿的,也有能做狀子的,認得一二個書役的,要給他上下打點的,甚至有叫他在內趁錢的,也有造作謠言恐嚇的,種種不一。薛蝌見了這些人,遠遠躲避,又不敢面辭,恐怕激出意外之變,只好藏在家中。
    再說金桂昨夜打發寶蟾送了些酒果去探探薛蝌的消息,寶蟾回來將薛蝌的光景一一的說了。金桂見事有些不大投機,怕白鬧一場,反被寶蟾瞧不起,欲把兩三句話遮飾改過口來,又可惜了這個人,心裏倒沒了主意,怔怔的坐著。那知寶蟾亦知薛蟠難以回家,正欲尋個頭路,怕金桂拿他,不敢透漏。今見金桂所為先已開了端,他樂得借風使船,先弄薛蝌到手,不怕金桂不依,用言挑撥。見薛蝌似非無情,又不甚兜攬,一時也不敢造次,後來見薛蝌吹燈自睡,大覺掃興,回來告訴金桂,看金桂有甚方法,再作道理。及見金桂怔怔的,似乎無技可施,他也只得陪金桂收拾睡了。夜裏那裏睡得著,翻來覆去,想出一個法子來:不如明兒一早起來,先去取了家夥,自己換上一兩件動人的衣服,也不梳洗,越顯出一番嬌媚來。只看薛蝌的神情,自己反倒裝出一番惱意,索性不理他。薛蝌若有悔心,自然移船泊岸,不愁不先到手。及至見了薛蝌,仍是昨晚這般光景,並無邪僻之意,自己只得以假為真,端了碟子回來,故意留下酒壺,只見金桂問道:“你拿東西去可有人碰見?二爺也沒問你什麼?”寶蟾道:“沒有。”金桂一夜不曾睡著,也想不出一個法子來,只得回思道:“若作此事,別人可瞞,寶蟾如何能瞞?不如我分惠於他,他自然沒有不盡心的。我又不能自去,少不得要他作腳,倒不如和他商量一個穩便主意。”帶笑說道:“你看二爺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寶蟾道:“倒象個糊塗人。”金桂聽了笑道:“你如何說起爺們來了。”寶蟾笑道:“他辜負奶奶的心,我就說得他。”金桂道:“他怎麼辜負我的心,你倒得說說。”寶蟾道:“奶奶給他好東西吃,他倒不吃,這不是辜負奶奶的心。”說著,把眼溜著金桂一笑。金桂道:“你別胡想。我給他送東西,為大爺的事不辭勞苦,我敬他,又怕人說瞎話,所以問你。你這些話向我說,我不懂是什麼意思。”寶蟾笑道:“奶奶別多心,我是跟奶奶的,還有兩個心。事情要密些,倘或聲張起來,不是頑的。”金桂也覺得臉飛紅了,說道:“你這個丫頭就不是個好貨!想來你心裏看上了,拿我作筏子,是不是?”寶蟾道:“只是奶奶那麼想,我倒是替奶奶難受。奶奶要真瞧二爺好,我倒有個主意。奶奶想,那個耗子不偷油,他也不過怕事情不密,大家鬧出亂子來不好看。依我想,奶奶且別性急,時常在他身上不周不備的去處張羅張羅。他是個小叔子,又沒娶媳婦兒,奶奶就多盡點心和他貼個好,別人也說不出什麼來。過幾天他感奶奶的情,他自然要謝奶奶。那時奶奶再備點東西在咱們屋裏,我幫著奶奶灌醉了他,怕跑了他?他要不應,咱們索性鬧起來,就說他調戲奶奶。他害怕,他自然得順著咱們的手兒。他再不應,他也不是人,咱們也不至白丟了臉面。奶奶想怎麼樣?”金桂聽了這話,兩顴早已紅暈。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