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紅樓夢八十回後的真相還原
2013年09月25日 03:28:25 作者:唐國明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你雖是我侄兒,我看你還比你哥哥明白些,我這後輩子全靠你了。你自己從今更要學好。再者,你聘下的媳婦兒,家道不比往時了。人家的女孩兒出門子不是容易,再沒別的想頭,只盼著女婿能幹,他就有日子過了。若邢丫頭也象這個東西,”說著把手往裏頭一指,道:“我也不說了。邢丫頭實在是個有廉恥有心計兒的,又守得貧,耐得富。只是等咱們的事情過去了,早些把你們的正經事完結,也了我一宗心事。”薛蝌道:“琴妹妹還沒有出門子,這倒是太太煩心的一件事。至於這個,可算什麼。”大家又說了一回閑話。
    薛蝌回到自己房中,吃了晚飯,想起邢岫煙住在賈府園中,終是寄人籬下,況且又窮,日用起居,不想可知。當初一路同來,模樣兒性格兒都知道的。可知天意不均:如夏金桂這種人,偏教他有錢,嬌養得這般潑辣,邢岫煙這種人,偏教他這樣受苦。又想自己年紀可也不小了,家中又碰見這樣飛災橫禍,不知何日了局,致使幽閨弱質,弄得這般淒涼寂寞。正在那裏想時,只見寶蟾推門進來,拿著一個盒子,笑嘻嘻放在桌上。薛蝌站起來讓坐。寶蟾笑著向薛蝌道:“這是四碟果子,一小壺兒酒,大奶奶叫給二爺送來的。”薛蝌陪笑道:“大奶奶費心。叫小丫頭們送來就完了,怎麼又勞動姐姐。”寶蟾道:“好說。自家人,二爺何必說這些套話。再者我們大爺這件事,實在叫二爺操心,大奶奶久已要親自弄點什麼謝二爺,又怕別人多心。二爺是知道的,咱們家裏都是言合意不合,送點子東西沒要緊,倒沒的惹人七嘴八舌的講究。今日弄了一兩樣果子,一壺酒,叫我親自悄悄兒的送來。”說著,又笑瞅了薛蝌一眼,道:“明兒二爺再別說這些話,叫人聽著怪不好意思的。我們不過也是底下的人,伏侍的著大爺就伏侍的著二爺,這有何妨。”薛蝌一則秉性忠厚,二則到底年輕,只是向來不見金桂和寶蟾如此相待,心中想到剛才寶蟾說為薛蟠之事也是情理,說道:“果子留下,這個酒兒,姐姐只管拿回去。我在酒上實在很有限,擠住了偶然喝一鐘,平日無事是不能喝的。難道大奶奶和姐姐還不知道。”寶蟾道:“別的我作得主,獨這一件事,我可不敢應。大奶奶的脾氣兒,二爺是知道的,我拿回去,不說二爺不喝,倒要說我不盡心了。”薛蝌沒法,只得留下。寶蟾方才要走,又到門口往外看看,回過頭來向著薛蝌一笑,又用手指著裏面說道:“他還只怕要來親自給你道乏。”薛蝌不知何意,反倒訕訕的起來,說道:“姐姐替我謝大奶奶。天氣寒涼。自己叔嫂,也不必拘這些個禮。”寶蟾也不答言,笑著走了。
    薛蝌始而以為金桂為薛蟠之事,備此酒果給自己道乏。及見了寶蟾這種鬼鬼祟祟不尷不尬的光景,也覺了幾分。回心一想:“他是嫂子的名分,那裏就有別的講究。或者寶蟾自己不好意思,指著金桂的名兒,也未可知。到底是哥哥的屋裏人。”忽又一轉念:“金桂為人毫無閨閣理法,況且有時高興,打扮得妖媚非常,自以為美,又焉知不是懷著壞心?不然,就是他和琴妹妹也有了什麼不對的地方,設下這個毒法,要把我拉在渾水裏,弄一個不清不白的名兒,也未可知。”想到這裏,索性怕起來。正在不得主意的時候,忽聽窗外撲哧的笑了一聲,把薛蝌倒唬了一跳。未知是誰。
    第九十一回 縱淫心寶蟾工設計 布疑陣寶玉妄談禪
    話說薛蝌正在狐疑,忽聽窗外一笑,唬了一跳,心中想道:“不是寶蟾,定是金桂。只不理他們,看他們有什麼法兒。”聽了半日,又寂然無聲。自己也不敢吃那酒果。掩上房門,剛要脫衣時,只聽見窗紙上微微一響。薛蝌此時被寶蟾鬼混了一陣,心中七上八下,竟不知如何是好。聽見窗紙微響,細看時,又無動靜,自己反倒疑心起來,掩了懷,坐在燈前,呆呆的細想,又把那果子拿了一塊,翻來覆去的細看。猛回頭,看見窗上紙濕了一塊,走過來覷著眼看時,冷不防外面往裏一吹,把薛蝌唬了一大跳。聽得吱吱的笑聲,薛蝌連忙把燈吹滅,屏息而臥。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