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來自美國的遺書
2013年09月24日 03:41:18 作者:融融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艾滋病就是石崗傳給我的。別以為愛滋病只來自亂性,石崗不是。他下鄉出了車禍,到醫院搶救時輸了有艾滋病毒的血漿。
    艾滋病毒怎麼跑到血漿裏去呢?
    開始我們根本不知道,石崗發高燒,持續不退。我們對艾滋病沒有一點概念。以為那是洋人的病,是同性戀,亂搞性關系搞出來的。石崗後來回家休養,怎麼治療,體溫總是降不下去。我請了長假照顧他,到處看病,把積蓄都花光了,找不出原因。那時候,誰往艾滋病上想啊?說到這裏,她停下來,拿出手絹,掩面抽泣。
    不說了,不說了。我上前輕輕地拍她的肩膀。她卻不聽我的勸告,一邊說,一邊獨自往前走。
    醫院有個孩子也因為輸血而高燒不退。有人告訴我,醫院被家長告到法院去了,說是傳染上了艾滋病。
    怎麼能讓患有艾滋病的人獻血呢?
    賣血,為了錢,都是農民。
    是賣血的農民有艾滋病?
    是啊,據說農民賣血用“單采”,把血抽出來以後提取了血漿,然後將剩下的紅白細胞等加上生理鹽水再輸回去。這種錢賺得容易。但是,只要一個人攜帶艾滋病毒,就會交叉感染。很多村莊排隊賣血,用賣血的錢造房子,說是為了脫貧致富。現在房子空著,人都死了。
    真慘呵!窮瘋了啊!我感歎道。
    也不見得。她說,這事讓我看到人性貪得無厭的一面,我對他們沒什麼同情。他們得艾滋病是為了錢,卻把多少人無緣無故地害死了!
    真是一場人為的災難,我說,法院判了嗎?
    不知道,好像沒有下文。
    那時丹卉在哪裏?
    她在日本。石崗去世以後,丹卉回國奔喪,聽到因為輸血傳上了艾滋病,她大吵大鬧,吵到醫院,吵到當地政府,要求賠償。根本沒人理睬。
    法院不管?
    不受理。該去的地方她都去了。
    沒用?
    沒用。公安人員把丹卉找去,威脅她說,你要是再鬧,我們不能保證你的安全。
    丹卉說,你可以封住我的嘴,可封不了艾滋病的傳染。幾年以後,你們自己都將成為艾滋病的鬼。
    這就是她把您弄到美國來的原因嗎?
    不是。
    我們倆沿著湖邊走,陽光一寸一寸地撥弄著湖裏的薄冰,漣漪載著小卉嫋娜的倒影,好像一條舢板蕩來蕩去。雙胞胎除了五官身材極其相似以外,完全是不同的兩個人。一個倔強好勝,一個單純柔弱。一個詭計多端,一個忍辱負重。即便在長相上,我還發現,小卉笑起來,仔細看,左面有顆虎牙。
    小卉說,丹卉回日本前,有人在她借來的車上作了手腳,有一天開在公路上,一個輪子飛出去了。
    真危險!丹卉有沒有受傷?
    那天幸虧丹卉不在,開車的朋友死了。
    死了?
    是的,死了。車也毀了。丹卉哭得死去活來,她說要報仇。
    她怎麼知道是被害而不是事故?
    她沒有證據,但是,當地農民檢舉前來調查的新聞記者,可以得到五十元錢的獎勵。為了錢,有的農名被傳染了愛滋病還去報告,可恨不可恨?
    你怎麼知道?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