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紅樓夢八十回後的真相還原
2013年09月17日 02:02:14 作者:唐國明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第八十九回 人亡物在公子填詞 蛇影杯弓顰卿絕粒

却說鳳姐正自起來納悶,忽聽見小丫頭這話,又唬了一跳,連忙問道:“什麽官事?”小丫頭道:“也不知道。剛才二門上小厮回進來,回老爺有要緊的官事,太太叫我請二爺來了。”鳳姐聽是工部裏的事,才把心略略的放下,說道:“你回去回太太,就說二爺昨日晚上出城有事去了,沒有回來。打發人先回珍大爺去。”丫頭答應著去了。

一時賈珍過來見了部裏的人,問明瞭,進來見了王夫人,回道:“部中來報,昨日總河奏到河南一帶决了河口,湮沒了幾府州縣。又要開銷國帑,修理城工。工部司官又有一番照料,部裏特來報知老爺。”說完退出,及賈政回家來回明。從此直到冬間,賈政天天有事,常在衙門裏。寶玉的工課也漸漸松了,只是怕賈政覺察出來,不敢不常在學房裏去念書,連黛玉處也不敢常去。

那時已到十月中旬,寶玉起來要往學房中去。這日天氣陡寒,只見襲人早已打點出一包衣服,把衣服拿出來給寶玉挑了一件穿。又包了一件,叫小丫頭拿出交給焙茗,囑咐道:“天氣凉,二爺要換時,好生預備著。”焙茗答應了,抱著氈包,跟著寶玉自去。寶玉到了學房中,做了自己的工課,忽聽得紙窗呼喇喇一派風聲。代儒道:“天氣又發冷了。”把風門推開一看,只見西北上一層層的黑雲漸漸往東南撲上來。焙茗走進來,寶玉見焙茗拿進一件衣服來,寶玉不看則已,看了時神已痴了。那些小學生都巴著眼瞧,見原是晴雯所補的那件雀金裘。寶玉道:“怎麽拿這一件來!是誰給你的?”焙茗道:“是裏頭姑娘們包出來的。”寶玉無奈,只得穿上,呆呆的對著書坐著。代儒只當他看書,不甚理會。晚間放學時,寶玉跟代儒托病告假一天。代儒本來上年紀的人,也不過伴著幾個孩子解悶,時常也八病九痛的,樂得去一個少操一日心。

寶玉一徑回來,見過賈母王夫人,略坐一坐,回園中去了。見了襲人等,也不似往日有說有笑的,和衣躺在炕上。襲人道:“晚飯預備下了,這會兒吃還是等一等?”寶玉道:“你們吃去,我那吃得下。”襲人道:“你也該把這件衣服換下來,那裏禁得住揉搓。”寶玉道:“不用換的。”襲人道:“你瞧瞧那上頭的針綫也不該這般糟蹋他。”寶玉聽了這話,正碰在他心坎兒上,嘆了一口氣道:“你就收拾起來給我包好,我也總不穿他了。”說著,站起來脫下。襲人才過來接時,寶玉已經自己叠起。叠好了,便問:“包這個的包袱呢?”麝月連忙遞過來,讓他自己包好,回頭和襲人擠著眼兒笑。寶玉也不理會,自己坐著,無精打彩,猛聽架上鐘響,自己低頭看了看表,針已指到酉初二刻。一時小丫頭點上燈來。襲人道:“你不吃飯,喝一口粥罷。別淨餓著,看仔細餓上虛火來,那又是我們的累贅了。”寶玉搖搖頭,說:“不大餓,强吃倒不受用。”襲人道:“既這麽著,就早些歇著。”于是襲人麝月鋪設好了,寶玉歇下,翻來覆去只睡不著,將及黎明,反矇矓睡去,不一頓飯時,早又醒了。

此時襲人麝月也都起來。襲人道:“昨夜聽著你翻騰到五更多,我也不敢問你。後來我就睡著了,不知到底你睡著了沒有?”寶玉道:“也睡了一睡,不知怎麽就醒了。”襲人道:“你沒有什麽不受用?”寶玉道:“沒有,只是心上發煩。”襲人道:“今日學房裏去不去?”寶玉道:“我昨兒已經告了一天假,今兒想園裏散散心,只是怕冷。你叫他們收拾一間房子,備下一爐香,擱下紙墨筆硯。你們只管幹你們的,我自己靜坐半天才好。別叫他們來攪我。”麝月接著道:“二爺要靜靜兒的用工夫,誰敢來攪。”襲人道:“你既懶怠吃飯,今日吃什麽?早說好傳給厨房裏去。”寶玉道:“還是隨便罷,不必鬧的大驚小怪的。倒是要幾個果子擱在那屋裏,借點果子香。”襲人道:“那個屋裏好?別的都不大乾淨,只有晴雯起先住的那一間,一向無人,還乾淨,就是清冷些。”寶玉道:“不妨,把火盆挪過去就是了。”襲人答應了。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