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來自美國的遺書
2013年09月10日 11:13:15 作者:融融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我想,如果老板回來,不見我的人影,一定要與醫院聯系。而醫院恰恰是他最不願意去,最讓他丟臉的地方。約翰說對了,我是老板的心腹,只有我知道老板的心病,只有我知道艾瑪和凱文的秘密。他叫我去醫院,無非是想扔掉凱文這個包袱,把她放出來,讓我照顧她。他不會相信凱文得了艾滋病,凱文的失蹤,是因為他向警擦局寫了不符事實的報告而沒有臉再回來。想到這裏,我給旅館打了電話,服務臺說,你的老板還沒有回來。我請服務臺留言給老板,說我等不及了,急著回去調查一個案子,明天向他匯報。
    拉著旅行箱,漫無目的地在機場閑逛,心裏想著明天如何向老板交待,如何把艾瑪的皮球踢回去。一圈逛下來,回到候機室,離登機還有十幾分鐘。乘客很多,有的坐著,有的已經站在登機通道口排起了長隊。坐在飛機上,我打了一個盹兒,迷迷糊糊地看見一個白色的空間,似雲似霧,滾滾翻騰。雲霧後面是老板的一雙眼睛,老板死了,死不瞑目。、、、、、、這個夢意味著什麼?我問自己。難道老板是這場悲劇的罪魁禍首?那麼我扮演什麼角色?老板的幫凶?那麼殺死老板的又是誰?
    從機場出來,我直接開到茉莉花酒吧,已經是半夜了。又是我的直覺,仿佛要發生什麼事情。一天不見丹卉,恍如隔世。不出所料,丹卉果然在那裏。酒櫃前值班的那個姑娘認出了我,說道,林先生您才來啊,宴請都快結束了。不怕被罰酒嗎?
    宴請?我前腳走,她後腳搞宴請,請的是些什麼人?我把脖子上的圍巾解開,繞在手臂上,對小姐笑笑說,公事脫不了身,沒辦法。
    她說,我陪你去吧。招呼另一位小姐幫忙看著,領我進去。走了一半,我問,今天有哪些客人?
     不認識,都是新客人。
    華人多還是洋人多?
    都是華人,從中國城那邊來的。
    我說,你請回吧,我知道他們在哪裏聚餐。我給了她十美金小費。小姐笑嘻嘻折回去了。
    走上彎曲的小徑,同樣的月光,同樣的花園,只是氣溫下降,沒有芳香,失去了溫情脈脈的氣氛。一聽到小姐說客人都是華人,我立刻想到了丹卉的妹妹。水晶燈亮如白晝,玻璃牆後面有一雙眼睛。我潛伏到屋簷下的一個窗口旁,只聽見裏面嘈聲四起,好像個個都有聽力障礙一樣。丹卉也不例外,聲音脆得像高音喇叭。
    吳老總,來,我再敬你一杯。丹卉說。
    丹卉好酒量,來,咱們幹了!
    好!眾人都說,幹!幹了!
    吳老總?這個稱呼很熟悉。不就是僑領年拜時,從大陸來美國的投資集團總裁嗎?此人身材高大,濃眉大眼,鼻梁平塌,說一口地道的北京話,身上有強烈的煙味。跟這樣的人調什麼情啊?我的老板也是煙鬼,可能比他抽得凶,但是,在公共場合,一定噴香水,而且勤換衣,不留一點令人生厭的煙霧痕跡。
    冬天的夜晚寒冷刺骨,我站得手腳麻木,正想回舞池去暖身。轉而一想,不如闖進去大吃一頓。我已經十幾個小時顆粒未進,正饑腸轆轆,眼冒金星呢。正在進退不得時,門被打開,散場了。我趕緊閃到樹後,目送他們離去。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