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紅樓夢八十回後的真相還原
2013年09月10日 11:12:04 作者:唐國明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寶玉聽了,聽那一個聲音很熟,不是他們姐妹。料著惜春屋裏也沒外人,輕輕的掀簾進去。看時不是別人,是櫳翠庵的檻外人妙玉。這寶玉見是妙玉,不敢驚動。妙玉和惜春正在凝思之際,也沒理會。寶玉站在旁邊看他兩個的手段。只見妙玉低著頭問惜春道:“你這個‘畸角兒’不要了?”惜春道:“怎麼不要。你那裏頭都是死子兒,我怕什麼。”妙玉道:“且別說滿話,試試看。”惜春道:“我打了起來,看你怎麼樣。”妙玉微微笑著,把邊上子一接,搭轉一吃,把惜春的一個角兒都打起來了,笑著說道:“這叫做‘倒脫靴勢’.”惜春尚未答言,寶玉在旁情不自禁,哈哈一笑,把兩個人都唬了一大跳。惜春道:“進來也不言語,你多早晚進來的?”寶玉道:“我頭裏就進來了,看著你們兩個爭這個‘畸角兒’。”說著,一面與妙玉施禮,一面又笑問道:“難得一見。”妙玉聽了,把臉一紅,也不答言,低了頭自看棋。寶玉自覺造次,連忙陪笑。妙玉微微的把眼一抬,看了寶玉一眼,複又低下頭去,臉上的顏色漸漸的紅暈起來。寶玉見他不理,只得訕訕的旁邊坐了。惜春還要下子,妙玉半日說道:“再下罷。”便起身理理衣裳,重新坐下,癡癡的問著寶玉道:“你從何處來?”寶玉巴不得這一聲,好解釋前頭的話,忽又轉紅了臉應答不出來。妙玉微微一笑,自和惜春說話。惜春笑道:“這什麼難答的,你沒的聽見人家常說的‘從來處來’。這也值得把臉紅了,見了生人似的。”妙玉聽了這話,想起自家,心上一動,臉上一熱,必然也是紅的,不好意思起來。站起來說道:“我來得久了,要回庵裏去了。”惜春知妙玉為人,送出門口。妙玉笑道:“久已不來這裏,彎彎曲曲的,回去的路頭都要迷住了。”寶玉道:“我來指引指引,何如?”妙玉道:“二爺前請。”於是二人別了惜春,離了蓼風軒,彎彎曲曲,走近瀟湘館,忽聽得叮咚之聲。妙玉道:“那裏的琴聲?”寶玉道:“想必是林妹妹那裏撫琴。”妙玉道:“原來他也會這個,怎麼素日不聽見提起?”寶玉悉把黛玉的事述了一遍,說:“咱們去看他。”妙玉道:“從古只有聽琴,再沒有‘看琴’的。”說著,二人走至瀟湘館外,在山子石坐著靜聽,甚覺音調清切。只聽到他低吟道:“到頭來,依舊是風塵肮髒違心願。好一似,無瑕白玉遭泥陷,又何須,王孫公子歎無緣。”
    妙玉聽了,呀然失色道:“如何忽作變徵之聲?音韻可裂金石矣。只是太過,恐不能持久。”正議論時,忽聽得君弦蹦的一聲斷了。妙玉站起來連忙就走。寶玉道:“不知是怎麼回事?”妙玉道:“日後自知,你我不必多說。”竟自走了。弄得寶玉滿肚疑團,他一路走,一路想他怎麼唱出這個來了,想著,沒精打彩的歸至怡紅院中。歎道:“既來太虛,應向幻境。”歎後拿了筆,也不與旁人說話,只顧寫了起來,寫後,對襲人笑了一笑。
    忽有人來傳話叫寶玉,寶玉去見了賈政,進得園來,又想起去看黛玉,信步走來。剛到窗下。寶玉打諒他在睡覺,不便進去。又聽得叮咚之聲。想道:“想必又是撫琴。”又聽得:“壽夭多因毀謗生,多情公子空牽念。”等語。寶玉聽後,想起晴雯,忘了神,迷迷惑惑地走了。
    單說妙玉歸去,掩了庵門,坐到三更過後,聽得屋上一片瓦響,妙玉下了禪床,出到前軒,見雲影橫空,月華如水。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