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迷鏡之旅或女色芳菲
2013年09月10日 11:10:55 作者:書拉密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其實,不僅僅在這個地方,我在許多別的地方也為自己設了局,我檢詢著自己的每時每刻,心中充滿焦慮和不安。我為自己的沒感覺而悲哀。
    也許,我應該和那個叫塤的男人見一面?
    塤不打電話來,我是無法給他打電話的。因為他總是在野外狂走,到了一個地方,找個電話,告訴我他在哪兒,他看見了什麼,他在做什麼。我問他為什麼不配手機,他說他不需要,沒有那麼多的話、那麼多的事需要讓別人知道,而且,也不必讓人知道他在哪兒。除了我。
    你等待就是了,我會隨時告訴你我在哪兒,看見了什麼,准備做什麼。他說。
    我相信他的話,無端地相信,因為我們是一樣的人。
    那是一個大風天,黃沙四起,世界從早晨起來便蒸騰在金色的塵霧中。無數細小的灰粒從窗外鑽進來,坦然地占據所有的平面。我躲在房間裏,無奈地看著灰塵旋轉著舞步,落在我的面前。這是一個令人深感窒息的時刻,我被封閉在這個彌漫著灰塵味兒的空間裏,無法逃出去。
    這時電話鈴響了,是塤。
    我拿起電話,對他說,我想見你。
    他說,我不想。
    為什麼?
    不為什麼。
    我說我想見你,我想面對面地和你說話。
    他說我不想見你,我不想面對面地和你說話。
    為什麼?
    不為什麼。
    究竟為什麼?
   你會失望的。他說。你心裏的寂寞太多了,你心裏的希望太多了,你會承載不了的。
    我說你太小看我了,失望從來對我都造不成傷害和打擊,因為我從來沒對任何人任何事充滿過希望。
    那又何必見面呢?他問。
    因為好奇。我說。
    什麼?
    好奇。
    為什麼?
    不為什麼。
    究竟為什麼?
    因為你一直在騙我。你從來就沒出門旅行過,你所有的來電都是同一個號碼。
    29  你看見她從你的身體裏旋舞著飛升出去
    你很小的時候就能感覺到靈魂出竅的滋味。那是讓人既欣喜又恐懼的,你可以看到還有一個你,立在門邊或者靠在牆角裏,看你,而別人誰也看不見另一個你。你沖著她說話,向她做手勢,她只是安靜地站在那兒瞧著你,一臉的憂鬱。
    那另一個你,從來沒笑過,是的,從來沒笑過,即使在你長大之後,懂得笑的含義時,她也沒笑過。
    第一次出竅,你記得,是6歲時和鄰居的一群孩子在一起玩遊戲,已經分好組了,決定玩“藏貓乎”,就是捉迷藏。你坐在自家桌邊的板凳上,坐著,一邊用手比劃著分組,一邊快樂地笑,以為有趣的遊戲就要開始了,然後,你感覺到一陣從未有過的劇烈的疼痛穿過大腦,你閉上眼睛,再睜開的時候,看見了牆角裏的自己。她也是那麼小,梳著齊眉的短發,站在那兒,憂鬱地看你,似乎在奇怪你的歡笑是那麼空洞和不可信。她的神情是憂鬱的,又帶著譏諷,這讓你不能忍受,你故意不理她,故意要笑得大聲,可是卻沒有力氣。你的手指麻木了,你向那群孩子說的話好象都是從很遙遠的地方傳過來的,你得費好大勁才能聽到。那群孩子開始自己玩兒了,似乎忘記了你的存在,她們開始自己找地方去藏起來,眨眼間就都不見。屋子裏空蕩蕩的,只有你和自己。
    她們讓誰找呢?是讓你嗎?可是,她們藏的地方你都知道,你的眼睛穿過牆壁和木柵,你看見她們就在那後面蹲著,竊竊私語,又捂住別人的嘴,害怕讓你聽見,她們以為已經藏好,不會讓你發現,她們等待著讓你去找。但是你都知道,你都看得到,是的,所有的障礙都消失了,都變成透明的了,一切都在你的眼前,包括後園裏那棵結滿紅色櫻桃的樹的軀幹。你看見它的白色的木紋心,裏面湧動著牛奶樣的汁液,正在下午的陽光裏緩緩地上升,一直蔓延到無數細碎的葉子和果子裏面,你甚至聞到了樹皮裏面新鮮而飽滿的清香。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