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紅樓夢八十回後的真相還原
2013年08月31日 02:49:17 作者:唐國明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薛姨媽走到廳房後面,早聽見有人大哭,卻是金桂。薛姨媽趕忙走來,見寶釵迎出,滿面淚痕,見了薛姨媽,便道:“媽媽聽了先別著急,辦事要緊。”薛姨媽同著寶釵進了屋子,頭裡進門時已經走著聽見家人說了,嚇的戰戰兢兢的,一面哭著,問:“到底是和誰?”只見家人回道:“太太此時且不必問那些底細,憑他是誰,打死了總是要償命的,且商量怎麼辦才好。”薛姨媽哭著出來道:“還有什麼商議?”家人道:“依小的們的主見,今夜打點銀兩同著二爺趕去和大爺見了面,就在那裡訪一個有斟酌的刀筆先生,許他些銀子,先把死罪了結開,回來再求賈府去上司衙門說情。還有外面的衙役,太太先拿出幾兩銀子來打發了他們。我們好趕著辦事。”薛姨媽道:“你們找著那家子,許他發送銀子,再給他些養濟銀子。”寶釵在簾內說道:“媽媽,使不得。這些事越給錢越鬧的凶,倒是剛才小廝說的話是。”薛姨媽又哭道:“我也不要命了,趕到那裡見他一面,同他死在一處就完了。”寶釵急的一面勸,一面在簾子裡叫人“快同二爺辦去”。丫頭們攙進薛姨媽來。薛蝌才往外走,寶釵道:“有什麼信打發人即刻寄了來,你們只管在外頭照料。”薛蝌答應著去了。

這寶釵方勸薛姨媽,那裡金桂趁空兒抓住香菱,又和他嚷道:“平常你們只管誇他們家裡打死了人一點事也沒有,就進京來了的,如今攛掇的真打死人了。平日裡只講有錢有勢有好親戚,這時侯我看著也是唬的慌手慌腳的了。大爺明兒有個好歹不能回來時,你們各自幹你們的去,撂下我一個人受罪便宜罷了!”說著,又大哭起來。這裡薛姨媽聽見,越發氣的發昏。寶釵急的沒法。正鬧著,只見賈府中王夫人早打發大丫頭過來打聽。寶釵雖心知自己是賈府的人,一則尚未提明,二則事急之時,只得向那大丫頭道:“此時事情頭尾尚未明白,就只聽見說我哥哥在外頭打死了人被縣裡拿了去,也不知怎麼定罪。剛才二爺才去,一半日得了准信,趕著就給那邊太太送信去。你先回去道謝太太惦記著,底下我們還有多少仰仗那邊爺們的地方。”丫頭答應著去了。薛姨媽和寶釵在家抓摸不著事故首尾。

過了兩日,只見小廝回來,拿了一封書交給小丫頭拿進來。寶釵拆開看後,一一念給薛姨媽聽了。薛姨媽拭著眼淚說道:“這麼看起來,竟是死活不定了。”寶釵道:“媽媽先別傷心,等著叫進小廝來問明瞭再說。”一面打發小丫頭把小廝叫進來。薛姨媽問小廝道:“你把大爺的事,細說與我聽聽。”小廝道:“我那一天晚上聽見大爺和二爺說的,把我唬糊塗了。”未知小廝說出什麼話來。

第八十六回受私賄老官翻案牘 寄閒情淑女解琴書

話說薛姨媽聽了薛蝌的來書,叫進小廝問道:“你聽見你大爺說,到底是怎麼就把人打死了?”小廝道:“小的也沒聽真切。那一日大爺告訴二爺說。”說著回頭看了一看,見無人,才說道:“大爺說自從家裡鬧的特利害,大爺也沒心腸了,要到南邊置貨去。這日想著約一個人同行,這人在咱們這城南二百多裡地住。大爺找他去了,遇見在先和大爺好的那個蔣玉菡帶著些小戲子進城。大爺同他在個鋪子裡吃飯喝酒,這當槽兒的盡著拿眼瞟蔣玉菡,大爺就有了氣。後來蔣玉菡走了。第二天,大爺就請找的那個人喝酒,酒後想起頭一天的事來,叫那當槽兒的換酒,那當槽兒的來遲了,大爺就罵起來。那個人不依,大爺拿起酒碗照他打去。誰知那個人也是個潑皮,把頭伸過來叫大爺打。大爺拿碗就砸他腦袋一下,他就冒了血,躺在地下,頭裡還罵,後頭就不言語了。”薛姨媽道:“怎麼也沒人勸勸?”小廝道:“這個沒聽見大爺說,小的不敢妄言。”薛姨媽道:“你先去歇歇罷。”小廝答應出來。這裡薛姨媽自來見王夫人,托王夫人轉求賈政。賈政問了前後,也只好含糊應了,只說等薛蝌遞了呈子,看本縣怎麼批了再作道理。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