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來自美國的遺書
2013年08月29日 03:00:05 作者:融融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我們倆同時大笑起來,各懷鬼胎。心裡想,遲遲不肯露面的女主角應該和我攤牌了。果然,當天晚上,丹卉來了電話。她的聲音還是那麼迷人和親切,聽得我迫不及待,只想見到她,一分鐘也不能等。

去哪裡?我直截了當地問。

老地方。她說得很輕,好像怕人聽見,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

我該穿什麼衣服呢?用哪一種香水?要不要系領帶?手忙腳亂,把壁櫥裡的衣服和褲子拿了一件又一件,堆得滿床都是,還是拿不定主意。天黑以後到茉莉花酒吧,老遠就聞到了茉莉花香。丹卉在門口等我,那身白色的織錦旗袍就像魚鱗似地光芒閃爍。她把重心倚在石獅子上,一手插在頭髮裡,托著後腦勺,側著臉朝我微笑,可謂楚楚動人,儀態萬方。她總是在引誘我,讓我變成餓狼,但絕不讓我得手。她在我們之間設置了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這條鴻溝對我是不公平的,因為控制鴻溝的權力在她手裡,只有她可以跨過來。哎,茉莉花呀茉莉花,這首歌哪一天在我心裡消失泯滅了,鴻溝對我才失去意義。想到這裡,我不能不佩服她的丈夫,他一定不會象我那樣去追求她,為她而痛苦萬分。他是一隻癩蛤蟆,而天鵝一定是自動送肉上門的。丹卉挽上我的手臂,娉娉婷婷地往裡面走。這個時候,我真是愛恨交加,想把她強姦了。

那間吃飯的小房間,圓桌靠在一邊,玻璃牆的對面掛了一個白色的銀幕。我們倆在一個雙人沙發上坐下。

看電影?你妹妹呢?我問道。

燈光漸漸地暗下來,好像一層蒙面的黑面紗,搞得我心神不定。與她單獨坐在黑暗中,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的心怦怦亂跳,兩隻眼睛停在她的臉上,目不轉睛。

凱文糾纏不清,潛伏到我們家裡,差點兒把我強姦了。

噢。我說。

有一天早上,我洗澡出來,正在換衣服,他躲在壁櫥裡,從背後抱住我。

他怎麼進去?

不知道呀,他有犯罪技術。

你報警了嗎?

沒有。

為什麼?

說不出口。

她見我不說話,問道,要不要一杯茉莉花茶?

不要,你往下說。

我甩不掉他。他無處不在。我毫無安全感。

房間裡已經沒有一絲光線,空氣裡散發著茉莉花的冷香。

他壓在我的身上。丹卉的聲音像寒冬裡的風鈴冷颼颼叮噹作響。

強姦了?我問。

沒得逞。我使了緩兵之計,約好晚上在酒吧見面,十一點,我留他過夜。

就是我遇到的那一次嗎?

是的。

那天沒看出你的心情不好。

第一次請你,哪敢表現出來?

你留下他過夜了?

是的,讓妹妹代替我,他不知道我們是雙胞胎。

你說什麼?我還沒來得及理解她的話,就跳了起來,盯著她的眼睛看。這時,對面牆上的銀幕亮了,一個女人睡在床上,一絲不掛,一個男人跪在地上,舔她的腳趾。

那是誰?我說。躺在床上的是你妹妹嗎?

是。我事先和凱文說好了,什麼都可以做,就是不能性交。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