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來自美國的遺書
2013年08月27日 03:05:52 作者:融融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OK。我答应了,心里觉得他有点小题大做。但这不是我今天找他的目的。我想瞭解他们要破的是什么案子?

艾玛说,凯文被害死了。你知道吗?

他正在咀嚼一块牛肉。我注视著他的脸部表情,以为他会像我听到消息时一样吃惊。山羊胡子在咀嚼时波浪般地起伏,他的目光落在筷尖上,这口菜嚼得很慢很慢,直到他把口中的食物咽下去,丝毫没有惊奇的神色。

你听谁说的?

老板。

不可能!约翰瞪大眼睛,说得很肯定,倒让我大吃一惊。凯文失踪,艾玛说有人害死了他,并告诉了父亲。“不可能”在哪个环节上?是艾玛不可能告诉父亲?还是艾玛不可能得知凯文的死讯?老板虽然告诉我,凯文被害死了,但是,他本人并不相信,认为那是艾玛的幻觉。那么约翰的“不可能”应该是艾玛不可能告诉老板?“不可能”三个字,让我感觉到,是他对老板的強烈反應,似乎识破了老板的阴谋诡计。

我请约翰尝试一块油煎豆腐,他摇头,说不喜欢豆腐的气味。我叫他试试,油煎以后没有气味。他用筷子夹起来,刚刚送到嘴巴口,突然掉在台子上。因为我问他,凯文在哪里?

不知道。

他回来了。

什么时候?

两天前。

你见到他了吗?

他回公寓了,我听见隔壁有声音,所以给你打电话。

约翰噗嗤一笑,说道,原来你为这事打电话。

是的,约翰,不仅有声音,过道上有脚印。

可能是别人。

难道是你?

怎么是我呢?我在茉莉花酒吧接你的电话,是不是?

那么,谁去了凯文的卧室?

很可能是艾玛。

艾玛在医院里。

约翰放下筷子,沉思了片刻。然后,提起筷子在米饭和菜肴之间拨来拨去,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

我说,要不要油煎豆腐?

他说,油煎豆腐,油煎豆腐,你怎么只知道油煎豆腐?

我说,你一块也没有尝试,怎么就讨厌它呢?

我说了我不喜欢豆腐,如果我从来没有尝试,怎么知道它的气味?怎么知道不好吃?他“忽”地站起来说,很抱歉,我得走了。我们另外再约时间谈。

你在生我的气吗,约翰?

他一边摇头一边把椅子推到桌子底下。

我说,难道来的是警察?

约翰把围巾绕上脖子。

是老板?

他还是不回答,把黑大衣披在肩膀上,

什么事那么重要?把饭吃完了再走不迟。

他说,你慢慢吃吧,我去付账。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炒面几乎原封不动地留在盘子里,他只吃了几片牛肉。我也没心思吃下去,请招待过来打包,装了两个盒子,带回办公室去。回去的路上,突然想起,忘记到花店去取茉莉花了。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