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迷鏡之旅或女色芳菲
2013年08月24日 02:19:09 作者:書拉密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你指責我妄圖剝奪你的自由,選擇的自由。你說,你自以為是一個女人就有資格有權利拯救一個想死的男人嗎?
    我懇求你,給你看我掌心的傷口,我用疼痛告訴你,如果失去你,我會變成什麼。
    你是一條橫亙的傷口,永遠無法愈合。
    你沉默不語。
    你在夜裏抱緊我,告訴我我是你惟一的珍愛,除了那些寫在紙上的句子。
    你說你受不了那些洋洋自得的聲音,他們躲在黑暗的深處,等著在你飛躍的一瞬砸向你。你說他們面目模糊,他們聲音恍惚,但他們那麼堅定地要切斷你和星空的聯系,他們用著仿佛合理的理由,以真理和神聖的名義打碎你汲取星光的杯子,於是所有的語言都毫不猶豫地離你而去,化為烏有。你本來以為,你可以憑藉語言的翅膀找到飛翔的方式,找到接近星空的可能,從而擺脫他們的陰謀入侵,擺脫他們在夢中的詭詐儀式。你說那個瘋子那麼讓你羨慕,讓你渴望追隨,“只要有牆,我就要寫在所有的牆上,——我要讓寫下的字母,即使瞎子也能看得見……”。瞧,他多麼自信,多麼雄心勃勃,滿懷激情准備摧毀一切既定的圍牆。你本來以為也可以這樣,真的,做那個渾身閃耀著火焰光芒的獨語者,在廢墟之上傳揚他的宣言。但是現在,你做不到了。
    你說你不能不做這樣的選擇。你指著街上的一個角落,你告訴我,有一天,你會被一輛呼嘯而至的藍色轎車撞死在那個地方——那是他們精心策劃的一起交通事故。你憎恨那樣的死亡,那企圖讓你毫無准備、陰險可恥的死亡。你寧願自己做選擇,你有這個權利。就像魚自己棄絕髒汙的水。因為尊嚴。
    你用手指梳理我的長髪,讓它們在床榻上綻放成溫柔的雲朵,宛如水中的花瓣,肆意地散落,它們曾讓你心神飄蕩。你說我不知道你有多麼愛我,就像從前那些讓你著迷的透明石子,就像從前那些燃燒在你心底的文字,遠勝過愛自己。你說你從來也未喜歡過自己,你說你厭煩自己的一切,包括那些寫下的句子。你說那不過是癡人說夢,是妄圖制造的一樁無望的飛翔,你固執地以為你是屬於天空的不屬於土地,但是你無法找到合適的飛翔姿勢。
    但是你,你說,你是我最珍愛的,你是陽光的溫暖和月光的安詳,你是我在夜空編織的星圖,你是惟一能讓我活到現在的信念,你是我的書寫,我的珍藏,可是,我們等不到幸福啊,可憐的姑娘。可憐的姑娘。你說,你為什麼要遇到我呢?這真是你的不幸啊。你說我在黑暗和沉寂中穿行得太久,我的眼睛已經不適應光亮,我的耳朵已經脫落,但是太多的幻像和聲音還有散著腐敗絕望的氣息包圍著我,讓我不得安寧。
    你說幹嘛要孩子呢?多麼愚蠢自私的想法。我的父親不應該制造我,我的母親不應該生下我。那一次的做愛根本就是錯誤,他們因為沿襲了古老的性交准則——做愛是為了繁殖而不是為了歡樂與安慰,所以才會通過我而遭受懲罰。是的,做愛只是為了歡樂和安慰,不是為了繁殖。末日總有一天會到的,每一個走進末日的人都是錯誤的繁殖結果。難道你想讓我們也制造一個錯誤嗎?讓他有朝一日走進末日,遭受不死的痛苦?在永久的黑暗中無望地等待?你不怕他會因此而怨恨我們的不負責任嗎?“我詛咒我出生的那一天。”那個注定不幸的盲眼人已經發出過這樣的詛咒。
    去吧,離開吧,自由地離開。這是接近塵世幸福的惟一方式。離開這座城市這座城市裏的人。離開我。
    你告誡我不要離鏡子太近,那是生命的一具幻像,離它越近,離自己越遠了。你讓我要學會轉身,那樣才能逃出鏡子的世界。你說那是一個由暗喻的詞語組成的空洞。它們一旦破裂了,會把你割得血流成河,會讓你分成無數的你,小小的可笑的醜角。
    要學會轉身。你嚴肅地說。
    他們從水中把你托起來的時候,我不在場。我後來看到的,是你在江邊沙灘上被一罩被單遮住時的起伏。我被攔在遠遠的紅線外面,只看得到你的一只手,雪白脹大,從被單裏伸出來,安詳甚至是自得地伏在沙灘上。
    你終於如願以償,自由地離開,沒有受到任何打擾。而且選擇了你想選擇的,在水中。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