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原湖•未市•今城
2013年07月02日 10:45:28 作者:梁蓉(筆名:十步芳草)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我只是沒有表露出來,誰知道我天天夜晚想念袁來難以入睡呢?想到這裡,她的臉陰了下來,胃口跟著也大減。兩個人悶悶地吃完飯走出西餐廳,一上街蘇錦就發現衛未的絲襪破了,立刻提醒衛未:“衛未,你的絲襪破了!”“啊?哦!暈!”衛未吐出三個字,皺著眉看著右腳,她今天穿的是母親給她買的被稱為“淑女裝”的西裝套裙,看著第一次穿就破了的長筒襪鬱悶得很。

“衛未,職場女性的包裡有幾樣東西必須常備,否則有可能壞大事。”蘇錦輕言輕語地教衛未。

“哦?哪些東西?”衛未問。

“鏡子、梳子、口紅、指甲剪、紙巾之類的東西一般都能想得到,其實還應該常備一雙襪子便於隨時更換免得在客戶面前出醜,還要常備一瓶木糖醇,在外面與客戶進餐後沒有刷牙用具就嚼一顆木糖醇以防食物引起口氣,你們做銷售的更應該注意這些細節,否則有可能斷送一筆好生意呀!”

“嗯嗯嗯。”衛未連連點頭佩服蘇錦的細心。

蘇錦陪衛未去商場買了絲襪又陪衛未去商場的衛生間換了,兩個人在街上閒逛。蘇錦的手機隔幾分鐘響一次,蘇錦只是看看手機屏幕上的號碼一個電話都不接,衛未想可能是因為自己在蘇錦的身邊造成她接電話不方便,就說困了想回家。蘇錦說好吧,我們回去。

兩個人一回到家裡蘇錦就大步跑進她的房間關上門,衛未到廚房裡喝水,隱隱聽見蘇錦邊哭邊說著什麼,衛未想蘇錦可能是在跟男朋友講電話。“你愛我?我為你付出了那麼多,可你呢?你為我做了什麼?你……你……我們已經分手了,你還想怎麼樣?”蘇錦的聲音突然變大傳出房間,衛未聽得清清楚楚,她想蘇錦肯定是受了男朋友的委屈了。唉,愛情呀愛情!衛未在心裡歎道。她往自己房間走過去正要開門,蘇錦更大的哭聲夾雜著憤怒的罵聲鑽進衛未的耳朵:“你愛我?那你愛你老婆嗎?都愛?!你懂不懂愛情的含義!我恨你!你這個混蛋!”衛未目瞪口呆。

 15

袁來在原湖的日子比起衛未來難過多了。以前他在上班、下班的途中天天都高興地吹著口哨,這些天他已經沒有興致吹口哨了,他拉到的廣告與工作指標相比還遠遠不夠,他感覺試用期猶如一座難以逾越的高山。而且,他馬上就要回今城答辯見到衛未了,他不知道見到衛未將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結局,他愛衛未,忘不了衛未,與衛未戀愛的銘心刻骨的四年已經深深地嵌入了他的靈魂,他充滿期盼同時倍感擔憂,因為他清楚衛未與他的性格如出一轍,都是拿定了主意了九頭牛都拉不動的人,他一想到衛未不接電話、不回短信、不回郵件的決絕心裡就心痛不已。

廣告部的人本質上是沒有休息日的,袁來和杜鋼把週末的兩天都用上了,袁來是打電話、跑腿,杜鋼還加上陪潛在的客戶在原湖湖邊釣魚、請那些公司的老總們吃飯、唱歌,或者帶著禮物登門拜訪客戶。杜鋼是學法學的,對法律條款很清楚。為了打法律的擦邊球他特別研究過《反不正當競爭法》及《刑法》,牢記《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八條“經營者不得採用財物或者其他手段進行賄賂以銷售或者購買商品。”《刑法》第一百六十四條“為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工作人員以財物,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數額巨大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為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公司、企業的工作人員以財物,個人行賄數額在一萬元以上的,單位行賄數額在二十萬元以上的,應予追訴。”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