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迷鏡之旅或女色芳菲
2013年07月02日 10:10:53 作者:書拉密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這時拉茲已經長成一個帥氣十足的小夥子了,帥得頗具殺傷力,額頭和鼻樑勾勒的側影是一條高貴的曲線,黑色的眼睛愈發地黑了,令人不敢多看。當天就有三個女生主動向他要聯繫方式,並把自己宿舍的電話留給他。只有我什麼也沒做,這倒不是我偏要用這種特別的方式給他留下深刻的印象,而是我向來不喜歡看別人過分自信的臉。拉茲當時已經認為自己無論在藝術上還是在愛情上都將前途無量、所向披靡,他的驕傲從額頭經過鼻樑一直傾瀉到下巴上。相比之下,我倒更喜歡當年那個髒乎乎的小男孩,有一點靦腆和羞怯,頭髮微微蜷曲著,亂蓬蓬的,伏在夏末黃昏的書桌上吭吭哧哧地畫著樹葉、大象什麼的。

沒過多久,拉茲主動來學校找我。他光彩照人的臉一出現在陰暗的走廊裡,就引起女生們的震動,等到大家發現他來找的人是我時,人群迴響起低沉的歎息聲,大家頗覺遺憾,因為我從來未被算過是美女或者才女。在她們看來,我不過是一個普通之極的女生,往牆角裡一放就顯沒了。

在學校附近的冷飲廳,拉茲問我為什麼不和他聯繫,我說,我很少主動和人聯繫,何況,和他聯繫的女孩肯定不少,也不缺我一個。

拉茲說,但你和別人不一樣,你和我的記憶連在一起。

老實說,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心裡還真有點兒感覺,好像比較溫暖吧。

那天,我們談了許多小時候的事。

那時,他告訴我,他記得我家後院裡有好幾棵果樹,他最喜歡的是那株櫻桃。那年放暑假,學習小組到我家裡來,他們毫不客氣地跑到櫻桃樹下大采特采了一通。當時外祖母給每個人發了一只用草紙卷的三角形紙袋,那些紅櫻桃亮晶晶地,在紙袋子裡放著紅紅的光。還有菜園子裡的甜星星,紫色的,非常甜,沒吃幾粒,嘴唇和牙齒就被染成紫色的了,還有指甲,也殘留著紫色,有點兒粘。“那時候,你挺厲害的,”他說,“你總想管著我們,讓我們聽你的話。”

我說:“怎麼可能?我才沒心思管你們呢,你們那麼淘氣,誰能管得了你們呀?”

“不過,我還是挺聽你話的。”拉茲說,微微笑著,看我。

“是麼?”我避開他的視線,做了一個沉入回憶的姿態。那一瞬間,我有些驚慌,我發現自己在他面前突然有了一種羞澀感。

“當然了,因為你是小組長。”

“哦,我想起來了,好像這是我迄今為止做過的最大的官兒。”

“還不錯,”他說,“迄今為止我還從來沒當過任何官兒呢。”

“因為你從來都是一個讓人不敢放心的人。”

“是麼?”這回輪到他沉入回憶了。

我問他:“還記得你當年是怎麼寫字典的嗎?”

他笑了起來,白色的牙齒閃著優雅的光。

分手的時候,我對拉茲說,你別把自信洋溢得滿臉都是,看著很淺薄。

拉茲聽了,微微一愣,說還從來沒女生這麼跟他說話呢,然後笑,說他知道了。

後來,拉茲至少在我面前不再那麼驕傲了,不再擺出一副好像全世界都等著拜倒在他的高鼻樑下的姿態。

我們後來偶爾見一回半回的,在某個小吃店裡涮涮火鍋吃吃燒烤什麼的,談的都是從前的話題,從前的故事,就著溫熏的熱氣和微濃的羊膻味,似乎每次都會有一些新的回憶的寶藏被挖掘出來,但是回憶總有挖掘殆盡的時候。

直到那個時候,我們仍然未能像情人一樣彼此愛上對方,反倒更像無話不談的老朋友了。

大學快畢業那年,洋溢在拉茲臉上的已經不是自信,而是一層頹廢之氣了,灰灰的,仿佛流浪的魂靈。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