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紐曼回憶錄:從飛虎隊員到通用電氣副總裁
2013年06月28日 04:07:32 作者:國際日報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我們盡量往吉普車裏塞東西,但出人意料地發現,“瘦馬”的容積實在有限,二次大戰時期的吉普車看來個頭不小,但實際上沒有多少地方。十個五加侖油桶已在後面占了很大地盤,加上每人一個“荷裏伯頓”鋁箱裝夏天和冬天的衣服,還有一箱工具、防滑鏈條和吉普零件,還得給切普斯准備一個盤子吃飯、一個盤子喝水。克萊瑞絲和我將坐在“瘦馬”中兩個羊毛軍毯和一個“剩餘物資”的睡袋上,我們在美國買的兩個帶蚊帳的行軍床,用油布包住拴在吉普的車頂篷上。兩副用過的備胎固定在前方撞杠和散熱器之間,一個嶄新的預備輪胎放到吉普後面通常放備胎的地方。兩根管子,油管和輸油的長管必須放到容易取到的地方。我們明白吉普車將大大超載而且擁擠不堪。倘若在曼穀能弄到一輛美式運武器車,我倒情願用“瘦馬”去交換……但如真是那樣,則很可能由於它的尺寸和重量使我們無法走完全程。每樣物品都得放置在一個確切無誤的位置上,而且要拴得很緊,以免刹車或路上突然陷入車轍時,東西不致往前傾倒而把我們埋起來。
    克萊瑞絲同我一起查看《國家地理雜志》的地圖,上面根本沒有標出我們須走的路線。我們便選擇了穿過一些大城市的路線,諸如仰光、曼德勒、亞格拉、新德裏、喀布爾、德黑蘭、巴格達、耶路撒冷……以及著名的旅遊勝地和名勝古跡,像緬甸邊境的卡希馬山穀、亞格拉的泰姬·瑪哈陵、印度西北邊區白沙瓦省的古老要塞,開帕爾山口到“禁區”阿富汗的入口,巴格達附近巴比倫的空中花園;耶路撒冷的圓頂聖岩寺……可能還有獅身人面像和金字塔……這都取決於我們的身體情況及“瘦馬”的狀況、天氣、我們的速度、尚餘的汽油、旅途開銷……以及我們是否還能活著。我們並不急於匆匆趕路,沒有預定時限完成的時間表,只希望於12月中旬能夠進入並開出阿富汗。
    我們的醫藥包裹有繃帶急救包、一瓶碘酒和三小瓶阿斯匹林。駐曼穀的美國大使勸我們帶上一支柯爾特·四五口徑的(自動)手槍,他甚至提出借給我們一支,但我對東方太了解了,謝絕了他的好意。即便出現奇跡讓我打中、打傷或殺死一個或兩個可能的攻擊者,甚至於用槍中的七發子彈打死七個,我們三個也將會在幾分鐘之內成為僵屍,東方人不占絕對優勢是不可能向我們進攻的。靠切普斯先生也許比靠槍有用些。我們買了兩個哨子,每人脖子上拴一個,然後訓練切普斯一聽見哨聲就朝哨聲奔去,以備萬一我們在叢林中失散。後來我在“瘦馬”前擋泥板右側,安上了大使送我們的旗杆和6寸×12寸的星條旗。克萊瑞絲會說法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和少許俄文,當然還有英文;再加上我的德文和足夠的中文,無論到世界何處都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我們只需用語言解決問題就行了。再說我們持有美國護照,1947年幾乎在世界各地它都能起魔術般的作用。
    基本准備工作就緒,我們就在曼穀市中心漫遊一陣。訪問了廟宇和皇宮;租了一條船穿過著名的曼穀水上市場。我們甚至發現一個冰淇淋工廠,在那裏我們買了起碼的分量,一加侖美味的香草冰淇淋,我們三個坐在皇宮花園草地的樹蔭下飽餐一頓,直到吃不下了為止。
    我們把五百美元的旅行支票好好地藏了起來,我還帶著戰時用的微型塑膠圓邊OSS羅盤,若遇緊急情況時還可吞咽下去,曾經有一個人吞下去,過了二十四小時,再隨著大便排了出來,當然此刻並用不上。第一段路從曼穀到緬甸的仰光,沿一條廢棄的單軌鐵路朝正西走。離開曼穀才幾裏,我們已開始嘗到今後幾周要吃的苦頭了;道路泥濘,未鋪路面的路上,紅色的爛泥粘到輪胎和鞋上有一寸厚,同我1940年在緬甸公路上遇到的路面一樣,偶爾會碰到一輛開到曼穀去的大客車,車上擠滿了當地人,有的甚至坐在車頂上,用手抓住車頂上的行李架欄杆,真是驚險萬分。
我們的油箱滿滿的,威利車發動機的聲音正常。我們一直是用四輪驅動,每小時連滾帶爬也只能走十裏路。穿過房屋東倒西歪的村莊,經過保養良好漆有紅色和金色的泰國寺廟。人們向我們微笑,露出被檳榔染黑的牙齒,雖然剩下的牙似乎不是太多。兩小時後,一只鏽蝕了的長釘子把我們的輪胎紮破了。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