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迷鏡之旅或女色芳菲
2013年06月28日 04:06:09 作者:書拉密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她靠在被垛上,抽抽搭搭嘟嘟囔囔地說:“葫蘆壞了,葫蘆壞了,呃,葫蘆沒有了,呃,我要媽媽做的。”
    後來孩子就睡著了,睡得很熱,嗓子也疼,孩子舞著小手說:“媽,嗓子疼。”等她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爸爸在身邊坐著呢,爸爸的大手正放在孩子的額頭上,冰涼涼的,很舒服。孩子漸漸地想起來了,她今天穿上漂亮衣服和阿麗姐到老房子來了,園園把她的彩葫蘆弄壞了,現在嗓子很疼。於是孩子又開始哭了。爸爸一邊給孩子擦眼淚一邊安慰她,爸爸給她買了一只紅通通的燈籠,等她病好了,就可以在大年夜拎著燈籠玩了。
    孩子在阿麗姐家住了好幾天,每天都有小朋友來看她,看她擁著大棉被坐在火炕上吃水果罐頭,大家都很羨慕她生病哩。
    大年三十的早晨,爸爸要接孩子回去,二嬸勸他一起在這兒過年,爸爸不肯,爸爸說明年吧,明年過來,明年孩子七歲了,該上學了,到時讓阿麗姐好好輔導輔導。
    孩子就和爸爸回廠子裏的家了。所有的叔叔還有葉奶奶都回家過年去了,廠子裏空蕩蕩的,只有爸爸和孩子。孩子問爸爸為啥不在阿麗姐家過三十兒呀,那兒多熱鬧多好玩啊。
    爸爸一邊往盆裏放面一邊說:“過年了,廠子裏得有人值班,這是工作。再說呢,過年都是自己家人在一起過,不好在這時候去打擾別人,是不是?”
    孩子相信爸爸說的有道理,就點點頭不吭聲了。然後她就和爸爸忙活著剁肉餡、切菜、擀餃子皮,孩子擀得可慢了,爸爸擀了十個她還沒弄完一個呢。爸爸說不著急,趕在大年夜之前包上就行。那當然沒問題,孩子瞧瞧爸爸的手表,才四點多一點兒。
    不過外面已經快黑天了,太陽落下去了,天邊有一抹很淡的紅色,像從前媽媽抽屜裏的那盒胭脂,邊上還鑲著一圈金黃,再往上是灰色,別的,孩子就說不清應該算什麼顏色了。門前的柳樹枝在風裏輕輕地搖動。
    孩子在屋裏等爸爸去外面回來,她坐在窗臺邊用手支著下頜,看著天上變幻的顏色和風裏擺動的柳枝,覺得心裏面有種奇怪的東西在長大,柔軟地鋪散開,越來越開闊,心裏清清涼涼的,又有點兒想哭… …說不出來的感覺,孩子認為那只是天的顏色太好看了弄的。直到有一天,當她學會了真正讀詩的時候,她才明白,那個六歲的黃昏所感覺到的其實就是“蒼茫”。
    吃飯前,孩子拎著紅燈籠跟在爸爸身邊,繞著廠房走了一圈兒,紅燈籠在路上留下了許多圓圓的、溫暖的影子。
    夜裏,爸爸帶孩子出去放煙花和爆竹。外面可真熱鬧,到處響著爆竹聲,到處亮著煙花,煙花的樣子真多,每一個都那麼絢麗、燦爛,在空中噴放出奪目的光芒,好象明亮的星星。
    這是非常快樂的一夜。夜裏有許多燦爛的星星在孩子的夢中遊動,在那些美麗的星星上,孩子看見了媽媽、燕子、還有那只長大了好幾倍的彩色葫蘆,所有失去的好東西,都重新來過,來過。孩子想,這可真美呀,長大了我要寫出來。
春天來的時候,孩子就七歲了。
我希望你能喜歡這個故事,這是所有故事中最真實的一個。真實到你伸手觸碰它的時候,它會在你的手心融化成透明的水滴。

                                                             司語
                                                             1月11日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