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紐曼回憶錄:從飛虎隊員到通用電氣副總裁
2013年06月27日 01:05:08 作者:綜合外電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純粹是走運,我注意到警察局屋角裏堆放著標有SM黑字的白底橢圓形金屬牌,這是一種國際通用的標示牌,注有應有的字母,由各國的汽車俱樂部簽發,當會員的車臨時開出國境時,把它裝在汽車保險杠或車身上。我問警察局長如何申請要兩塊這樣的牌子以及隨牌的三折國際通用文件。“隨便拿吧!多少都有。”局長通過翻譯跟我說。他指了指窗臺下的一大堆:“不要錢。”他之所以如此慷慨也很簡單,暹羅皇家汽車俱樂部自從日本人1941年占領泰國後,一直關門大吉,標示牌和隨帶文件都是空白,即便填上也無效。上面印的全是暹文,泰國只有百分之二十的人懂暹文,自然出了泰國以後就更沒有什麼用了!
    我同克萊瑞絲回旅館後就著手工作,小冊子封面的每個空行都填滿,讓人一看就像是官方簽發的。我認真地在一條虛線上,畫出世人皆知的“福特”標記。盡管我們的“瘦馬”是“維利斯”生產的。在另兩個空欄裏,我按香港皇家汽車空白發票的其中一張,填上底盤和發動機號碼。小冊子共有二十四頁,其中一頁需要我們對該吉普加以描述,剩下的頁數留給外國政府蓋上吉普“入境”和“出境”的戳子。事實上,這次旅行曆經十個國家,各國的邊防部隊都檢查了發動機和底盤的號碼,每次都是“OK”,並在我們毫無價值的暹羅汽車俱樂部小冊子上,蓋上了引人注目的大章和簽了字。發動機序號顯然是錯的,因為這個序號的發動機已被我們留在香港懷特先生的車廠裏了。
    請曼穀的裁縫修改了“瘦馬”的頂篷,這樣開車時布篷的一半可以卷起來,像旅行篷車一樣。天冷時,側面的篷布可放下來,整個車篷就像一只封口的箱子。我還請一位鐵匠在排氣管頂加裝一節彎管,改變排氣方向,使吉普排氣管離地高些,這樣廢氣改變了原來由“瘦馬”左後側排出,而是用管子引到吉普地板上從右側噴出。雖然在叢林中會感到太熱,但後來在一萬尺高度,怒吼的狂風,在一尺深的雪中開車時,它卻給我們提供了救命的暖氣。鐵匠還在擋板上焊了個U型扶手,使不開車的人抓住後能在顛簸中穩住自己。木匠又給切普斯做了一個寬座位,牢牢地安裝在傳動軸的部位上面。
    克萊瑞絲同我商妥在這三到四個月的長途旅行中由誰開車,各開多長時間。不管開多開少,甚至不開,我們之中總有一個人輪流在方向盤後坐兩小時。我們將從破曉到日落盡量趕路,但絕不狂開亂跑,這樣最容易損壞發動機。我們商量好,除了一串香蕉外頂多只帶兩天的備用食品,一天內只點兩次“普瑞摩斯”煤油爐來熱食物,當地人吃什麼我們就吃什麼,切普斯先生也不例外。
    基於多年來的作戰經驗,我確信二次大戰時期,軍用吉普是人類有史以來生產出的最可靠的機動車。我們的汽車須在沒有修理支持的情況下,在世界上最糟的道路上開一萬裏。
正文 第十二章 帶愛人重返中國(4)
    有阿拉伯沙漠的酷熱或阿富汗暴風雪的嚴寒;在水中、雪中或沙塵暴中;要使用可能已存放了十年的汽油,滿是沉澱和髒物;你須經常用扳手旋轉,否則吉普的彈簧會松動,螺栓會震落。Www.HAOSHUDU.cOm我預計除阿富汗之外,各大城市都可能買到些戰後剩餘物資的吉普車常用的零件。
    我們在曼穀到公開出售偷竊來的贓物市場上,買到了一整套扳手和套筒,我估計少不了要補胎,於是又買了一條橡膠輪胎。能預計到的另一個主要問題是不能讓汽油耗盡了,只要什麼地方有油,我都需把八個預備油桶和吉普本身的油箱灌得滿滿的。我將成為一個可憐蟲,用二十尺長的膠管把油從預備油桶中用嘴吸出來,使油能自動流到位置較低的吉普油箱內,而又盡量少喝進一些這種難喝的“飲料”。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