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迷鏡之旅或女色芳菲
2013年06月26日 01:52:19 作者:書拉密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阿麗姐給孩子找出一件紅色燈芯絨的小大衣,是媽媽親手做的,孩子穿上,像一團火苗,在屋裏滾來滾去。孩子從櫃子裏又找出來一只彩葫蘆,是去年過端午節媽媽用五彩線給孩子纏的,本來掛在屋簷底下,孩子非讓媽媽做一個掛到胸前不可,媽媽就用五彩線給孩子搓了一根細帶子把彩葫蘆掛起來,吊在胸前,裏面還有一股細細的香味呢。
    孩子讓阿麗姐幫她戴上,阿麗姐說這是過端午節用的,現在不用戴。孩子說:“挺好看的嘛,快過年了,行戴。”
    “好吧。”阿麗姐拗不過她,就給她挎到脖子上,一走一動,彩葫蘆在胸前跳來跳去的。阿麗姐說:“孩子,別弄丟了呀,這可是你媽紮的。”孩子使勁點點頭,阿麗姐就牽著孩子的手走了。
    到了阿麗姐家,好多老鄰居聽說孩子來了,都來看她,問她和爸爸過得好嗎?孩子一張小嘴說個不停,說小田阿姨,說大腦門叔叔,說葉奶奶,說廠子裏的人,說烏鴉,說小燕子,說廠子門前的柳樹… …孩子知道的事可多了,還認得字,會背詩,還會查字典呢,大家都誇孩子聰明,以後准錯不了。孩子的小胸脯挺得可高了,頭一次覺得自己真是了不起呀。
    要吃午飯的時候,大舅拉著園園來了。大舅家已經從北山搬到這兒來了。大舅說:“孩子,大舅老忙,也沒得空兒去看看你和你爸。今天上家裏去吃頓飯吧,你舅媽做的水煎包,挺好吃的,吃完了和你園園姐一起玩,啊,走吧。”
    孩子長到六歲,好象只見過大舅兩次,這是第三次。孩子挺喜歡水煎包的,媽媽會做,爸爸不會,孩子好久沒吃過水煎包了。可是孩子不太喜歡大舅,大舅不笑的時候臉鐵青鐵青的,可嚇人了,大舅一笑,就露出兩顆又長又黃的大門牙。大舅每次來家裏,總趕上媽媽休班,媽媽總把家裏最好的東西拿出來招待大舅,可大舅每次都吵吵嚷嚷地,說房子咋啦咋啦,然後臉鐵青鐵青地走了。媽媽每次都一個人坐炕上哭。
    孩子不喜歡大舅。雖然有好吃的水煎包,孩子還是搖了搖頭,靠在阿麗姐的懷裏,不肯走。
    大舅剛要再說什麼,阿麗姐的媽媽二嬸對孩子說:“孩子聽話,大舅來找你去吃飯就該去,親戚老不見面,都怪想念的。去吧,和園園一塊兒玩,等晚上,二嬸再給你做紅燒大鯉魚,好好吃一頓,啊?乖,去吧。”
    孩子抬頭又看看阿麗姐,阿麗姐推推她,說:“那就去吧,等吃晚飯的時候,我去找你。和園園好好玩。”
    孩子點點頭,大舅讓園園領著她到斜對過的家裏。孩子看見小板凳已經不在那兒,大門也換了,又高又直,都快看不見裏頭的房子了。孩子想這不是我家了,孩子心裏面就有種奇怪的感覺,和知道燕子飛走了的時候差不多,孩子想這樣可真不好,不好。
    舅媽看見孩子,可熱情了,說:“哎喲,孩子都長這麼大啦。你小的時候,我還抱過你呢,記不記得?”
    孩子瞅瞅舅媽,使勁想了想,沒想起來,孩子不好意思地低頭擺弄手指頭,小聲說:“忘了。”
    舅媽歎口氣說:“唉,多好的一個孩子,你媽咋就去了呢?”
    水煎包已經弄好了,舅媽安排孩子和園園坐在一起,開始吃飯。水煎包真好吃,孩子吃得眉開眼笑,好久沒有這麼好吃的飯了,她一邊吃,一邊回答大舅、舅媽的問話,孩子說自己都認識什麼字、會背什麼詩,大舅就訓園園,說園園比孩子大了一歲多呢,還什麼都不會,就知道吃,“饞蟲一個!”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