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原湖·未市·今城
2013年06月25日 04:46:16 作者:梁蓉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又對張志華說:“老張,幹廣告的不會喝酒在業內肯定是要吃虧的,你說是不是?”被黃主任稱為“老張”的張志華是商報的老員工。老張點頭說:“當然。以前我就不喝酒嘛,可是吃了拉廣告這碗飯不喝酒不行哦!”老張年紀最大,杜鋼每次敬酒都不勉強老張,他總說:“我幹了,您隨意。”然後笑眯眯地看著老張,等老張只抿一口酒馬上說:“謝謝,謝謝!”敬過了領導和前輩,杜鋼斟滿了酒敬袁來,說:“袁來,好兄弟!我倆幹一杯!”袁來端起酒杯一飲而盡。杜鋼拍了拍袁來的肩,說:“一切都在酒中!”袁來心想人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杜鋼剛來源湖時眼睛無神臉色發灰,他的氣色仿佛在合同簽定的那一刻突然變了,變得神采飛揚。杜鋼對兩位年輕的女同事李媛和杜伶俐彬彬有禮關照有加,一會兒用公筷為兩位夾菜一會兒又親自為他們添飲料,把兩位如花美女伺候得跟公主似的。
    李媛小個子,棕色短發,長的珠圓玉潤,一張臉似剛成熟的桃子粉紅白嫩。杜伶俐高挑秀氣,屬於時下流行的“骨感美人”,烏黑的長卷發妖嬈地在披在背上,一雙眼睛顧盼生輝,塗了玫紅色唇彩的線條精致的嘴唇啟合之間細聲細氣嬌笑連連。杜鋼觀察著兩位美女,暗想這商報果然會招人呀,拉廣告的外貌很要緊。
    杜鋼的瀟灑、豪爽、圓滑在酒席上揮灑的淋漓盡致,他不斷說著:“沒有黃主任的正確領導和張前輩的指教,沒有好兄弟袁來的引見,沒有兩位美女的幫助我肯定簽不到這麼一個大單,我真的是非常非常感激大家!”黃主任微醺的臉上一直掛著滿意的笑容,他說:“青年人就應該像小杜這樣熱愛工作充滿活力。”袁來聽了很不好意思。李媛呵呵笑著問:“關我什麼事?你的嘴真甜!”杜伶俐也幫腔:“真是嘴巴抹了蜜,杜鋼嘴上功夫這麼厲害,看來生來就是吃廣告飯的!本人自愧不如,嘻嘻……”杜鋼瞄見杜伶俐挺直的鼻尖上沁出了幾顆汗珠,玫紅的唇微微張著似乎在等待一個香吻。
    袁來枯坐著,也不吃菜,他並不嫉妒杜鋼的業績,他只是鬱悶,搞不懂自己做足了功課為什麼就是得不到一個訂單,哪怕只是一個很小的訂單,還有,他很奇怪,他不明白他應聘時寄簡曆,面試,步步按照常規行事,這杜鋼怎麼一來說見社長就見社長,一見就被錄用了呢。
    “哥們兒,想什麼呢?美女就在眼前,用不著太傷心!哈哈哈哈……”杜鋼已有幾分醉,調侃袁來。袁來白了他一眼斟了一杯酒一口幹了,說:“你小子少廢話!”李媛和杜伶俐掩嘴偷偷笑了。黃主任和老張當沒有聽見,埋頭吃飯。
    一頓飯吃完已是淩晨,度假村經理說外面正在下雨建議他們當晚留宿,黃主任、老張、李媛和杜伶俐同意了,袁來執意要回去,杜鋼說:“得,哥們兒我買了單安排好房間就陪你回去。”袁來跟黃主任他們打過招呼先出了餐廳的門。
    袁來飄飄然走出原湖之濱度假村的餐廳時天上下著毛毛細雨。袁來剛喝了酒渾身燥熱,迎面吹來的冷風帶著花草的香氣,細雨飄灑在臉上他覺得非常愜意,他閉上眼睛仰面張嘴哈氣,又伸出舌頭去接雨滴。走到位於度假村最高點的景點夢圓角時,袁來停了下來,站在冷雨中他的腦子裏忽地跳出“midnight”一詞,他喜歡“midnight”這個詞,他與衛未的暗語“midnight”是做愛的意思,他們的第一次正是在練口語中發生的。衛未那時候要考級,要求袁來與她交談時盡量說英語。
     那天晚上袁來和衛未牽著手在校園裏散步複習英語,兩個人一會兒背《標准美國口語》裏的課文,一會兒背考級參考書上的句子,在校園裏走了一圈又一圈,直到很晚還是不想分開,走到假山旁,衛未說:“It’s midnight,I want to go to bed,dear.”話音剛落忽然電閃雷鳴劈劈啪啪起下雨來,兩人忙躲進洞裏避雨,衛未冷得牙齒打戰,袁來脫下外衣給衛未穿上又把衛未緊緊的摟在懷裏,臉貼在衛未的臉上。衛未堅挺的胸抵在袁來赤裸的胸前,身子在袁來的懷裏索索抖動。袁來感到渾身燥熱心跳狂亂呼吸急促頭發暈,他緊緊的擁著衛未令衛未感覺難以呼吸,他感到非得有個出口令他釋放否則會立刻暈過去,他捧著她的臉瘋狂地親吻。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