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紐曼回憶錄:從飛虎隊員到通用電氣副總裁
2013年06月25日 04:45:05 作者:綜合外電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克勞得·懷特,一位美國人,八年前也就是1939年,他曾雇我在他的“遠東汽車行”幹過活兒。後來他本人被日本人在香港的阿伯丁監獄裏關了三年半,但他仍然精神飽滿。懷特對於我們開車去歐洲的決定毫無異議,他准許我在他的車廠裏放手做必要的准備工作。誰也不希望在暹羅或緬甸的叢林中發生任何機械故障。
    我們申請穿過法屬印度支那的簽證時,法國斷然拒絕了我們開車進入印度支那,因為他們“不能保證”我們從河內到西貢的一號沿海公路上的安全。但泰國、英屬緬甸、英屬印度這些國家的領事館,只需等待片刻便在我們的美國護照上簽證蓋章。遠東的大船運公司——太古集團——告訴我們,一艘英國近海貨輪將於十天內開赴曼穀,如吉普車能修好,趕上停泊在香港港口外的“新珠灣”貨輪,便可以把吉普運走。我們人呢?船上沒有乘客的艙房,假若我們願意睡在甲板上,那太古公司就不收我們和狗的船費。
    大功告成。我們坐火車返回廣州去整理行裝、睡袋和工具,這些都是九個月前我們在美國時買的。我們在洛杉磯戰時剩餘物資商店裏購買這些東西時,又何曾想到它們竟會在橫越亞洲的冒險而又非同尋常的旅行中派上用場呢!我們的女傭淚流滿面,我們把木匠為我們做的乒乓球臺留給她。這將是她和孩子的床。還多付給她一個月的工資。我們從廣州的郵電局給伊西奧匹亞的海爾·塞拉西國王發了一個急電,提出我可為陛下皇家的新航空公司工作。我從最新版的《讀者文摘》中看到,環球公司打算替他經營這家公司,但缺少工程師。我們要求塞拉西國王回電答複,回電可通過香港的太古集團轉交我們。
    這是我第三次離別中國。克萊瑞絲、切普斯先生同我搭上從廣州到香港的船,還帶上了我們准備橫跨亞洲的行李。陳納德將軍在最後一封信中再次提醒我們注意緊張的中東局勢,由於美國在聯合國提出在1948年分割巴勒斯坦並建立一個猶太國家的議程,形勢更是敏感而緊張,其結果是美國在阿拉伯中東的聲望越來越糟。就個人來說,我更關心的是除該帶的風扇皮帶、四個電嘴和斷電器之外,我還需要帶哪些吉普車的備件。我們還得買一套輪胎修理工具,一個好的打氣筒,一副千斤頂和一根二十尺長的橡皮管,以便從吉普車後備工具箱上面的備用油桶裏吸油,再灌進吉普油箱內。我們決定從兩個電瓶中挑了一個較好的,因為買新電瓶太貴,而且我並不介意每天早上用手搖柄來啟動吉普。
    我們吉普的油箱可裝十二加侖油,加上八個美國陸軍預備油桶,還能裝四十加侖。
正文 第十二章 帶愛人重返中國(3)
    這些油箱口朝外,這樣不用把吉普車裏的東西倒出來就可以從每個桶裏吸油,足夠開一千一百到一千二百裏路,在這個範圍內,總能找到地方把油灌滿吧!第九個預備油箱是用來裝機油的,第十個是裝飲用水的。wWw。HAOSHUdu。com我們從小比例尺的地圖上粗略估計了一下,整個旅程約一萬英裏,包括大的彎路和爬過高山的許多盤旋道路。雨季剛過,路面很快會幹,四輪驅動的車開起來不應該成問題;當地人吃什麼我們就吃什麼;至於我們的硬毛獵犬切普斯,它也只好“入鄉隨俗”了,我們這樣告訴它。
在懷特的車廠裏幹了五天,我們把好的發動機和四輪傳動機裝到好的底盤上,將買來的兩輛吉普車拼湊成了一輛,中國的機械師幫我裝上車輪,然後對拼湊的車又試開了多次。1947年10月7日,我們租了一條帆船,打算從九龍的“油麻地”碼頭裝上吉普,連同我們三個送到香港大港口停泊的“新珠灣”輪上。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