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長篇連載
紐曼回憶錄:從飛虎隊員到通用電氣副總裁
2013年06月22日 02:04:15 作者:國際日報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我的另一張地圖是美國國家地理雜誌在1946年出版的亞洲政治形勢圖。它包括亞洲大陸和緊靠著的部分歐洲國家。這些小比例尺地圖上有一條從伊朗延續到中國的小紅線,注明是成吉思汗七百五十年前的遠征路線。成吉思汗並沒有四輪驅動的吉普,都走過來了,我們為什麼就不能呢?我改變了初衷,轉而贊同克萊瑞絲的主意。“我們何不開車回去呢?”
    決心下定,下一步就明確了;首先我們得找一輛適用的吉普,然後辦理所有必須穿越國家的過境簽證。絕大部分是原法屬或英屬殖民地,那時正處在政治動亂之中,英國為取得對日本作戰的支持,曾在1942年向其殖民地宣稱,戰爭結束後兩年內允許它們獨立。現在英國人要撤離了,地方勢力開始爭奪對他們國家的政治控制。如果真要開車離開東方,就必須馬上行動,因為阿富汗將進入冬季;我過去曾看過一則消息,說那個國家從12月到來年3月,城市之間的交通幾乎全部停頓,而我們又不得不等到南亞的雨季過去後才能出發,因道路泥濘和洪水暴發,難以通過。但必須趕在大雪降臨前到達阿富汗,否則無法通過這個“山國”。有一件我們必須要做的事就是開一張在吉普車有限的空間裡怎樣帶那些東西的清單,整個路途上有可能買到衣服、食品、吉普車備件和工具的機會少得可憐。
    我們訂了兩張下午從廣州到香港的中國航空公司的機票,1939年到1940年,當我被困在香港時就是乘這家航空公司的飛機脫逃的。飛行只需20分鐘。我們趕到機場,這是一架由軍用機改裝的飛機,座艙兩側改成座位,乘客們已用安全帶將自己束在圓背座位上了。機上有三十個中國乘客,其中的兩個婦女在發動機還沒有啟動之前就已開始嘔吐。但那天上午的香港之行卻仍未最後決定,美國飛行員提到他的C47一直在漏液壓油,他吵鬧著要取消這次航班;可是機長堅持要飛,他對我說那天晚上,他在香港已同“蘇珊•王”約好會了。於是我向他毛遂自薦,儘管我仍在為其競爭對手的航空公司“CAT”工作,身為美國聯邦航空公司註冊的飛機機械師的我,可以提供幫助。我告訴他我的夫人和我同他一樣急於要到這個英屬殖民地去,機長同意了。我花了兩個小時去檢查液壓油路,並補好了液壓泵附近的漏油處,他的C47可以起飛了,但先決條件是在航行中不得收回起落架,這樣才能保證在香港安全著陸。飛機的液壓油實在漏得太多,剩下的僅夠用於刹車。
    香港華南早報的廣告欄刊登著皇家空軍賤價處理的“二手貨”吉普,標題是“請光臨惠顧”。吉普有半打,有的發動機不錯,但車身破爛不堪,有的車身完美無缺,但發動機已經磨損得太厲害,一律拍賣。所有的皇家空軍吉普車蓋上都漆上了一個紅白藍三色的大圈,以便於從空中辨認。我在維多利亞大街上下起伏的路上,試開了每輛能開得走的吉普車。就每一輛“本身”而論,沒有一輛是理想的,但一座好的底盤再配上一台好的發動機就能組成一輛好車。於是我買了兩輛皇家空軍的舊吉普車,都是美國威利廠(Willeys)的產品,一輛車身好,一輛發動機和傳動軸好,共花了四百美元,還用一百美元買了五個新的“賽柏林”六層輪胎。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