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歷史檔案
母親的黑土情緣
2022年09月09日 08:22:02 作者:國際日報 來源:王婷婷 字號 打印 關閉

北大荒的黑土肥沃,不僅滋養著廣袤的良田,更是人們培植花卉的優質土壤——只要紮根黑土,便會糧好花豔!

週末,母親把修剪好的盆景桃花移到新盆中,培上肥得冒油的黑土,邊忙邊誇北大荒的黑土,種出的花長得好。忙碌中,她兩鬢的華髮上竟不知何時沾上了些許黑土。看著她滿手黑土卻愜意的樣子,我突然覺得母親這一輩子的情緣都根植在這黑土裏了。我的思緒沁著黑土的味道縈繞回到很小的時候……

 

母親青春時和38歲時

1978年,墾區各地的大批知青陸續返城,從天津下鄉十年的母親面臨著抉擇的困擾。

一天傍晚,母親和父親沉默地分坐在沙發裏,許久都不說一句話。中間的茶几上放著一張“病退”表——返城的機會!這對於任何一個知青來說本是一件無比興奮的事,可此時的母親卻神情凝重。這是要吵架了嗎?年幼的我害怕得躲在小屋門口,不敢出聲。

良久,還是父親先開了口:“回去吧。這些年,你在北大荒吃的苦也夠多了,總算是熬出頭了……”“那怎麼行!你和孩子怎麼辦?我的學生怎麼辦,誰給他們上課?”沒等父親勸慰的話說完,母親就打斷了他:“病退只讓知青本人返城,不能帶家眷。你和孩子在這裏,我一個人回天津,這個家不就完了嗎?”母親越說越傷心,眼淚不停地流下來。

父親見狀連忙起身,從衣兜裏掏出手絹替母親擦拭眼淚:“傻瓜,你的父母在天津,咱家老大也在天津,那也是你的家呀。機會難得,你先回去,以後再慢慢想辦法。”“不行!把媛媛送回天津我都夠後悔了,我不能再和你們分開了!”母親哭得更傷心了,我被嚇得哭著從小屋跑出來,抱著母親的腿。父親心疼地把我抱到一旁的沙發上,哄著我們母女:“看,都把孩子嚇著了,別哭了。有事兒咱們好好商量,啊。”母親收住了哭聲,輕聲啜泣著。

“咚咚咚”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母親趕緊抹了抹眼淚去開門,五六個學生一下子擠了進來。“張老師,您要走了嗎?”“我們聽校長說,您要回天津了。”“您還回來嗎?”沒等母親開口,他們就嘁嘁喳喳地問開了。一個女孩子挽住母親的手臂不肯鬆開,眼睛濕潤地央求著:“張老師,您別走,我們捨不得您……”母親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流著淚說:“好,好,我不走!”師生幾個人圍著哭成了一團。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哭得那麼傷心,也跟著一起哭。那晚,父親勸了好久好久……

第二天中午,母親興高采烈地回到家,讓父親趕制兩只大木箱子,說是急用。父親以為母親同意返城了,雖心有不舍,卻還是抓緊時間開工,用兩天時間趕制出了兩只漂亮的黃鳳梨木箱子,只等為母親打點行裝了。但母親卻絲毫沒有收拾行囊的意思,和往常一樣上班下班、料理家務。

木箱的漆幹透了,母親帶來一位知青,讓父親幫他把兩個大木箱搬上車。父親一臉茫然,只是幫著出力。臨走時,那位知青操著濃重的天津口音,有點激動地說:“您對我的恩情,我一輩子都忘不了。這兩只木箱子,我一定送到您父親手裏。”後來,母親才告訴父親,她把返城的機會讓給了這位單身的天津知青,只是請他幫忙帶兩只木箱子送給天津的姥爺姥姥,以表她不能返城盡孝的愧疚。

那天,母親一直哼唱著“甜蜜的事業”,做飯、刷碗,給我和弟弟講故事,家裏彌漫著歡快的氣息。

“想嘛呢?快來幫我扶著花。”母親的招喚打斷了我的思緒,我連忙湊近,一手扶著花枝,一手替她撥掉發絲上的黑土:“媽,土都沾頭髮上了。年年換土,累不累呀?”母親小心翼翼地用毛刷輕掃掉嫩芽和枝幹上的浮土,微笑著說:“我就喜歡咱北大荒這的黑土,這花留些原土不傷根,再培上這黑土,就是追肥了。這黑土,哪都比不了!”是啊,母親的心從來沒有離開過黑土地!

1998年初,母親內退了。原以為她可以享享清福了,不料父親卻患上了嚴重的肝硬化。為父親調理營養、擦洗身體,成了母親的全部生活。兩年後,父親終因內臟功能衰竭永遠地離開了我們,母親一直沉浸在悲痛中,很長時間都無法釋懷。

為了幫助母親調整心情,我和落戶天津的姐姐商量,送母親回津散心,再借此機會把母親的戶口辦回天津。可是,母親回津還不到一個月,轉戶手續還沒辦完,她就執意要回農場來。無奈,“五一”放假時,我只好赴津,幾乎沒有逗留就接著母親回北大荒了。

從佳木斯轉乘客車後,母親就一直望著車窗外閃過的黑土地,我從她的眼神裏看出了無法言喻的喜悅。經過6個多小時終於回到了農場,母親絲毫沒有疲勞的樣子,一下車就朝著熟悉的方向急步奔去,還不停地催促我:“這才是家啊!快點,快點。”後來,和姐姐的電話聯繫中我才知道,母親在津的20多天裏,天天都念叨北大荒的生活,她的課堂和學生,她的菜園和花草,還有永遠長眠在黑土地的父親……

“完工,這桃花一定會開得更漂亮的!”母親撥弄著手上的黑土,像完成一件工程般開心。“媽,您歇歇吧,我來收拾。往後給花換土的事我來做。”“好!”

黑黝黝的新土映著暖暖的陽光,散發出淡淡的泥土的清香,仿佛嗅到了桃李的芬芳……

(文章照片選自網上 來源:濃情黑土地)

【作者簡介】王婷婷,知青二代,黑龍江農墾八五二農場小學教師。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