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專版 >> 今日青岛
四部沉浸式大戏接连上演!六月,青岛戏剧氛围骤然升温
2022年06月12日 10:44:37 作者:國際日報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19:30开场,19:00检票时已经有角色在现场忙碌:厨师在做饭,仆人在拌沙拉,男人们在搬动家具,小姐在别墅楼上惬息,从草坪到别墅,演员们进进出出,观众入场即入戏。19:30第一句台词响起,好戏正式开演。6月3日,沉浸式戏剧《朱莉小姐》在太平角18号上演。按照出品人张钰的要求,演员们卸掉了“范儿”,“我们不用扯着嗓子讲台词,因为观众近在咫尺;去掉话剧腔,让观众感觉‘这不是戏,是真实发生的事儿’。我们也没有传统剧场的开场铃声,实景里一棵树、一个楼梯都跟剧情特别融合。一对老年观众对我说,‘这是在青岛从未看过的戏剧。’”

去年《无昼之夜》成为第一部在青岛上演的实景沉浸式戏剧,出品方More机构成为这一领域“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今年暑期沉浸式戏剧在青岛迎来了大爆发。6月17日启动的“光影市南剧有魅力”戏剧季,青岛市话剧院的四部话剧《熬过与世界周旋的日子》《遥远的她》《隐婚男女》《黄金劫案》将轮番上演。“戏岛戏剧”、龙马社、More机构等戏剧团体与青岛市话剧院形成呼应,戏剧之城的氛围骤然升温。第一只螃蟹是“硬吃”,第二只螃蟹怎么吃?是以文旅与戏剧结合的方法“一蟹两吃”,还是以各个剧团竞争的方式“群蟹自助”,或者是以一部戏固定一个老建筑的方式“各蟹各吃”,这些问题对青岛戏剧人来说可谓全新的考验。

《熬过与世界周旋的日子》即将推出沉浸式戏剧新版本。

一个“戏”的可能性

诞生于英国的沉浸式戏剧,与英国浓郁的戏剧氛围密不可分。演员们往往在小酒馆里就地表演,突破了场地的限制,与观众的距离甚至比小剧场还要近。沉浸式戏剧近年来在中国大行其道,戏剧与建筑的结合更加紧密。去年《无昼之夜》演出现场,考虑到老建筑的承重能力,每场演出限制40-50名观众入场,老建筑与悬疑气氛的戏剧丝丝入扣,使得该剧迅速成为年末戏剧演出的爆款。《朱莉小姐》选择在八大关老建筑里上演,这部欧洲戏剧经典与八大关的建筑特色密切融合,剧中城堡女继承人与男仆的爱情悲剧,放到欧式建筑里仿佛还原了戏剧的灵魂,把性别冲突、阶层冲突活化在观众眼前。张钰表示,“这部戏的实景与剧情高度融合,我们一开始担心观众看不懂这部大体量的悲剧,没想到大家特别认可,全程都看得非常投入。”

资深导演张鹏的四部话剧《熬过与世界周旋的日子》《遥远的她》《隐婚男女》《黄金劫案》也是今年“光影市南”戏剧季的“主菜”。在他看来,沉浸式话剧对观众要求较高,需要观众有一定的戏剧观看经验,四部话剧分别放在“青岛遇见米兰”、郭沫若故居、1907光影俱乐部、1898广德里上演,“哪个剧放到哪个场景,都有一定的考量。我们也希望通过这种探索拉动市南区的艺术氛围。比如广德里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建筑,而我们的《黄金劫案》也是一个发生在民国时期的故事,我们一看场地就觉得二者非常贴合,从建筑气质到演出氛围,民国的戏放到民国的院子里演,这是实实在在的沉浸式。”张鹏表示,自己也希望在场地里突破观众的预设,为戏剧带来突破,“比如在‘青岛遇见米兰’,我们做了《熬过与世界周旋的日子》,大家都以为我会以惯用的方式设计场地,但是我一定会在大家的意料之外,我把院子的结构做了分隔,观众在各个地方都能遇见剧情,行动坐卧走,到处都是戏,让大家有新的欣赏感受。”

一座“岛”的可能性

沉浸式戏剧属于一种高度假定性的戏剧,一口气在一个戏剧节里推出四部戏,对张鹏导演来说是尝试也是挑战,“从成本来说,实景演出的成本并不比剧场演出低,因为要重新设计灯光、改造空间布局,要把实景变成适合演出的场地,需要考虑的因素很多。实景戏剧演出往往变成了旅游项目,这必然产生一些艺术局限性和旅游时间的局限性。”如何考虑戏剧与旅游的集合,如何在赋予实景建筑艺术内涵的同时保持戏剧的艺术性,这也是导演、制作人关注的议题。张鹏表示,“沉浸式戏剧要根据建筑结构、根据地方的文化意义而创作,做出来的艺术形式是观众可体验的。以《熬过与世界周旋的日子》为例,这个戏年轻人、中年人、老年人都可以看,它既关乎成长、婚姻,又关乎如何和父母相处。”相对于注重明星、注重品牌的商业话剧而言,本土剧院、本地制作人坚持的是为城市戏剧文化“保底”,“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戏剧普及是需要有人来做的,从最早进剧场看京剧,到舞剧、歌剧、话剧,一步步的发展都需要有人做基础的工作。”

去年爆红的阿那亚戏剧节让业界看到了戏剧对城市文化品牌的塑造作用,以孟京辉、黄磊、赖声川、濮存昕为代表的戏剧大咖频繁出现在各个城市,相继打造了乌镇戏剧节、阿那亚戏剧节、大凉山国际戏剧节等爆款,戏剧对城市文化形象的塑造能力令人惊叹。张鹏表示,“戏剧的包容性、广泛性、深刻性强于其他艺术形式,一个音乐节可能受限于受众的不同口味,而戏剧节不分年龄,从儿童到老年人都对应不同的戏剧。”

负笈奥地利学习戏剧的张钰念念不忘布雷根茨戏剧节,“艺术节的舞台搭建在湖里,超过百米长的大舞台,布景高度三四十米,压轴的都是大型歌剧。我梦想在一个岛上搭建舞台,舞台延伸到海里,观众就可以在海边看着戏,所以我创立的剧社叫‘戏岛’。青岛有这么漂亮的岛,这么美的海,这么多的老建筑,不做戏剧节真的很可惜。在《朱莉小姐》之后我还会继续做戏剧,未来一切有无限可能性。”(青岛日报/观海新闻首席记者 米荆玉)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