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專版 >> 中國新聞
深谭:美国高通胀何来何往?
2022年05月18日 12:07:58 作者: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来源:中国微信公众号“玉渊潭天”

(点击此处观看视频及原文)

当地时间5月11日,美国公布了4月最新通胀数据,还在8%以上的高位徘徊。

拜登不是不着急,称通胀“高得难以接受”,并且还在发表全国讲话时再次强调,“解决通胀是我在国内的首要任务。”

本轮高通胀,已经持续一年多了。拜登政府确实已经想了不少办法,总结起来,至少已经祭出了三个“大招”。用拜登的话说,是“尽其所能”了。

只是忙活到现在,通胀数据却依然在接近40年来的历史高位上。连带着,全球经济也已经结束过去30年的低通胀时期,个别国家的通胀水平已经超过60%。

拜登治下的高通胀,为什么越治越乱,蔓延全球?

第一招:控制油价

到底什么在推高通胀?

拆分美国劳工部公布的通胀分项数据,就能发现,在推动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上涨的各项因素中,能源价格贡献最多,其中油价上涨更是对能源价格上涨,贡献最多。

根据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的观察,早在2021年年中,美国油价就已经进入了上涨通道,达到超75美元每桶,导致美国通胀高涨。

这一点,拜登心里很清楚,因为2021年8月,他就已经开始了控制油价的行动。当时拜登亲口承认,“我要确保油价下跌,进而让消费者价格下跌。”

拜登面前最大的阻碍,是因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石油供不应求。所以,解决美国油价问题的底层逻辑,在中国社科院国际大宗商品研究室主任王永中看来,是要平衡全球石油供应。

于是,拜登一手催促拥有世界最大石油产量和储量的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及其产油盟国继续提高产量,一手释放了3次石油储备,共计2.6亿桶。

只是对外求援,要么至今没有下文,要么被明确拒绝;对内释放的储备,和美国日均约2000万桶的消耗相比,也只能满足十多天的需求,杯水车薪。

美国能源部位于得克萨斯州弗里波特的储油罐及原油管道设备

拜登迟迟未能控制油价。

就在油价一次次刷新纪录的档口,俄乌冲突爆发,作为石油出口大国的俄罗斯深陷其中,本就给世界能源市场蒙上了一层阴影,美国也难逃其影响。而此时,美国却选择“火上浇油”,拉着盟友制裁俄罗斯石油。

拜登嘴里控制通胀的“首要任务”,在面对地缘政治目标时,退居其次。

代价,却是美国国内老百姓的利益。

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卡车司机克里斯对油价高涨的痛感就非常深刻。

在美国,运输燃料消耗量占美国石油总消耗量的70%以上,身为跑长途运输的卡车司机,克里斯本就是靠油吃饭的,而他所在的加利福尼亚州,在今年以来美国油价最贵的地区排行榜上,位居第一。

接到谭主电话的时候,克里斯刚刚结束了一次长途运输的任务——从洛杉矶开往华盛顿。而此刻的油价,每桶高居110美元以上。

洛杉矶57/60号高速公路是美国最繁忙的十大公路之一

每个月少说8千美金的花费对克里斯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仅油费就占了快60%。

就在拜登5月10日再次强调这个“首要任务”时,油价,正创下美国汽车协会的纪录。克里斯的油箱已经很久没有加满过了。

美国老百姓叫苦不迭,拜登却还总是扣上“普京涨价”的帽子。最近一次提及,言语间还在嘲讽普京未来没有台阶可下。

弗吉尼亚州阿灵顿的加油站里,美国民众在燃油价格显示屏旁边贴上了一句标语,“拜登:我做到了!”

但按克里斯的话说,真正没有台阶下的其实是拜登政府。“我们需要政府制定有效的计划,而不是听着他们自创的笑话,一次次失望。”

没控制住国内油价,对俄制裁还进一步影响了全球约7%的石油供应,加剧了全球石油供应的不平衡。

油价不降反升到了14年来的最高水平,全球通胀也在此推动下变得更加严峻。

严重依赖石油进口的土耳其,最新通胀数据更是达到69.97%,创20年来新高。

据国际清算银行最新评估,不断飙升的全球能源价格等因素导致近60%的发达经济体年通胀率超过5%,创下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的最高水平;50%以上发展中国家的通胀率也已超过7%。

拜登,亲手让美国通胀越治越乱,蔓延全球。

第二招:改善供应链

克里斯所在的加利福尼亚州拥有包揽全美国港口货运总量40%的加州洛杉矶港和长滩港。

现在,港边的海面上还漂流着70多艘集装箱船,港口外的道路上,等待装货的卡车还在排着绵延5公里的长队。

洛杉矶港口外排起的卡车长队

进口的货物进不来,出口的货物出不去,美国全国的供应被堵住了。权威经济人士告诉谭主,供应链压力会导致通胀迅速攀升,雪上加霜。

这幅场景,去年11月美国供应链短缺最严重的时候,就在这两个港口上演过。

为了疏通供应链,缓解通胀,谁能想到,拜登想的法子,和上一届美国政府一样,还是破坏全球供应链。

上个月的美国洛杉矶港,集装箱堆积

同样是2021年11月,拜登在罗马参加G20峰会期间又召开了全球供应链弹性峰会,试图为重构供应链促成更大范围的国际合作。目的只有一个,促使制造业回流美国,让贸易“盟友化”。

不过,许多国家对美国重构供应链的政策并不买账,近一半的G20国家并未参会。

大家心里清楚,当前美国制造业的生产效率偏低,就连美国自己都尚且离不开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

美国密歇根州兰辛市一家关闭的通用汽车工厂

美国咨询公司科尔尼最新发布的“回流指数”在2021年显示为负值,也就是说,美国依旧非常依赖从海外进口更多的制成品。

其中,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商品供应国。要知道,以往这些制成品能在美国保持低价、稳定销售,离不开中国的稳定供应。

来自印第安纳州布卢明顿的肯迪深有体会。

坐落在布卢明顿街道边的商铺

肯迪拥有一家原创服饰店,开业之初订单量就不少,可美国本土制造商给出的造价却让肯迪苦恼道,“账单在滴血”。

要知道,制造业可是肯迪所在的印第安纳州的支柱产业,为该州GDP贡献最多,达到29%,2021年还被排进了全美最强的制造业之州的行列。

可中国制造的优势深深吸引了她。随后,肯迪便把目光锁定在了大洋彼岸——中国广州的一家服装厂。

正当她以为,一切会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下去时,2020年,美国继续保持了对服装类产品征收25%的高额关税。

美国服装零售商们要么自己承担高昂的进货成本,要么通过涨价转嫁给消费者,可售价提高了,消费者也不乐意买单,结果都是入不敷出。

美国梅西百货这样的龙头零售企业都难以承担涨价的局面,就更别提肯迪这样的小店了。

美国零售业受对华关税影响,大批关门,玮伦鞋业公司就是其中之一

可她想不明白,就连衣服也会被美国当作威胁,“如果是害怕美国制造的饭碗被抢走,那应该想想自己的不足在哪里,而不是从别人的身上找问题。现在,恰恰是美国砸了我的饭碗。”

此时美国破坏供应链,阻碍中国在全球生产链中的参与度,却刚好和美国航运成本飙升、供应短缺、强劲的需求撞个满怀,推动美国物价全线上涨,也拽着通胀向着失控走去。

美国社会各界不知道已经写了多少封信诉苦了——对华加征关税加剧通胀、拖累了美国经济增长,呼吁政府重启对华贸易谈判并开启削减和豁免程序。

巨大的经济压力,成了美国打脸自身政策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也是为什么最近半个月,削减对华关税成了美国各级官员都挂在嘴边的事情。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4月22日表示,取消对某些中国商品的关税可能有助于缓解今年在美国各地蔓延的高通胀

这些人,想必都看过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研究结果:如果美国整体进口关税降低2个百分点,包括对中国商品征收的此前一系列关税,可以将通胀率降低1.3个百分点。

5月5日,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宣布,重启两项于今年7月和8月到期的对华关税审查。

细看此次被豁免的商品,正是服装一类的消费品,有助于降低CPI——美国用来衡量通胀的首要指标。

这,才是美国当下最想要的。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称,美国对中国的关税减免是应对40年来最高水平通胀的一种选择

正如中国商务部5月12日的回应所说,在当前高通胀形势下,美方取消对华加征关税符合美国消费者和企业的根本利益。

不过美国,是真心悔过了吗?

此番美国重新审查的都是“非战略性产品”,而美国要重点重构的供应链是与基础科技、国家安全有关的产品,它们的关税仍将维持。

而所谓“盟友化”也并未见其放过自己的盟友。

美国对英国的钢铁行业施加额外关税

现在供应链已经如此紧张,美国还在持续追加对不同国家的关税——英国、意大利、西班牙、土耳其、印度和奥地利。

充满保护主义色彩的对外贸易政策不改变,美国,永远都还是那个越治越乱的美国。

第三招:加快加息

在拜登尝试通过甩锅、打压外人的手法帮助美国解决通胀未果之后,拜登又把矛头对准了自己人。

得知最新通胀报告中,4月物价仍在持续飙升后的拜登果断表示,美联储负有抗击通胀的主要责任。

前一天还信誓旦旦承诺的“首要任务”,转眼就被“推”给了美联储。

5月10日拜登表示,抑制通胀是他的首要任务

美联储虽有加息这样用来控制通胀和物价的专业金融工具,但稍有不慎,便会带来更大的危机。

先看美国国内。加息,对拜登口中“美国经济进步的引擎”——小企业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3月16日,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内的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鲍威尔针对加息的讲话

谭主在采访加利福尼亚卡车司机克里斯的过程当中,认识了他的好朋友泰勒。泰勒就拥有一家销售厨房用品的小企业,由最初不到5人的规模,发展至今约35人。

像这样的小企业,在美国小企业协会的最新数据中,占据美国所有企业总数的99.9%,在1995年至2020年间创造的新工作岗位中,小企业占62%——1270万,而大型企业只有790万。

而如今,这个“引擎”正由美国亲自按下熄火键。

泰勒店里以往负责装卸商品包装箱的年轻小伙子上个月刚刚辞职,50多岁的泰勒只得亲自上阵。

“我很理解,大家都需要生活,生活需要钱,我所拥有的只是一家小商铺,无法在与资金雄厚的大企业的抢人潮中获胜。”

美国波士顿纽伯里街一家商铺外立起了招工信息牌

难以招到和留住员工,成了85%的美国企业、商铺共同的问题,也是难住他们的首要问题。

泰勒不是没挣扎过,“我需要人,人是维持商铺正常运转的重要因素,但支撑我要人的背后,是钱”。

3月,他曾想通过抵押贷款,让资金周转的余地更大一些,但与此同时,正是美国本轮加息的第一次利率上调。

可加息,导致抵押贷款等利率也随之升高。

这意味着小企业可能很快就会勒紧裤腰带,可支配收入减少,从而更难对员工或设备等进行投资。

这种状态短时间内无法改变,货币流通就会减速,美国经济也可能变得越发疲软。

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在交流中会对谭主说,面对加息,美联储一直表现迟滞——去年12月份开始商量,直到今年3月,美联储全体票委才以8-1的投票结果,通过加息25个基点的决定。

美国圣路易斯联储主席詹姆斯·布拉德给加息25个基点的计划投出了唯一的反对票

萨默斯在去年初就发出过通胀过热警告,美国加息不算早。

行动迟了就得追赶。第一次加息没过了几天,泰勒就看到新闻中说,美联储不得不以比自己预期更快的速度加息,并且会伴随整个2022年,为经济降温。

加息是短期政策,不是长久之计,可目前美国既未抓住调节的先机,也无法确定加息的尽头,一旦超过预期,就可能引发经济衰退。

以史为鉴,美联储以往6轮加息,都没逃过衰退。对需要更多融资才能维持运行的小企业来说,降温即是寒冬,这次也恐难例外。

5月4日,鲍威尔宣布,本月加息50个基点。上次加这么多,还是22年前。

当年的情景,泰勒多少都有点印象:

加息导致互联网泡沫被刺破,成千上万失业的人中就包括泰勒在硅谷工作的哥哥和表叔;股市的“雪崩”伤及投了很多钱炒股的泰勒姑妈;经营小店的父亲,也因为经济不景气,贷款利率高升,而难以支付运营成本,最终关门。

2000年美国纽约时代广场上查看暴跌的股市指数的美国人

“加息就是一种变相的税收,当时我的父亲就和我说过,不要冒着付不起本金还要还利息的巨大压力贷款,那条路,不通。”

怀有相同想法的美国人正变得越来越多。

目前,美国有至少40%的小企业使用信用卡为自己提供资金,解决短期的资金困难。

随着利率上升,对于那些尚未还清信用卡债务的企业来说,还款压力已然变大,再贷款的意愿也随之下降。

加息让美国小企业头疼

泰勒坦言,“我知道加息是为了解决通胀,但美国缺少前瞻性、行动力和反思,才让危机不断上演。要知道,刹车和紧急刹车必然是有区别的。”

给美国留下的刹车缓冲带,已经长约40年,可美国仍未吸取教训。

百因必有果。

从加征关税挑起中美贸易争端到支持北约东扩点燃俄乌冲突,美国在国际地缘政治上的“胡作非为”,正反噬其国家利益和民众福祉。

世界经济一荣俱荣,只顾自己而对别国不择手段,只盯着对外战略目标而不从人的角度出发考虑问题,40年来的最高通胀,也就成了美国政府一系列动作的必然结果。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道理,美国不会还不明白吧?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