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電子報 >> 福音快報
淺論吃喝的藝術、科學與神學
2022年03月01日 10:55:21 作者: 新民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吃喝,是人生一大樂事。人生到了暮年,倍感吃的可貴。人生一日三餐,一年逾千頓飯;人生百年,也有十萬餐飯左右。

如今地球村民彼此來往頻繁,華人曆史悠久,吃的藝術更是爐火純青,不落人後。除了遍布世界各個角落的湘川粵滬等中國南方名菜系列,東西南北各地特色的風味小吃,更是令人目不暇接。

走筆至此,小女兒從阿拉巴馬領養的流浪小狗跑到我跟前,以其靈敏的嗅覺,在平板電腦前的餐桌邊舔來舔去,似乎嗅出筆者這篇文章,事關吃喝的藝術、科學與神學。而這三方面,有值得我們玩味的奧秘。吃喝的藝術

吃喝是一門藝術。中國古人發明用筷子吃飯,精巧地用筷子抓牢一粒米飯或一顆黃豆。西方人則用刀叉吃飯,據說刀叉的使用程序很有講究。比方說,右手拿刀,左手拿叉,切開牛排,放下刀叉,然後換用右手拿叉(除非是左撇子),送肉塊入口。吃的時候需要閉嘴咀嚼,不漏風聲響聲,以示有紳士淑女該有的吃相。

中國人講究滿漢全席,數道甚至十幾道美味佳肴通常一齊上桌,賓主開筷共享。筆者兒時過年吃喝,連年目睹這種親朋好友集體吃年飯的盛況。大家圍桌而坐,互相舉筷夾菜,不時放筷舉杯,海吃海喝,蔚爲壯觀。這種不用公筷的吃法,在如今新冠病毒疫情引發的新常態中很少見。如今,中餐館按照顧客所訂菜單烹饪,一道接一道依次端上桌的做法,有點效仿西方人按照程序吃喝的習慣(先喝湯,再吃開胃菜,接著吃正餐,最後吃甜點),也照顧現代人急不可待的飲食習慣。

當然,西方人發明的“百家晚宴”(pot-luck dinner),與會者自帶餐飲,齊聚教堂或某朋友家,共享超級盛宴。餐館的“自助餐”(buffet),讓食客盡興吃喝,這在講究節食減肥的今天,有式微的趨勢。美國職業橄榄球比賽前幾小時,球迷們齊聚停車場,打開車尾門,卸下烤具和食物,就地燒烤,舉辦“尾門派對”(tailgate party),場面熱鬧非凡,曾令筆者耳目一新,感歎西人吃喝有道,玩樂並舉。如今手機上網訂餐、網下送餐到家,已經成爲又一種吃喝新時尚。

上檔次的餐館還會有音樂家彈奏,營造令人身心愉悅的氛圍。新澤西州橘郡的豪華婚宴,給筆者留下難忘的美食記憶。

最讓筆者難忘的一次吃喝,是1987年美國獨立節周末的一次晚餐。我們幾位中國留學生受到滿有愛心的美國基督徒老太太薇薇安的邀請,去她家吃晚餐。她如往常一樣,在節假日常常請我們舉目無親的留學生,去她家享用她精心預備的晚餐。那次吃完晚餐,她邀請我們去她家斜對面的美國jiao堂,聽一場難得的聖樂演唱會。正是在那次年輕基du.徒們演唱的聖歌音樂會末,筆者響應音樂領隊的邀請,打開心門,接受yesujidu成爲我的救主和生命的主。那次由上di子民刻意安排的晚餐與音樂布dao會,扭轉我的人生,讓我從與上di隔絕、雖活猶死的罪人,成爲與上帝和好、死而複活的義人。吃吃喝喝,立刻被賦予神聖的含義。

吃喝的科學

筆者因爲學生物,攻讀生物化學,對吃的科學略知一二。下面就用盡量淺顯易懂的語言,來描繪吃喝的科學。

吃喝,是身體玩積木遊戲(新陳代謝)的開始。我們成年人一百多斤的身體,七成都是水,事關新陳代謝的許多環節。說我們是水做成的,並非誇張。台灣歌曲說,“阿裏山的姑娘美如水”,是經得起科學檢驗的藝術說法。

人體除了水,剩下的三成大多是以碳元素爲基石的各類生物分子,主要包括我們熟悉的碳水化合物、蛋白質、核酸、脂肪,還有一些參與生命活動的重要微量元素(比如鈣、鐵、鎂、鈉、鉀)。聖經說,“耶和華上帝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裏, 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名叫亞當。”(《創世記》2:7),這表明我們的身體兼有屬土的物質構成,和可以與上帝的靈溝通的屬靈構成。我們每個成年人身體含有的總共約七十億億億(七後挂27個零)原子,無一不在塵土裏可以找到。我們誠然出于塵土,有一天還要回歸塵土(參《傳道書》3:20)。

當那些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出現在我們眼前,我們都有垂涎三尺、迫不及待想吃的共同體驗。除了視覺告訴我們美食當前,秀色可餐,我們鼻腔的嗅覺蛋白受體和口腔裏舌頭上的味蕾蛋白受體,一旦接收到空氣中傳播過來或吃進來的分子,被激活後通知神經系統,便會産生嗅覺和味感。如果是臭味怪味,會産生逃逸環境的衝動;如果是美味佳肴,則刺激唾液的分泌。

那排列整齊的牙齒,幫助我們機械性壓磨食物成爲可以下咽入胃的細小碎片。入胃後的食物進一步接受口腔和胃分泌的各種消化酶的降解加工處理。蛋白酶和多肽酶讓蛋白質成爲短肽和氨基酸,澱粉酶把多單元聚合的碳水化合物降解成更少單元的寡糖甚至單糖分子(比如葡萄糖)。肝髒分泌的膽汁,進入十二指腸,溶解從胃排出的食糜裏的油膩脂肪分子,輔助下一步在小腸裏的進一步降解。胰髒分泌到小腸裏的脂肪酶從脂肪分子(比如三酰甘油、磷脂)中把脂肪酸從甘油骨架上切割下來。從胰髒和小腸分泌的核酸酶把攝入的長鏈DNA與RNA分子降解成短鏈核酸分子,在小腸裏進一步降解爲核苷酸、堿基與核糖單元。

這些被降解成身體建材積木的小分子單元(氨基酸、單糖、甘油,脂肪酸等),主要被小腸吸收,通過門靜脈進入肝髒。非食物性的異物分子(比如小分子藥物)則大多被肝髒逐步代謝轉化。順便說一句,那些侵入人體的病原菌和病毒攜帶的外源大分子,則由免疫系統負責監控與清除,包括産生必要的抗體去中和這些異物。這也是新冠病毒疫苗可以産生保護效用的身體內在原因。那些被腸胃降解後吸收入血的小分子單元,作爲細胞養料,最終通過血液輸送到全身各處的細胞被吸收,給細胞的新陳代謝提供“建材”。心髒每秒鍾跳動至少1次,每次泵出約70毫升的血,也就是在1分鍾左右,全身約5升的血都經過心髒1次,讓全身被累計長達10萬公裏(繞地球赤道兩圈半)的毛細血管滋潤的組織器官不僅有養料的及時遞送,也有從肺部來的氧氣經過紅血球不間斷地供應全身細胞有氧代謝之需。吸收進入各處細胞的部分小分子被用來搭建成自身的生物大分子(蛋白質,核酸),部分小分子則被細胞進一步分解,變成只有一個碳(二氧化碳)或幾個碳原子的更小代謝中間體(比如乳酸、丙酮酸、蘋果酸)。一方面借此生産細胞代謝反應所必需的能量分子(比如三磷酸腺苷,主要由細胞內的動力廠線粒體合成),另一方面促進不同類型生物分子之間互通有無的靈活機動代謝轉換,讓全身細胞下一盤息息相關、休戚與共的超大棋局。

腸胃與胰髒以及鋪設其間的神經元感知進食前後的變化,與中樞神經系統成員之一的下丘腦協同合作,産生功用相生相克的10余種荷爾蒙(比如胃饑餓素、瘦素、胰島素、神經肽Y等),引發此消彼長動態平衡的饑餓感與飽足厭食感,促進進食與禁食的合適交替,不走好食症與厭食症的極端,協調食物消化所需酶的分泌、腸胃必要的蠕動以及全身組織細胞對營養成分的吸收、利用與儲藏。最近科學家在小鼠實驗中發現,一個名爲小腦前深部核團的腦區中的神經細胞通過分泌多巴胺,也參與調節飽腹感,降低對美食貪得無厭的愉悅感,適時停止用餐。

總之,吃喝是身體多個髒器分工合作完成的高技術活,是造物主獨具匠心的偉大創造。

當我們從整個地球生物圈來審視所有生物的共同吃喝問題,就不難發現,上帝所設計的綠色植物的光合作用系統,在上帝所設計的太陽光能驅動下,使用看似廉價的水,以及細胞代謝的廢品二氧化碳,合成碳水化合物,給整個生物圈提供所需的以碳爲基石的食物。每當我們看見繁花似錦、瓜熟蒂落、五谷豐登,那無一不是藝術鑒賞與科學精神都卓爾不群的造物主慷慨饋贈給所有生命的厚重禮物,是如今持續不斷提供的天賜嗎哪,而且是按照不同菜蔬瓜果谷物獨有的形狀、色彩與各式“禮盒”來包裝奉送。

下一次吃喝時,食客們不妨放慢節奏,停下來多多欣賞上帝惠賜的生命禮物。

吃喝的神學 

主yesu在地上傳道期間,教導他的門徒如何禱告。其中一句是,“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馬太福音》6:11)這一方面表明,上di是飲食的終極供應者;另一方面,主yesu的這句教導,也指出在一個還沒有食物冷藏、延遲定時成熟轉基因食物與真空保鮮技術發明的時代,飲食是來自上di及時的、每日新鮮的供應。即使如今有各種保鮮技術,我們還是渴望新鮮的魚肉瓜果菜蔬,而非長期冷凍或罐頭制品。

一日三餐,再三提醒我們應時刻回到供應我們生命之需的真正源頭,靠吃喝來加油充電,恢複體力。所以基dutu餐前的謝飯禱gao,就是基于必不可少、發乎內心的感恩。

地上的糧食可以維系我們肉身的生命,而主yesu作爲天上的糧食(參《約翰福音》6:51),也必定可以維系我們屬靈的生命。在十字架上,主yesu成爲贖罪羔羊,身體爲我們裂開,寶血爲我們流出,爲要赦免我們的罪孽。我們需要做的,就是憑信心仰望這位把自己獻爲贖罪祭的獨一救主yesujidu,從他領受那死而複活的新生命,從而與主永恒的生命連接,並因此得到永生。正如使徒約翰所言:“人有了上帝的兒子就有生命,沒有上帝的兒子就沒有生命。”(《約翰一書》5:12)

主yesu在地上設立的教會兩大聖禮——洗禮和聖餐禮,都是使用極爲普通的生活化形式(洗濯與吃喝),來表達深刻的屬靈含義:受洗歸入主yesu,領用聖餐記念主的死,並與他的生命連接,等候複活的主再來,得享永生之福。這是天大的喜訊。

讓我們這些百吃不厭的吃客始料不及的是,上di的兒子主yesujidu,道成肉身,被釘十架,舍身流血,拯救我們這些死在罪惡過犯中的zui人,幫助我們出死入生,棄暗投明,除舊布新。這是屬靈意義上的吃喝,是另類極致的屬天生命的新陳代謝。

我們都應邀參加一場永生的飨宴,就是那位曾經被殺的羔羊,迎娶新婦(即基du的教hui)的婚宴。拒絕參加絕非明智的選擇(參《馬太福音》22:1-14)。我們一生吃了近十萬餐飯,而最重要的,就是通過信靠主耶稣,來參與屬靈的飨宴。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