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歷史檔案
知青還鄉過大年
2022年01月28日 01:11:13 作者:國際日報 來源:戴忠群 字號 打印 關閉

去年春節前夕,臘月廿九,為了追尋年輕時的特殊歲月,我和幾位曾一塊“上山下鄉”的老同學結伴“回娘家”,重回闊別半個世紀的大山深處的崖頭村過春節。

 

那日,我們幾位同學帶著年貨,開著私家車,迎著晨曦,開行一百多公里,來到大山腳下,那彎彎曲曲的盤山公路,盤旋曲折,像一條沒有盡頭的淺色的帶子,纏繞著翡翠般的山巒,我們小心翼翼地依著山谷旁的公路,越過山崗,穿過松樹林,爬進積著殘雪的半山腰。這時老宋拿出手機與老支書取得聯繫。不一會兒,我們來到一片開闊地,崖頭村映入我們的眼簾。

車到村頭,一位飽經滄桑的老人帶著幾位小夥子在村頭等我們,走到跟前,一眼就認出當年年富力強的復員軍人,村支書吳廣田。久別重逢,相互擁抱,仔細端詳,老支書一雙粗糙的手爬滿了一條條蚯蚓似的血管,那飽經風霜的臉上刻滿了皺紋。當年那烏黑的短頭髮,現已根根銀髮,半遮半掩,若隱若現。露出的那一雙慈善眼睛,炯炯有神,在告訴我們,還是當年我們下鄉時相處的那位風華正茂的村支書。

 

當我們走進老支書家院時,展現在我們面前的是寬敞明亮的新農村農家院,當年印象已是“人是物非”了,在尋覓當年場景時,發現院子角落處還有意保留當年的一臺石磨盤,老支書兒媳正推磨,我們仨人不約而同走過去推幾圈,回憶起當年起五更睡半夜在那裏推磨情景,讓人難以忘懷。

 

聽說當年“知青”重返故里,不大的村落馬上傳開,沒多時來了不少鄉親,不少人雖素昧平生,不曾相識,但心靈相通,一見如故。為了給鄉親們送點“年禮”,我從車上拿下“文房四寶”和一大摞大紅紙,在老支書家院裏擺開了“戰場”,為鄉親們現場寫春聯。

頗有功力的“書法家”老楊揮毫潑墨,寫出一副副新春聯。墨蹟未乾,鄉親們就二人架著,高興地“請”回家去。全村十幾戶人家都想用這飽含深情的“知青”春聯去裝飾年味。

臨近中午,隨著劈裏啪啦的鞭炮放,各戶人家都在貼由老楊現場書寫的紅彤彤的春聯。

 

老支書家裏貼完大門,再貼二門子和正間門,最後貼福字、條帖,南牆上貼“出門見喜”,床頭貼張“身體健康”,水缸旁貼“川流不息”,豬圈上貼“六畜興旺”,糧囤上則貼“糧食滿倉”……各家各戶貼好的紅對聯,把整個山村照得“面紅耳赤”,分外喜慶。

夜幕降臨,準備年夜飯了,我們把帶來的年貨:雞、鴨、魚、肉、木耳、蘑菇、雞蛋……放到老支書家廚房裏,老支書講:“不用了,家裏樣樣都有,不再是當年你們下鄉時那樣,‘有啥吃啥了’,現在生活好了,‘想吃啥就有啥了’!”

年夜飯備齊,我們三位當年的“房東”也來了,老支書全家與我們組成的“大家”,足足坐滿兩大桌。

 

大夥圍坐在一起,歡度這難得的大聚會。支書兒子放完鞭炮後,老支書先熄滅屋頂電燈,把平時捨不得點的塵封多年的罩子燈拿出來,添上油,點亮,又把北桌上的紅蠟燭點著,屋裏立即亮起更加別樣溫馨的燈火,照得人心暖暖的,年味更濃了!罩子燈一亮,勾起“房東”和“知青”們當年相處的記憶。

 

在那特殊的年代,大山深處樸實厚道的農民與清純幼稚的學生曾建立的真誠友情,讓人至今回味無窮。今夜老友重聚,豐盛的年夜宴上,歡聲笑語、推杯換盞,其樂融融,充滿著溫情脈脈的大家庭氛圍,酒不醉人人自醉,此情此景,寫滿了濃濃的親情。

這時,除夕夜到了子夜時分,帶著憧憬,帶著夢想,帶著祝福,帶著新的希望,飄散在每一個人的心間,伴著歡聲笑語,一夜連雙歲。

 

大年初一早晨,老支書一家早早起床,包好餃子,準備下鍋,一陣鞭炮聲喚醒我們仨,此時,全村人都在放鞭炮,山搖地動的,真過癮,下好新年第一頓水餃,老支書讓我們一人端上一大碗熱氣騰騰的水餃,出大門,直奔村頭老槐樹下,那裏場景讓我驚呆了,全村男爺們都手端一大碗水餃在那裏搞一場別樣的“團拜會”相互拜年問候,祝福新春,同時相互品嘗對方的水餃,吃“千家飯”,預示來年“餃”好運,在相互品嘗新年第一頓美味時,品出人生百味,品出幸福吉祥!

(文照片選來自網上﹚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