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生活美食 >> 生活信息
但求興盡
2021年08月28日 09:39:12 作者:蔡呈睿(臺南市臺南一中)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登峰造極、追求極致是達人,而乘興而行、興盡而返則是豪俠。歐陽脩與民同樂、袁宏道為桃花所戀,自古古人向來是俠士風氣面對樓閣、山水,心境隨已而生,不受外界所干擾。然而,在庸庸碌碌的都市生活中,這一點休憩沓然消逝,人們不再追求興盡,而是踱步在「效率」和「利益」的道路上,埋頭前行。好在,在踏入社會大門尚又一步之遙的我,前不久的夜晚找到了一塊「山水」,也是切出滿是泥濘的世俗洪流,辟開而成的一條蹊徑,許多人曾與我同遊,卻都是低頭走過,然而,它不是所謂的名勝或者美景,而是心靈突然地開朗、心跳剎那的怦動,無關五官,一塊山水便是日日遊歷的—一中校園。「喀!」玻璃門被輕推開來,簡潔、不帶有一絲苟延,恰是K書中心的標準規格,離開燈火通明的「白晝」,轉入的是一片真真切切的夜晚,此時正好十點鐘,天空黑的深刻,夜晚的一中校園不同於白天的盛氣,反而帶著一股陰柔和靜謐,走出門,周遭黑得讓人發寒,唯獨遠處的夜間部教室還在享受他們的「早晨」,接續到腳踏車褲的這一段路的山水已經開始了。黑歸黑,但萬物的生命力從不因此歇息,教室裡的光打穿窗戶灑落在草地、枝葉,伴著風幡然而起,一如下班的噴水持般波光粼粼,班點星斗被遠處一幢大圓柱毅然撐起,鮮麗的燈光挺立作為山水景致的支架,不像校園外奔騰的車流,裹邊的風光彷彿一片平和的波瀾,看似平靜,卻也充斥的生命的熱量。在他人眼裏,是無奇平常,但卻在我的心靈多了幾分感觸,更何況不在對的時間點。這塊山水不能缺乏天空,天色定要黑,且黑如眼眸,若是橘黃、靛藍那可不行!因為陪襯的星點會因此消隱;在他人思緒,總認為把出停在那遠,實在荒謬,但我也只會對他們說:「反正我又不趕時間。」那是他們不解意這份興致罷了。但求興盡嘛!又何必如此嚴苛?這一里路,不過也僅只半個校園,卻讓我又除了汲汲的步履外,更有另一處能以興盡之地,一出門,便是乘興前來;騎車離去,則是興盡而返,豈不快活?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