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專版 >> 中國新聞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施荣怀:必须把不爱国者祸国者从香港管治架构中剔除
2021年03月07日 01:08:05 作者: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文/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董柳

海报/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陈倩

“‘爱国者治港’应该是一个基本的逻辑、伦理。”3月3日,港区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施荣怀接受羊城晚报·羊城派专访时说,当前香港必须把祸国者、不爱国者从香港的管治架构中剔除出去。

出身于“政协世家”的施荣怀,对自己作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的职责使命有着明确的认知。在他看来,与内地委员相比,港区全国政协委员要在香港事务上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最关键的是要做“一国两制”的坚定拥护者。

治港的人本来就该是爱国者

羊城晚报·羊城派:近期,香港社会对“爱国者治港”讨论得比较多,您对它有怎样的理解?

施荣怀:香港回归祖国已经24年,关于国家与香港之间的关系等大是大非的原则性问题,应该斩钉截铁地讲清楚。治港的人本来就应该是爱国者。

我在香港出生、上学、长大,我从来都认为应该由爱国的人来管治香港。香港受殖民统治时期,港英官员是效忠英国的,那时候的港督、政府管治架构里面的人包括立法会里的人都效忠英国女王。

回归以后,“爱国者治港”应该是一个基本的逻辑、伦理。这和中国人孝顺父母、爱父母是一样的道理,并不深奥,是三岁小孩子都应该懂的。只是香港这二十几年出现了太多的外部干预,教育等多个方面也出了问题,现在我觉得是“拨乱反正”的时候——把正确的天经地义的道理重申一遍,确保“一国两制”正确实施。

羊城晚报·羊城派:香港这些年出现的一些问题,是不是与“爱国者治港”原则没得到很好的贯彻落实有关?

施荣怀:国家过去二十几年是诚心诚意地希望“一国两制”在香港行稳致远,给了香港很多的自由。从2014年的“占中”到2019年的“黑暴”,经过警方、法院的处理,当时很多不知道的事情慢慢浮出水面。

香港是讲民主的,但2019年是香港最不民主的时候,我们没有言论自由。我有个朋友讲了一句与暴徒不同意见的话,就被他们打骂。有市民在网络上发表不同意见后,就被暴徒起底。我们出行时还要先看看哪里在堵路、在放火。这些反中乱港的人真心不希望香港好。

香港的“占中”和修例风波,国家处理得很好,香港人要珍惜。每个香港人其实都要清楚,我们是“身在福中”了——我们有强大的国家做后盾。如果不是有国家今天这样的实力,香港已经完蛋了。

这些年,大家也乐意看到中央下定决心整治香港的乱象。去年香港国安法的实施,让我们看到了曙光。

现在,我们不能让这些反中乱港势力继续做大,不能让他们大摇大摆地进出香港立法会、钻入香港的管治架构中。当前,香港必须把祸国者、不爱国者从香港的管治架构中剔除出去。

施荣怀香港要抓紧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羊城晚报·羊城派:对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您有什么建议?

施荣怀:广东的改革开放起步非常早。上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放初期,到广东投资、兴业、办工厂的基本都是香港商人。我做制造业,早在1985年就投入到大湾区了,当时在广东中山、佛山等地建了工厂。

我认为香港“近水楼台”,很有条件在大湾区里扮演重要的角色并从中受益。香港这几年走了些弯路,有点落后了,但在金融、专业服务、服务贸易、国际化等方面还很有优势。

我觉得,关于粤港澳大湾区的下一步发展,要在一些制度上、政策上敢于先行先试。除了人员往来外,要在税务、资格认可、标准一体化、资本流通等领域做好规则对接。

羊城晚报·羊城派:您刚提到香港这几年走了些弯路“有点落后了”,对香港未来的发展有什么期望?

施荣怀:香港的发展遇到了瓶颈,除了金融或者服务贸易等传统优势外,到底应该怎么发展?国家给香港的定位很清楚——国际创新科技中心。

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很想搭上中国这趟高速发展的列车,对于港澳来说特别是对香港来说,国家是保留了位置,也买好了票,让你上车了,所以我们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融入国家发展大局,这既能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贡献力量,又能对香港的经济民生发展起到很重要、不可替代的作用。

香港有好的大学,在国际科技交流方面很有优势,应该很好地发挥“中介人”的作用。而且,寸土寸金的香港如果再发展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制造业不太现实,可以在创新科技方面大作文章。我认为,这也是香港年轻人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

做“一国两制”的坚定拥护者

羊城晚报·羊城派:我们注意到您出身于“政协世家”,家中有多个亲属是政协委员。关于提案建议,大家的侧重点有哪些不同?

施荣怀:我的大哥施荣怡是河南省政协常委,三弟施荣恒是上海市政协常委,四弟施荣忻是深圳市政协委员。我自己还兼任北京市政协常委,同时还是港区省级政协委员联谊会会长。最多的时候,我家有五个政协委员。我爸爸施子清也曾是全国政协委员,做完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后退了下来。

在提案方面,我们没有互相讨论,也没有刻意强调分工,但大家提案的侧重点可能不太一样。他们的提案更多地关注各自所在省市的情况。我三弟是香港医管局的成员,所以他在医疗卫生方面的提案建议会多一些;四弟关于青年方面的提案会多一些;大哥参加社团相对比较少,主要是做生意的,所以关于营商环境方面的提案较多。

我作为一名全国政协委员,有时会听听父亲的一些看法、意见,毕竟他当过四届全国政协委员,又是著名爱国爱港企业家。我的提案多是关注工商业或政治方面。

羊城晚报·羊城派:作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您觉得自己的职责跟内地的全国政协委员相比有什么不同?

施荣怀:我觉得,港区全国政协委员跟内地委员最大的区别就是香港因素,港区全国政协委员要在香港的事务上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港区的全国政协委员既要在国家内地层面发挥作用,对内地的社情民意、社会情况、经济发展建言献策,更重要的是在香港做一个坚定的爱国者,做一个坚定的“一国两制”的拥护者。

当然,作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不同时期有不同的侧重、不同的任务。我觉得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捍卫“一国两制”,保持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所以,我们在香港要多走进小区,把国家的最新情况、中央的意志用港人比较明白的语言讲清楚,特别是要做好香港年轻人的工作。

责编 | 梁泽铭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